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游戏市场:它们都是如何“蹭”上位的?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10-12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奇葩的游戏市场:它们都是如何“蹭”上位的?

如果让你对2016年的手游市场上的热点产品进行盘点,你会记得哪些?

或许大部分玩家率先想到的无非是《皇室战争》、《Pokémon GO》、《阴阳师》等现象级产品,以及长期活跃在App Store榜单上的头部爆款。不过也有一些大家都在口口相传的产品,它们似乎不具备之前提到的产品人气,但靠着独特的“蹭热点”能力,也在2016年手游市场占到了一席之地。

借助《Pokémon GO》热点,填补市场空缺

比如《城市精灵GO》。7月5日,任天堂带着《Pokémon GO》上线,并在短时间内登顶了新澳美三国畅销榜。但由于未能解锁大陆区域,《Pokémon GO》成为了大陆玩家触不可及的一款产品。

蹭5.jpg

上图《Pokémon GO》,下图为《城市精灵GO》

但在国内,关于Pokémon GO的话题热度却从未冷却过,贴吧、微博、微信等多种途径的推广使其覆盖到了尽可能多的玩家群体。但产品的缺失使得国内玩家迫切地想去寻找一款仿品来作为替代品,于是《城市精灵GO》“逆袭”了。7月8日《城市精灵GO》升至App Store游戏免费榜第一。

WechatIMG848.jpeg

《Pokémon GO》发布后《城市精灵GO》在国内免费榜排名变化

虽然游戏战斗玩法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但《城市精灵GO》的角色、流程以及LBS因素的相似程度让人难免不与《Pokémon GO》联系到一起,进而成为国内玩家的“替代品”。

所以不少玩家将《城市精灵GO》视为《Pokémon GO》上线后国内厂商加班加点赶出来的山寨作品,不过也有数据表明,《城市精灵GO》的iOS上线时间为3月24日,一段时间内都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直到《Pokémon GO》上线才借助热度有了些起色……

WechatIMG855.jpeg

与其说《城市精灵GO》抄袭《Pokémon GO》,不如说《城市精灵GO》借助了《Pokémon GO》的热度上位,满足了玩家想玩但玩不到《Pokémon GO》地空缺。

一字之差,依靠《劲舞团》借势营销?

给自家产品选择合适的上线档期是游戏厂商不可忽视的工作,如果同档期竞品过多,用户被分流,体现到每款游戏的数据都会受到影响。然而在今年9月葡萄君发现了这样一个怪象:

蹭8.jpg

上图为《唱舞团》,下图为《劲舞团》手游

9月7日,音乐舞蹈类手游《唱舞团》上线iOS;9月10日,《唱舞团》冲至畅销榜第21名(这也是截至目前游戏的最高成绩)。

WechatIMG843.jpeg

一周之后,《唱舞团》的竞品《劲舞团》手游登陆App Store。其实不管是IP重量级还是宣发能力上,《唱舞团》还不能和《劲舞团》平起平坐。然而比较尴尬的是,《唱舞团》在畅销榜却达到了《劲舞团》所不能及的高度。《劲舞团》上线后的成绩显然逊色了许多,最高成绩也只是在9月25日冲到过畅销榜48名,远没有达成大家期待的火爆效果。

WechatIMG842.jpeg

毋庸置疑,二者受众存在高重合度,《唱舞团》刚好赶在《劲舞团》前上线,在关键词搜索方面就借着《劲舞团》的“东风”向这些玩家群体做了一拨免费推广。此外,《唱舞团》的宣传标语为“首款能K歌的劲舞手游”,也向玩家传递了一个信号:比《劲舞团》多了一个维度,不仅能跳,还能唱。这也是一种“蹭”的做法。

《唱舞团》的这波借势前期足够到位,但由于《劲舞团》差强人意的表现使其没有达成最强的化学效应,也没有对榜单头部造成足够的威胁。

撕逼提高话题热度,但成绩却并无起色

葡萄君曾在之前的文章提出,MOBA手游的马太效应日趋严重,梯队格局已无太大变化,多数中小厂商的产品很难有立足之地。在这种环境下,《自由之战》和《王者荣耀》的撕逼称得上在产品之外,谋求变化的一种途径。

蹭11.jpg

《自由之战》与《王者荣耀》

在今年的CJ腾讯展台前,《自由之战》团队拉起横幅,控诉《王者荣耀》抄袭其专利技术;而后游戏制作人毛信良又公开直播起诉全过程,给这件事添了一把火。

然而上升的仅仅是话题热度而已,《自由之战》产品成绩没有发生质的飞跃。

这是2016年CJ前的产品成绩:

WechatIMG856.jpeg

4月份开始就没有冲入畅销榜前100名的表现

这时2016年CJ后的产品成绩:

WechatIMG857.jpeg

8月份之后能冲入畅销榜前200的次数屈指可数

《自由之战》借助撕逼事件获取到了足够的关注,但产品成绩在一年期间不断下降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从上图可以看出,《自由之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入畅销榜前200了。或许玩家在看热闹和玩游戏之间,更多地还是会选择后者吧。

蹭io游戏爆发的《贪吃蛇大作战》,和它的追随者

《贪吃蛇大作战》占据App Store免费榜首已有40余天,回顾这款产品,它既模仿了海外游戏《slither.io》、《agar.io》的核心玩法,也模仿了《球球大作战》的UI与传播机制。一方面,《agar.io》在进入国内后受众面较小,没有激起更大的水花;另一方面,《球球大作战》于国内的传播度为《贪吃蛇大作战》提供了更良好的发挥空间,后者的爆发也应运而生。

蹭14.jpg

《球球大作战》与《贪吃蛇大作战》

当然,《贪吃蛇大作战》不仅蹭了《球球大作战》及其它io类型游戏,还蹭了“贪吃蛇”这个大众更为熟知的IP。总之,《贪吃蛇大作战》能做到如今的病毒传播的确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而在其走红之后,蹭《贪吃蛇大作战》的产品也开始增多,这无疑是手游市场发展过程中十分尴尬的现象。

蹭1.jpg

App Annie搜索“贪吃蛇大作战”的部分结果截图

高频产出小游戏,紧贴社会热点

如果说符合前面条件的都是属于游戏产品范畴,那么这一条对应的则是厂商了。国外游戏厂商Ketchapp以“山寨”闻名,而在2016年,Ketchapp还将“追热点”做到了极致。自《2048》吃到甜头后,Ketchapp把多数精力都投向了“小游戏研发-大批量上线-游戏间广告交叉推广-广告费盈利”的赚钱模式。

App Annie数据显示,Ketchapp在2016年过去的10个月内就上线了27款手游,平均十几天就有一款产品诞生。

WechatIMG853.jpeg

如果你以为Ketchapp只依靠高频率的小游戏产出和一贯的“抄袭”那就错了,Ketchapp如今还学会了“追热点”。

9月29日,Ketchapp上线了一款名为“凤梨笔儿苹果笔”的游戏,并冲至App Store德国区免费榜首。看起来貌似很中二的名字,但仔细一想,这不就是最近在网络上大红大紫的神曲《PPAP》么……

WechatIMG852.jpeg

葡萄君进入游戏后印证了这个猜测,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网红1.jpg

至于游戏性上,这款游戏也做了尽可能的简化处理,玩家点击屏幕,手中的笔便会发射出去,穿过移动的水果即可得分。当同时穿过“苹果(apple)”和“凤梨(pineapple)”时,还会有对应音效“Pen Pineapple Apple Pen”……

Ketchapp这追热点的能力也是没谁了,或许被这种特质所吸引,差不多同一时间,育碧收购了Ketchapp。

网红2.jpg

2016年我们经历过许多这种产品,它们可能一夜之间晋升为话题产品,成为口口相传的对象;但它们的热度也可能很快消失,成为泡沫逐渐被玩家忘记。手游行业中的蹭热点更像是打擦边球,打不好会冒一定的风险,即便是打好了,它也不能称作一项技能,以供其他从业者参考。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