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版权纠纷扑朔迷离 重庆小闲发表声明反击|一周说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10-24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传奇版权纠纷扑朔迷离 重庆小闲发表声明反击|一周说法

《一周说法》栏目由游戏葡萄与诺诚律师联合主办,栏目将对每周游戏行业的法律资讯进行汇总点评,并提供每周法律TIPS,为读者提供最及时、最专业的游戏圈法律资讯。

传奇版权纠纷扑朔迷离  重庆小闲发表声明反击

关于韩国娱美德诉重庆小闲《热血传奇》侵权案,近期重庆小闲方面做出了回应:首先公司与盛大游戏针对《热血传奇》所有权利体系及授权内容均有正式法律文件予以证明,且均在有效期内;其次,公司依法行使《热血传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权利及维权权利,有权自行或授权他人运营该游戏的衍生作品,且针对非法私服可采取向公安机关举报等方式进行维权。

同时重庆小闲向媒体展示一份来自蓝沙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为盛大游戏技术(香港)有限公司独资公司)盖章出具的《情况说明》,以证实上述官网内容。

另外,传奇版权还有一起纠纷未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亚拓士与恺英网络及娱美德的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尚在审理中,这一纠纷的结果对于各方利益也将会产生重大影响。

诺诚评论:

围绕《传奇》这一现象级IP,版权纠纷纷繁复杂,扑朔迷离。如今,《热血传奇》私服案,多家媒体从银川市警方获悉,涉案的胡小伟和戴学利已经被银川市金凤区检察院批捕,蔡文、方智振等人仍在抓捕当中。虽然重庆小闲已明确否认胡小伟、蔡文是其实际控制人,但方智振是该公司法人,因此重庆小闲公司能否在这起刑事案件中全身而退,尚无法得知。

而恺英网络版权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已下达诉前保全裁定要求恺英立即停止履行游戏授权许可合同。虽然恺英声明已缴纳反担保费用,但目前未得到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撤销该裁定的消息,因此恺英网络仍无法继续开发传奇版权游戏。

公安部持续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

自7月至今,公安部门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上海市公安局网安部门重点针对群众举报、网络曝光或网民反映的问题,对涉嫌进行色情表演、聚众赌博以及其他违法行为,以及安全管理秩序混乱、安全管理措施不落实等三类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集中专项整治工作,截至目前上千个违规网络直播间被关闭。

诺诚评论:

直播平台的监管政策逐渐加码,前段时间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 通知明确了直播平台的监管要求,要求直播平台应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但据现有消息,拥有该许可证的直播平台屈指可数,大部分还是多个平台合用一个许可证,对于这种普遍性违规的情况,执法部门是否会处理,如何处理,对于直播行业都将产生重大影响。而其他政府部门(比如网安部门)对于直播平台的监管也在不断加强,虽然有些是运动性执法,但不排除未来持续性的执法监督。 

每周TIPS

本期诺诚游戏法团队继续为读者逐条分析投资条款,协助游戏初创公司了解相关投资条款,本期分析的是【领售权】条款。

“领售权”(Drag-Along)亦被称为“拖带权”或“强制随售权”,即某些特定主体决定整体出售公司的权利。领售权实现的结果是公司易主,投资人与创始人整体退出公司。领售权是投资人实现退出的方式之一,但对公司影响巨大。领售权触发后,投资人按照清算优先权条款的约定优先参与财产的分配, 创始人股东再参与剩余财产(如有)的分配。

常见条款如下:

若有第三方提议以公司交割后估值[X]倍以上的金额收购公司全部股权, 合计超过投资者所持股权 50%的投资者有权提议向第三方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权,并要求其他股东一起向第三方转让其全部持有的公司股权。其他股东有义务按照投资者与第三方协商确定的条款和条件,向第三方 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

谈判提示要点

领售款对于公司影响重大,因为领售权的实现会导致公司易主,对创始人股东影响巨大,尤其是对于天使投资阶段或者A轮阶段的公司,公司发展前景与上市预期都不太明朗。如果约定领售权,交易方缺乏客观依据确定前述领售权触发的条件(比如,出售价格,领售起算时间),会对创始人股东及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因此,在我们建议创业者应尽量拒绝领售权条款。但如果无法拒绝该条款,我们建议应当对领售权增加附加条件,增加触发该条款生效的条件

(1)领售决策条件

对于领售主体,实践中主要有三种模式,即1、半数以上表决权投资人 (作为整体或每轮投资人)领售2、数以上表决权投资人(作为整体或 每轮投资人)与半数以上表决权创始人股东联合领售3、公司半数以上所有表决权股东领售。如果投资人单方面即可启动领售,创始人股东容易对公司失去控制权,所以建议创始股东应当增加领售权激发的决策条件,比如必须经过半数或2/3以上创始股东同意。

(2)领售价格

如果公司出售价格过低,由于领售触发清算优先权,投资人优先于创始股东参与公司出售价款的分配。如果出售价格过低,可能导致创始人股东净身出家。只有预先设定的领售最低出售价格高于投资人的清算优先额,创始人股东才有机会参与公司整体出售价款的分配,因此建议创始股东要尽量提高领售价格,保证创始人股东在清算后仍可以得到可观的回报。

(3)领售起算时间

公司的发展壮大尚待时日。投资人通常在公司上市预期不明朗时选择领售。因此,建议设定较长的领售起算时间,可以给公司及创始人股东更大的操作空间。

综上分析,可以综合考虑上述三点,组合领售权的条件,比如,经半数以上表决权投资人与半数以上表决权创始人股东同意, 自交割之日起[ ]年后,公司出售价格达到公司融资后估值[ ]倍。

关于诺诚游戏法:

诺诚游戏法团队致力于提供游戏行业的专业法律服务产品,为游戏研发商、发行商、渠道商、投资者、媒体、外包团队、电竞选手主播等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游戏领域法律服务。诺诚游戏法现已为多家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在游戏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