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王者荣耀》战队拿到近千万投资,成立1年盈亏平衡,95后选手月薪3万,比白领高多了…

来自 创业邦 2017-10-24
深度

[ 转载自 创业邦 ]

这支《王者荣耀》战队拿到近千万投资,成立1年盈亏平衡,95后选手月薪3万,比白领高多了…

去年9月份,章杨还在为《守望先锋》这款游戏在国内越来越低迷的表现发愁。

这款2016年暴雪公司的明星产品曾经让章杨看到过潜力,并且吸引他创办了GK电竞俱乐部,而到了第三季度,游戏活跃度跌得吓人。

那时,有个朋友告诉,腾讯有一款叫《王者荣耀》的手游很好玩,用户量正在飙升,而且第一届 KPL 职业联赛也在筹划中,不如转型做 KPL 战队。

作为一个2011年就入行的老司机,章杨乍一眼只觉得这款游戏太简单,做成职业联赛似乎比较难。但出于之前在《英雄联盟》上吃过的「亏」,他还是在简单调研之后,内部成立了一支《王者荣耀》战队。

仅仅花了三个月,他们就通过预选赛打上了 KPL 职业联赛,拿到一席如今宝贵的12个战队名额。

近日,GK 宣布获得动域资本近千万元人民币投资。GK 成为首支公开宣布获得融资,并且以《王者荣耀》为主打项目的俱乐部。

电竞俱乐部并不是一门新生意,但是职业联赛成立刚刚只有一年的《王者荣耀》,正在用火箭般的速度建立周边生态,围绕了这款国民现象级游戏的商业布局也正暗流涌动——俱乐部是这其中最被大家熟悉的生意。

最近邦哥采访了 GK 俱乐部创始人章杨,以及动域资本投资副总裁董冰,这篇文章就来给大家讲一讲:如何做一家《王者荣耀》战队,以及现在的电竞俱乐部到底能不能赚钱。

微信图片_20171024105827.jpg

成功的俱乐部不一定夺冠,但跨项目能力很重要

GK 虽然又打进了今年刚开始的秋季赛,但是他们可不算是强队,KPL官方给他们的标签是「涅磐重生」。

动域资本董冰对邦哥说,调研 GK 的时候还是今年夏天。那时 GK 正因为春季赛的糟糕表现惨遭降级,一门心思闭关训练呢。

不过休赛期的 GK 足够拼。创始人章杨回忆说,那时候内部一天五场正式比赛(三局两胜),拒绝了几乎所有的商演,同时还调整了教练和管理层,好歹是在秋季赛重新杀回了 KPL。

这点让董冰也非常佩服,GK 俱乐部在这次低谷上表现出来的韧劲是吸引动域投资的一大原因。但他另外一个令人有些意外的观点是:只要回归了KPL职业联赛,那么名次可能就没那么重要了。

这可能会让人乍一听难以理解,难道还有不追求成绩的俱乐部?

其实这要站在不同的立场来看待,也是理解电竞俱乐部生意本质的关键点。其实对投资方,还有商业价值而言,留在KPL联赛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去砸大钱争夺冠军。

一个规范并具备投资价值的俱乐部,绝对不能只押宝一支战队,以GK为例,除了王者荣耀,他们还有最近火热的《绝地求生》、以及在布局 《FIFA OL》还有 NBA 游戏这些项目。

换句话说,跨项目能力很重要,这会让俱乐部的风险降低很多,不至于那么受控于单一游戏。

所以,厉害的电竞俱乐部不一定是能够夺冠的,而是可以保证所有项目都打进职业联赛,第一时间享受最多的流量,以及不漏掉最火热游戏的那个。

至于打进了职业联赛嘛,这里面的好处就更多了。

如何成为能赚钱的俱乐部

世界上可以赚钱的体育俱乐部很多,假如以商业化程度最高的足球为例,根据德勤足球财富排行榜显示,2016年曼联以 5.153 亿英镑的收入成为了去年收入最高的足球俱乐部。

一个俱乐部年入 5 亿英镑!很多时候大家会忽略这一点,因为都被竞技性给吸引了眼球。

同样的道理,电竞俱乐部经过将近十年的发展,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豪门俱乐部。

董冰告诉邦哥,传统的电竞豪门,比如 LGD、WE等,都有七八年的历史,电竞玩家几乎都知道。他们起源于《DOTA》和《英雄联盟》。

不过,传统的电竞俱乐部豪门影响力虽然大,可运营成本也很高,最大的支出在于选手工资。这类顶尖的职业选手那个几百万年薪并不少见。因此 LGD 这样的俱乐部也要拿融资,毕竟一年的净支出就有几千万。

可新兴俱乐部不一样。章杨向邦哥透露,目前 GK 一共有几十名职业选手,一年的工资总额为几百万元,几乎是传统电竞豪门的十分之一。

其中《王者荣耀》战队的工资最高,平均 2-3 万月薪。

说完支出,再来看看说说收入,绝大多数的俱乐部收入主要来源于以下四个部分。

第一、商业赞助,通常是印在战队服装上 LOGO。

这是目前 GK 主要的收入来源,他们现在的主要赞助商就是直播平台「触手」。章杨说,也有过一些小的地方品牌找来,因为知名度不够,他都给拒了。

第二、直播平台邀约。

GK 的《王者荣耀》战队现在就在触手上做直播,主要是直播一些比赛和训练的内容。

第三、商业演出,通常是按次付费,也就是俗称的出场费。

今年国庆节,GK 接过一个 OPPO 的商演,当时的主题是和杨紫一起打《王者荣耀》……(可真有福)

微信图片_20171024105833.jpg

第四、选手经济。

这通常是指转会。前几年那些大的战队经常爆出天价转会,但是 KPL 成立时间短,转会还比较少。

重点来了,为什么说 KPL 战队可以做到盈亏平衡?

这是因为腾讯在创办时已经有了《英雄联盟》的经验,又模仿了 NBA 这样的成熟赛事,第一次在电竞赛事中搞出了工资帽(限制一支战队选手的工资总额)、成立半官方性质的 KPL 联盟,给战队发放补贴。

董冰说,现在 KPL 联盟里的战队每年要给联盟递交 10% 的营收,但这只是小头;关键是 KPL 联盟会拿出赛事收入的 10%分给俱乐部。

结合春季赛的主赞助商宝马、雪碧,以及这赛季的 Vivo,这 10% 可想而知。

章杨说,如果单看 GK 的《王者荣耀》战队,通过官方分账以及商业化,做到盈利是没有问题的。

职业的选手是怎么选拔的

刚才邦哥在上文提到,GK 《王者荣耀》选手的月收入大概在 2-3 万,对比传统电竞选手并不算高。

什么?你说这个月薪很高了,至少超过大多数白领了……那是当然的,毕竟这可是「职业」选手,万事就怕认真二字。

微信图片_20171024105837.jpg

(虽然邦哥的水平和段位都有限,但是朝阳区第一老夫子的名号还是可以挑战一下的。)那么问题来了,那么多人都在玩的游戏,究竟应该怎么选出谁是更强的职业选手呢?

章杨告诉邦哥,电竞俱乐部选拔选手比传统体育要简单很多,毕竟电竞是一个数据化的产品。

以《王者荣耀》为例,一个人的水平到底怎么样,只要查一查他的历史战绩,以及相关表现就行了,一目了然。

其次,跨地域的比较也很方便。北京和深圳的选手可以随时约上打一场,而且一天可以打上很多场,选拔门槛比起传统体育要低很多。

同时,电竞圈还有不少的微信群,往往聚集了次级联赛和城市赛的选手,这里面也有不少职业选手的好苗子。

最后,GK 在《王者荣耀》游戏里也有自己的公会和战队,那里面也会做一些选拔。

KPL的潜力和风险

董冰告诉邦哥,之所以最终决定出手 GK,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看好「娱乐竞技」在未来的成长性,特别是出现了《王者荣耀》这样的现象级项目之后。

很多人都知道,电竞游戏和赛事是正相关,但是赛事是滞后于游戏的。当游戏的日活还处于高点的时候,看比赛的一定是少数。

这点在《DOTA2》目前二比八的玩家观众比上就可以看出来。

那么,在《王者荣耀》游戏UV 和 PV 仍然处于高点的时候,相关俱乐部显然还处于价值洼地中,提前低价入场,就能够在未来产生价值差。

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新兴俱乐部受到资本青睐的原因。

不仅仅是俱乐部,即便是「综合型爸爸」的厂商腾讯,其实也需要俱乐部和赛事来延续游戏的活跃度。

毕竟职业选手可以抬高整个游戏的天花板,比如让百里守约从一个坑,变身一个屡屡送上BAN位的神……

天花板抬高了,游戏耐玩度就会提升,整个产品的生命周期也会拉长。

不过,《王者荣耀》的职业联赛也有自己的风险。

邦哥认为,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它暂时还不具备国际性,这也是它和《英雄联盟》最大的区别。

同期举办的《英雄联盟》S7比赛之所以可以吸引到几千万的观众,原因就在于这里面有中韩之间的国家对抗,还有它普及到全世界后带来的知名度。

这点都是单吃中国玩家人口红利的《王者荣耀》所不具备的。

假如无法进入全球市场,那么 KPL 联赛的价值一定会大打折扣,同样这会限制俱乐部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