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肺癌晚期,他们做了这款被苹果推荐的《肿瘤医生》|酷玩东西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11-07
DemoWall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40岁肺癌晚期,他们做了这款被苹果推荐的《肿瘤医生》|酷玩东西

两年前,40岁的张乾被查出肺癌晚期,全身骨转移。

虽然凭借乐观的心态和正确的治疗方式,张乾至今状态良好。但在治疗的过程中,他也目睹了许多或自暴自弃,或过度治疗的病友,于是希望制作一款向大众传递癌症知识的作品。

几经辗转,2016年上半年,张乾找到曾经研发过《银河传说》的胡晚至,商量研发一款以治疗癌症为主题和玩法的手游。待到8月,《肿瘤医生》出炉,并在正式上架后获得了苹果推荐。

1.jpg

玩法:逆转的《瘟疫公司》

正如胡晚至所说,《肿瘤医生》的核心玩法有些类似逆转的《瘟疫公司》。

2.png《瘟疫公司》技能树

在游戏中,玩家要扮演医生,为每个状况不同的病人开具药物,选择效果和副作用不同的疗法,并利用病人战胜癌症的信仰值点亮技能树,随时针对癌细胞的增殖、转移与相关的并发症。

游戏的基本数值很简单,每个病人都有一定的体力值、免疫力值和金钱。体力如同HP,归零病人即宣告死亡;免疫力与癌症的生长、转移速率和并发症的情况息息相关;金钱则供不同的疗法和药物使用。

3.png左上角为体力和免疫力

此外,如果病人状况良好,那便会产生类似技能点的信仰值,玩家可以利用这些信仰值,劝病人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心理状态,以获取更多的体力、免疫力、金钱和信仰值。

4.png技能树分习惯和情感两支

和《瘟疫公司》类似,《肿瘤医生》在游戏中加入了较强的科学元素。在研发过程中,胡晚至阅读了5本关于癌症的书籍,而且其中3本都是专业教材。同时,他们还找到一名四川肿瘤医院的相关领域专家为游戏做医学顾问。

游戏中的疗法选择也力求与现实类似。例如在游戏的前三关化疗方案分为三种,分别是效果好,但副作用和耐药性较强的方案A;对癌细胞杀伤力一般,但能限制其转移的方案B;和效果较弱,但不容易出现耐药性的方案C。玩家必须权衡几个要素之间的联动关系,为病人选择最合适的疗法。

5.png第四关已经出现了四种方案

病人的技能树则更加丰富:在生活习惯方面,有适时活动、戒烟戒酒、不吃油炸食品等等,几乎涵盖了大部分的健康建议;心理技能也有淡定、相信、克服抑郁、怀抱希望等等。每项技能则可以获得诸如增加体力恢复、提高收入、降低癌症转移率之类的加成。而技能树的描述则充满乐观主义。

6.png“拥抱希望,给人生一个完整的结局”好质朴的文案

就玩法设计而论,《肿瘤医生》逆转《瘟疫公司》的思路非常清晰,几个数值之间的乘法也几乎没有出错,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游戏内容仅有十关。不过因为“癌症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东西”,这款游戏拥有相当的难度,这倒是提升了游戏的耐玩性。

沉浸感:故事与细节

抛开玩法仅论体验,在游戏过程中,葡萄君始终能感受到一股难名难言的压力。

游戏根据种种真实的病例,为每个关卡设定了人物背景故事。文字笨拙却淳朴,相当容易移情。葡萄君也有因癌症病故的故人和仍与癌症抗争的亲属,所以每一关都玩得如履薄冰,在患者病故之后也会相当难过。

7.png

在后续版本中,研发团队还计划为每个病人设计不同的性格,而性格会触发更多的事件,比如支持治疗,拒绝服药等等。

此外,《肿瘤医生》的节奏也非常紧凑。症状监控台的新疾病需要点击治疗,患者的信仰值需要点击获取,再加上治疗方案和技能树的选择,玩家始终会沉浸在多个操作维度当中。这增添了每个关卡的沉浸感和紧张感。

受益于科学考证,游戏的许多细节还进一步保证了玩家的沉浸感。例如化疗产生的其他症状尚可以用药物减缓,但脱发却无法用药物治愈,而且会使病人抗拒治疗,降低信仰值的产出。

8.png

当然,《肿瘤医生》并非完全写实。目前游戏有两种完成关卡的途径。一种是杀死所有癌细胞,彻底治愈癌症;另一种则是让患者活过特定的天数。

9.png

这种设计透露出了朴素的乐观主义,似乎一切癌症都能痊愈。可惜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的癌症都如同北京的雾霾,无论如何天朗气清,总会忽然在毫无防备时回头袭来。

《肿瘤医生》的意义:至死不渝的乐观主义

提及癌症与游戏,很多人都会想到《癌症如龙》。这是一款由国外父亲制作的叙事游戏,讲述了自己年幼儿子与癌症抗争的经历与家人遭遇的痛苦。

10.png《癌症如龙》

但在胡晚至看来,《癌症如龙》有一些卖惨的意味:“同样和癌症相关,《崩溃大陆》也是由癌症患者制作,但他白天化疗晚上堆代码,游戏内容却很正面阳光。”

11.png

《崩溃大陆》

与之相较,《肿瘤医生》固然通过患者的故事唤起了玩家的共情,但却有一股中立的科学意味。玩家并不会沉浸在情感中不能自拔,而是要研究病情,寻找正确的药物和疗法,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并规范他们的行为。玩过整个游戏,玩家自然会了解许多与癌症相关的知识。

而在游戏之外,团队还拥有一个更加遥远的愿景:他们希望搭建一个肿瘤社区,把医院、药厂、患者整合起来。医院为患者提供研究机会,药厂为患者赠药,患者则可以报名参与两者的活动。目前,他们已经和肿瘤医院讨论临床合作的事情,想探索玩这款游戏能否对癌症的治疗产生促进作用。

但即便如此,毕竟癌症还是一件充满苦难的事情。在研发过程中,团队也曾一度感觉压抑。“我觉得自己的很多体征都像是癌症的前兆,每次去肿瘤医院,看到病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太好,都愁眉苦脸。”好在他们还是依靠乐观主义排解了这些焦虑。胡晚至还半开玩笑地跟葡萄君讲了他对癌症的奇特看法。

12.png《肿瘤医生》制作人胡晚至

“我妈是做心理治疗的,之前有一个高位截瘫的患者凭自我催眠重新走路,说不定人类和癌细胞也能通过意念沟通。我要是得了癌症,就去学自我催眠,和癌细胞达成共识,好好发展,一起永生。”

13.jpg

“有种《超体》的感觉”

在葡萄君看来,《肿瘤医生》的游戏性与社会意义固然重要,但这种质朴的乐观主义其实更加可贵——当对疾病的恐惧被做成了可以解决的游戏谜题,这种恐惧便容易排解得多。

话说回来,如果人人都有胡晚至的心态,这个世界上的癌症也就没那么多了。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