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史上最污的游戏,没有之一|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7-01-09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这是史上最污的游戏,没有之一|葡萄语录

言论,是业界生态最原生的反映。游戏葡萄于每周末推出“葡萄语录”,蠡测业内百态,臧否各色人物,将游戏界有触感、接地气的一面反馈给诸位读者。

1. “现在的展子都已经这么直白了,想去参加但有点方……”

葡萄君近日在微博上看到一张漫展的宣传图:

语录1.jpg

工作人员拼错了单词,把“cosplay”写成了“coserplay”,真是喜闻乐见。

漫展的粉丝也意外的open,面对外人的质疑,一再剖白自己的内心。这种为自己是个slut而辩护真是很少见:

语录2.jpg

葡萄评论:

也有可能是葡萄君理解错了。

因为展子办在哈尔滨,所以是东北口音的cosplay=coserplay……

2. “XX系统提醒你,以下内容包含不良信息!”

1月6日,官媒发布了一则消息,“中国拟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每天0到8点打网游”。

语录3.jpg

这一说法其来有据,出自已经送审的国家网信办起草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条例中写明,公共上网场所应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网络游戏的开发者也必须在游戏中设计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

除此之外,该条例还取消了“网瘾”的说法,改称之为“网络沉迷”,其中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这条规定被看做是对官方对“杨永信事件”的反应。

以上两条规定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之前呼吁国家重视“网瘾矫正”的业内人士奔走相告,欢呼胜利。

但是,葡萄君在这里要给大家泼一盆冷水:你们没有看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的另一面。

首先,官方并没有否认“网瘾”的存在,只是用“网络沉迷”这个比较中性的词汇代替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在官方的眼里,“网瘾”仍然是存在的,并且是需要矫正的。因此才有了“禁止未成年人打网游”这样的规定。

其次,官方否定的是“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也就是说,杨永信是非法的,但换成陶宏开会不会就合法了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条例第十二条指出,“智能终端产品制造商在产品出厂时、智能终端产品进口商在产品销售前应当在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这是移动版的绿坝。

语录4.jpg

韩寒还是一个作家的时候,绿坝就已经出现了。当时绿坝软件受到业界的重重阻力未能推广下去,但如今的政治环境又与当年不同。

葡萄评论:

有人问葡萄君:“国家在手机里预装软件保护未成年人,你支不支持?”

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这不是膜。

3. “治不好贪官,提头来见!”

葡萄君近来看到有人介绍一款叫“清廉战士”的游戏。

语录5.jpg

1483897090911420.jpg

1483897090282139.jpg

葡萄君对这款游戏有印象。这是一款官方制作的反腐网游,于2009年推出,运营20天后就在舆论的骂声中下线。

玩家在游戏中要听从皇上的指引,利用各种兵器、法术、酷刑,消灭贪官,消灭贪官的子女,消灭贪官的二奶,消灭贪官的随从,敢与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消灭完所有贪官污吏后,玩家就进入了游戏最高境界——清廉仙境,仙境中鸟语花香,人民恩爱和谐,国家富足,世界一片祥和。

据媒体报道,游戏的主创是宁波市海曙区某社区33岁的党支部书记华彤,他在业余时间通过自学掌握了游戏编程。游戏上线3天,注册人数就突破了7000人。

但此后却面临玩家和媒体的指责,质疑游戏质量低劣,浪费公帑,价值观错误。但也有体制内的人士为华彤抱不平,认为玩家对游戏品质太过苛求,称游戏开发只用了“10万元”,不能和商业产品相比;而且主创也不是专业的程序员,“他(首先)是一名公职人员,是一名党员”。

葡萄评论:

忘了说,游戏的主创主动设计了防沉迷系统,玩家在线满2小时会自动断网,防止孩子玩上瘾。

这值得我们的厂商学习。

4. “史上最污的游戏,没有之一。”

《Genital Jousting》是一款非常奇葩的格斗游戏,玩家操纵各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对战,你的“头部”“爆”入对方的“底部(bottom)”次数越多,“炮”就会变得更长。

玩家每次“攻”入敌方都会发出“噗叽”的声音,听上去饱含汁水,加上游戏的缩写本身就是“GJ”,更添情趣。

两三句话也说不清楚,大家自己搜索看图吧。

据说鸡年玩这个游戏,可以鸡年大吉哟!

葡萄评论:

明年就是鸡年了!

鸡年的年夜饭总得有鸡吧?

想有点情调就吃个白斩鸡吧!不想开火就吃个手撕鸡吧!想边看春晚边吃,就吃个炸鸡吧!

总之,就祝各位鸡年大吉吧!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