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与维权:大宇将打响仙剑保卫战

来自 游戏葡萄 2014-04-28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侵权与维权:大宇将打响仙剑保卫战

4月26日,也就是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

这一天,至少有那么一批人,心情无法平静。


仙剑之父、大宇资讯北京软星总经理姚壮宪,最近刚刚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请大家和我们一起维护仙剑奇侠传》。

0

姚仙公开信截图


让姚仙愤怒的,是一款营销采用“原仙剑主创重磅打造”噱头的手游,名字模仿上半年大热的一部韩剧,中含仙剑二字,并且作势要“独家爆料仙剑6部分剧情”。

0

侵权游戏截图


让大宇烦恼多年的,是旗下多款经典作品一直被破解与山寨。

早在十几年前,单机游戏就被盗版光盘冲击;互联网普及之后,游戏下载网站的出现让玩家可随意“无成本”下载到游戏,发展空间被进一步碾压。手游时代,某些中小渠道,纵容山寨游戏从中获利,更有网站因破解版出名并赖以为生。


侵权种种


在国产知名IP中,被侵权最多的,要数大宇《仙剑奇侠传》《轩辕剑》与《大富翁》。比如《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iOS版,在达到AppStore中国区付费下载榜第二的同时,各大越狱渠道都出现破解版,严重影响收入。

根据大宇的统计,他们旗下游戏85%的收入被盗版侵蚀。如果按照盗版软件的下载量,乘以正版售价简单计算,大宇光手游的损失就到十一位数。

大宇内部人士向葡萄君表示,目前市场上对其侵权的产品,除了姚仙公开信所涉游戏,还有很多,大宇已在与律师商讨如何警告甚至发起诉讼。

对大宇游戏的侵权方式,除了破解下载,主要有三种。

0

其一,盗用名字,商标侵权。

大宇高层向葡萄君透露,他们已经取得“仙剑”(不仅仅是全名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和“大富翁”这些名称的商标权。

诸如《新仙剑XXX》《XX大富翁》这样的游戏,均属商标侵权。


其二,盗用图片,美术侵权。

仙剑系列中经典人物的美术设计,也是有版权保护,但侵权现象层出不穷。


其三,盗用团队名号虚假宣传。

比如上述所谓仙剑三主创,其实是普通美术员工,而且“独家爆料”仙剑6剧情,也会违反他离职时所签署保密协议。


根据葡萄君请教的北京市大器律师事务所王韵律师的专业观点,侵犯仙剑权利可能涉及的法律问题包括:著作权、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

如果使用了与仙剑雷同的剧情、文字、人物形象则可能侵犯著作权。

如果进行了虚假宣传和不当搭便车行为则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如果将他人已经注册的商标或类似商标使用在产品上,将可能构成侵犯商标权。


大宇维权


在端游甚至近年的页游浪潮中,大宇对大陆侵权行为更多是无奈放任。

首先是两岸体系不一致导致维权困难。这当中有法律上的界定差异、法律体系的隔膜,也有两岸人士的处事风格迥异因素。

因而在往日,大宇维权所获甚微,公司甚至倾向于固守台湾本土与东南亚市场——大陆的市场虽大,台湾人看得到,但宁可”放弃“——实在适应不了。

变革发生在去年,大宇更换董事长,引入新的资本与经营团队,并在两岸召入多名行业资深人士。开始追求对大陆市场既要看得到,也要吃得到。作为一个总部在台北的企业,他们也要全面学习大陆人的思维。

阻力依然存在,比如,部分渠道对破解的天之痕iOS版做推荐,有可能一并列为被诉主体。但是否要对渠道也提起诉讼,大宇内部存在多种考量。


(对于当事人涉及台湾地区的情况,王韵律师认为,依据相关法律规定需要对其资质和权属证明进行公证认证,是必要的前置程序。而且,例如当年台湾皇冠在大陆维权张爱玲系列作品,涉及三十多起案件,就完整的走过相关程序,一旦经过某一个生效判决确定权利,其他诉讼就相对简单。

金庸在大陆的维权,就是一层一层签署协议,将他的权益职责授予完美畅游代为执行。)


维权攻防


大宇付诸行动、开始维权在即,但在他们前面的道路很难说是平坦。

炉石传说与某山寨游戏在法庭上的对话,非常有代表性。

当暴雪与网易提出炉石的标志应受保护,山寨公司辩解是该标志独创性太差,与东汉时代佩玉上的蝌蚪文完全一致。炉石的游戏界面,也被山寨公司指作”椭圆形、长方形、圆形的基本几何图形组”,不享有著作权。

玩弄文字游戏、钻法律漏洞、耍赖拖延判决执行……大宇的维权路上,或许也会面对被告方这些招数。

网易2013年在另一款产品的维权,成效就比较快捷显著。(此案的复盘资料主要来自触乐网)


2013年二季度,侵权产品在媒体曝光。

5月份,丁磊实名举报该产品。

随后,网易公司发起侵权诉讼,并上交150万元人民币的担保金,申请临时禁令。

7月18日,游戏推出可充值内测。

11月1日网易胜诉,法院要求开发商与运营商立即停止该游戏的宣传、测试、运营等任何事宜。

11月中旬,被北京海淀法院裁定侵权的游戏,开启大规模不删档测试。

11月底,各大渠道将游戏下架,侵权游戏停运,但在改名与改动界面之后再度推向渠道,旧游戏的玩家数据与付费也完整平移。

0

左右分别为梦幻西游与侵权产品画面示例


推进此案的因素,必须要说到网易的策略与量级。


一方面,丁磊首先以实名举报侵权产品的抽宝箱”有抽奖行为“,方便警方立刻处理、最快成都阻碍游戏上线。需要繁琐查证与界定的侵权诉讼,则随后发起。

另一方面,渠道欢迎吸金能力强的游戏,但能吸金的产品有很多,渠道也不缺某一款,犯不着因此跟网易这种级别的公司较劲。

这两点,手握知名IP的公司或机构,并不都能具备。而且侵权方即便败诉,换名土遁,也可能受损甚小。而根据触控科技创始人陈昊芝透露过的数字,同样水平的游戏,直接拿《七龙珠》或《进击的巨人》的日本动漫素材来包装,投入同样的推广位,与普通产品的转化率相差高达7倍。


情况不容乐观,但也不乏正面的例子,大陆的相关司法审判已经具备一定经验,但是由于游戏行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需要有经验的专业律师来帮助进行取证和法律分析。

去年某武侠卡牌侵权金庸一案,原告律师就设计采取完整取证的方式,用iPad一页一页几乎全部公证了整个游戏,耗费好几个小时将涉嫌侵权点全部囊括,最终也取得了有效的结果。

律师观点是,知识产权类案件具有较高的专业性,大陆地区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官的水平也比较高,要相信法律,应积极采取措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讼策略应根据不同的案件来制定。


回到大宇维权的话题,虽然大宇有很多种方式可以维权,最后确定下来的,还是倾向于希望与平台、渠道合作,协力净化环境。


最后,葡萄君还是衷心祝愿大宇此行能将维权目标达成,他们若能成功,是手游行业又一股正能量,也能让真正喜爱游戏的人们看到更多希望。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