玩游戏是怎样改变了你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

来自 brain 2016-09-26
深度

[ 转载自 brain ]

玩游戏是怎样改变了你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

文/时悦、赵思家

随着杨永信登上新浪微博的热门搜索榜,游戏成瘾以及如何戒网瘾又称为广大网友持续讨论的话题。然而,什么才是“瘾”?为什么会“游戏成瘾”?如何戒掉“瘾”?都成为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主题。

提到游戏,就不得不提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 WOW)。作为最经典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assively multiplayers online role playing games,MMORPGs),魔兽这个IP已经拍成了电影搬到了影院上。

而早在2004年,在线游戏市场报告中就提到,魔兽世界和无尽的游戏(EverQuest)已然发展成了数亿美元的全球市场(DFC-Intelligence,2004)。截至2008年,全球已有超过1.6亿玩家经常玩至少一种线上电子游戏。(Woodcock,2008)

多巴胺1.jpg

魔兽世界电影海报

虽然游戏能够给玩家们带来很多乐趣,但是过度游戏已经常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全球性问题。 在美国,45%的MMORPG玩家每周花费20小时以上的时间来玩游戏(Ng and Wiemer-Hastings, 2005) 。而韩国的政府报告中也指出2.4%的年轻人是重度游戏玩家(Faiola, 2006)。

伴随游戏过度而来的问题便是游戏成瘾,而游戏成瘾进而又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然而,游戏成瘾并不能简单地用玩游戏时间长短来界定——玩的时间少并不等于就没有瘾。有时,即使还没有在游戏中花太多时间,有些玩家却已经显现出病理性成瘾。

为什么会这样?在理解这一点之前,我们首先得知道:什么是「瘾」?什么是游戏成瘾?它背后的神经和心理机制又是什么?希望在看完这篇之后,你对「游戏成瘾」有更为科学客观的了解。

一、什么是「瘾」?

「瘾」(Addiction)是什么?就是「(即使知道这件事儿不好,但)不做这件事儿,我就会一直浑身难受」,一旦让我满足了心愿,那舒坦,比什么都灵。

标准地来说,瘾是指一种重复性的强迫行为,即使知道这个行为会有不好的影响,也还是难以停止(Goodman, 1990);就像是产生了一种依赖,而被依赖的 「某种东西」可能是物质性的——物质成瘾(substance addiction)——譬如说,烟、酒、药物,也有可能是非物质性的——行为成瘾(behavior addiction)—— 譬如说性、网络、游戏、赌博等等。 

瘾上来的时候,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心情烦躁、注意力不集中、非常想去把这个小小的但很强烈的愿望给完成了。 

那到底是什么被改变了呢? 是大脑的奖励系统(reward system)出现了问题。奖励系统是很多个相互连接的大大小小的大脑区域,主要位于大脑脑门儿和中央偏下方区域。

多巴胺2.jpg

大脑奖励系统图示

我们先来看看物质成瘾是如何形成的。

在「大脑决定是否要使用药物」这个过程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大脑区域,一个是 前额叶皮质(prefrontal cortex,PFC),另一个是腹侧纹状体(ventral striatum,VS)。前额叶皮质在「决策」(decision-making)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而腹侧纹状体负责「激励」: 当人做出有益选择的时候,就会释放多巴胺,激励我们,并对行为进行强化。因此腹侧纹状体又被称为大脑的「激励中心」,是大脑奖励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多巴胺3.jpg

腹侧纹状体图示

这两个区域的状态影响着我们的每一个日常行为,而毒品会改变大脑中多巴胺的释放方式,尤其是这两个区域中的前扣带回(anterior cingulate,AC)、眼窝前额皮质(orbitofrontal cortex,OFC)以及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NAc)这些下属区域。

那毒品是怎么影响这些大脑区域的呢? 这些区域的一些神经细胞在毒品的刺激下,分泌大量的多巴胺,使人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中。而神经细胞非常容易适应这样的高水平激活状态。当停止摄入毒品后,神经细胞难以适应新的低水平激活状态,进而使得大脑自动生成对毒品的渴求,导致物质成瘾(Kuss & Griffiths, 2012)。 

说通俗一点,大脑好比一个公司,而奖励系统就像是一个负责刺激工作效率、确保全公司士气饱满的部门。当然啦,在大脑这个有着860亿名员工的公司里,有些员工甚至整个办公室、整个部门都身兼数职,非常繁杂。 而在「奖励系统」这个部门里,有些员工也在「情绪」部门里身兼要职,还有些员工来自于公司的管理层「决策系统」(喜欢还是不喜欢、吃还是不吃…),还有些外事员工(就是常常做需要与身体的其他部位沟通,进而控制肌肉运动、呼吸、心跳等等),等等等等。

多巴胺4.jpg

多巴胺

虽然工作繁杂员工数巨多,但员工之间沟通非常有效,而且一环套一环。在「奖励系统」这个部门里,你会看到常常听到「多巴胺」「乙酰胆碱」这些名字,它们是各种各样的神经递质,用人话说,就好比是按有不同印章的官方文件,当一个员工将一份文件传给下一个员工时,只要一看这章,什么话都不用说,就知道要做什么、下一个要给谁。「多巴胺」也常常被科普成为「快乐分子」,因为它和愉悦这种情绪的产生有很重要的关系;而「乙酰胆碱」在大脑教育局有很重要的作用,肩负着让大脑学习新知识新能力的重任。 

以烟瘾为例,烟里的尼古丁,恰好长得很像 「乙酰胆碱」。于是,当人吸烟时,尼古丁常常到大脑里去鱼目混珠,让一大片的大脑员工误以为「吸烟」这个行为就是这期的学习任务,同时尼古丁还会间接地让相关部门生产更多的「多巴胺」—— 越学越快乐 —— 这是个怎样的体验啊!那学习效率更高了,越学越想学。每吸一次,就是巩固和温习。久而久之,「吸烟是个愉快的体验」就被每个员工深深地牢记在心中。即使有天,决定不再抽烟了,但这时已经很难改变每个员工的习惯了。

瘾,在大脑里不是一个开关,更像是一个错误的、却执行力超群的行政规则。

二、那什么是游戏成瘾?

但玩游戏并没有摄入任何物质,那也是成瘾吗?「游戏成瘾」是一种行为成瘾。虽然并没有摄入能够直接干扰大脑奖励系统的物质(如尼古丁),但是游戏成瘾显示出与物质成瘾相同的成瘾特征。

虽然并没有依赖物质,但是成瘾玩家沉迷于游戏不能自拔,出现明显的心理社会和躯体功能损害。

不少人以为游戏成瘾就是玩游戏的时间过长,不同意戒掉,只要减少游戏时间就可以了。事实上,游戏成瘾并不是单纯地减少游戏时间就可以解决的。在诸多研究中,游戏成瘾都呈现出病理性的特征,与物质成瘾十分相似,主要表现自情绪变化,耐受力,脱瘾,冲突和复发等各个方面(Griffiths, 2005)。通过脑成像技术,研究者发现游戏成瘾改变了大脑的功能和结构。大脑中的奖励系统、动机系统、记忆以及认知控制等功能都受到了影响。

多巴胺5.jpg

然而大脑的这种变化不仅仅出现在物质成瘾中,在游戏成瘾这种行为成瘾里,成瘾者的大脑也有相似的变化。在2011年的一个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实验中,研究者发现与不玩游戏的人相比,经常玩电子游戏的人,腹侧纹状体的灰质会更多,这个区域的血氧依赖水平也更高(blood-oxygen-level-dependent,BOLD)。另一个研究(Hahn et al., 2014)也发现,游戏成瘾者对游戏的渴求和吸毒者对毒品的渴求十分类似,尤其是在这个腹侧纹状体区域

那为什么有些人会对游戏上瘾有些人不会呢?有研究人员认为,成瘾者和潜在成瘾者是因为他们大脑中的奖励系统不高效,不能满足他们,所以才需要更多的外界刺激。相关的研究发现,相对于没有上瘾的人,成瘾者的腹侧纹状体的奖励反馈活动相对不怎么活跃。

比如,经常玩魔兽世界玩家的大脑只对大奖励有反馈,无视小奖励;相对地,对游戏没瘾的人对大小奖励都作出反馈(Hahn et al., 2014)。这表示了,奖励机制的缺陷可能不仅是成瘾带来的后果,也有可能是引起成瘾或催生成瘾的诱因之一。

三、压力也是导致成瘾的重要诱因

生活工作中,压力和烦恼多多,相比之下,上网打游戏是一个很方便的休闲方式。所以很多人打游戏其实是为了给自己的大脑放个假。但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这种消遣方式也有不同的意义。对于能够在现实生活中过的还不错的人来说,玩电子游戏是一种消遣,是某种程度上的治愈,平时工作累了,打打游戏,放松一下。

但是对于在现实生活中过得不得意的人来说,在游戏中不仅仅得到了放松,可能还把游戏世界当做了逃避现实的欢乐谷,一旦回到现实,对比游戏世界的愉快与现实生活的不得意,会让他们更加沉迷游戏世界,降低自控力,不仅没有减压,还降低了自己的抗压能力。 

所以,如果没有办法很好的处理压力,而选择打游戏逃避的方式,实际上只能让事情雪上加霜,不但不能够让自己解脱,还会陷入成瘾的泥潭。 

「关于「压力」的神经机制,在Daisy的知乎专栏 《抑郁症?或近或远》中将此解释的很清楚,这里我们直接引用相关的两段:(https://zhuanlan.zhihu.com/p/21336964

「说到压力(或文绉绉点说「应激」),就不得不提大名鼎鼎的「压力荷尔蒙」——皮质醇(cortisol)。当遇到环境变化,应激反应自主启动,肾上腺分泌皮质醇,流入血液里的皮质醇,随着全身血液的流动,会引发一系列的生理反应,如心跳加快、机体防御能力增强、提高警觉等等。

当遭遇较大应激事件时,人体会对此事件迅速做出判断,比如事件的紧急严重性、是否在同样情形下遭遇过等。当认定为很严重的应激事件时,大脑的下丘脑被激活。下丘脑分泌一种叫「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的激素(CRH),作用于垂体,导致垂体分泌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 ),进一步作用于肾上腺,促进皮质醇的分泌。较高水平的皮质醇,导致身体出现负荷状态。

同时,下丘脑的CRH神经细胞过度活跃,这种神经细胞能投射到大脑前额叶皮质、海马、杏仁核、蓝斑等其他部位,参与情感、认知、记忆及自主神经系统的肾上腺神经调节等等。

 多巴胺6.jpg

HPA轴工作原理

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大脑是如何抗压的,但目前最有影响力的是「应激假说」。这种假说认为,由下丘脑(hypothalamus)、垂体(pituitary)和肾上腺(adrenal gland) 组成了神经内分泌调节系统,也称 Hypothalamo–Pituitary–Adrenal axis (中文翻译为「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缩写为HPA)。」

HPA参与控制应激的反应,并协调许多身体活动。当人有过大压力时,HPA轴被过度激活,引起情绪紊乱、焦虑、失眠等等。而如果应激反应系统的长期过度活跃,也会增加引发成瘾行为的可能 (Snodgrass et al., 2014)。

四、总而言之

戒瘾,不是禁止游戏就可以解决的,也不是控制游戏时间就可以杜绝上瘾。(当然也没有任何研究证明,电击能够治疗网瘾!

游戏成瘾实质上已经产生了病理性的变化,而诱因有可能是人本身脑部机制的差异性,现实生活的压力,个人性格,家庭教养方式等方方面面的综合结果。并不是游戏本身导致了成瘾行为,游戏只是提供了一个“避难所”。

我们还是要正视游戏给我们带来的正面作用和可能引起的负面效果,那么该如何正确地利用游戏呢?如何做游戏的训练呢?游戏训练在现实生活中能够迁移吗?我们将在接下来的系列中为大家介绍。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