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款游戏销量破百万,从V社离职后他做了一款Steam好评率99%的游戏|Opus Magnum

来自 游戏葡萄 2017-12-25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第一款游戏销量破百万,从V社离职后他做了一款Steam好评率99%的游戏|Opus Magnum

文/四月天

《Opus Magnum》(中文可译作“杰作”)是一款12月7日上架Steam解谜游戏,游戏中玩家将作为炼金术士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家族制作所需物品。《Opus Magnum》是开发商Zachtronics的最新作品,如果你玩过他们最出名的作品——《太空化学》的话,你应该就能想象得出这是一款什么游戏了。目前游戏销量4.8万套,好评率高达99%,是一款典型的小众而精彩的游戏。

经历39个小时的鏖战,葡萄君终于打通了这款游戏。如果要用一句话来点评这款游戏的话,葡萄君想说这款游戏能鉴定自己能否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

感受工程学艺术

《Opus Magnum》中可提供操作的基本元素有六种,他们分别是气、水、火、土、盐(盐做为其他四种元素都可转化的中间物)还有金属,玩家需要利用系统提供的元素,再通过设计各种符文与机械臂的运动来量产用户需要的产品。

以下面“稳定的水元素”生产任务为例,玩家需要利用图中提供的试剂原料最后生产出用户需要的产品。

o1.jpg

玩家可以使用的基础生产工具包括机械臂、轨道、键合符文、消除键合符文、钙化符文(将四种元素转化为中性盐)。

o2.jpg

由于最后要生产的水元素和盐的键合原子,所以我们一定会用到钙化符文、键合符文和一些机械臂。当安放好原料和生产工具的位置后我们就可以在屏幕下方开始为机械臂设计动作。

o3.jpg

最后葡萄君的成品如下:

o4.gif

当玩家完成生产后,系统会对玩家的生产做出三个维度的评估:成本、用时、占地。每个维度下,系统会在条状图里列出全球玩家的情况分部及人数对比情况,玩家可以很清晰地了解自己在全球玩家中,以及在朋友中的成绩。而这个评估系统无疑会极大刺激玩家去优化自己的生产程序。

o5.jpg

除此以外,游戏还提供gif动图生成功能以方便玩家之间的交流,高手的作品往往能让人瞠目结舌,同时具有相当的艺术美感。

还是以“稳定的水元素”任务为例:

o6.gif

最小占地及最低成本

o7.gif

最高效率

任务越往后推进,能使用的工具会越多,产品也会越复杂,高手作品则将变得相当有观赏性。

葡萄君的:

o8.gif

高玩的:

o9.gif

葡萄君的:

o10.gif

高玩的:

o11.gif

简直伤自尊……

从上面可以看出游戏对玩家的空间想象力和逻辑思维能力有着较高的要求,但相应地,完成一个任务也会带给玩家足够高的成就感。通常来说成本和效率成反比,成本和占地成正比。因此玩家中也衍生出了不同流派:极限效率流、极限成本与占地流,甚至还有独臂流、活塞流等更细分的流派。

看着自己设计出来的程序运转起来,伴随着机械臂和符文运作的咔嚓响声,往往会让人产生迷醉的感觉。烧脑之后的痛快体验将在这一刻集中爆发。

o12.gif

这是葡萄君目前最得意的作品

一口气做完一章的任务量大脑往往会吃不消,《Opus Magnum》为此准备了一个名为”西格玛的花园“的内置小游戏,帮助玩家换个口味。游戏玩法和连连看差不多,玩家需要消除棋盘上的所有元素。

虽说游戏旨在帮助玩家转换心情,但一步走错很有可能就要从头再来,这种时候人的压力反而会更大了。

o13.jpg

解谜不是对抗,而是交流

葡萄君算是半个益智游戏爱好者,玩过第一人称游戏《传送门》、《Antichamber》、平面解谜游戏《The Bridge》还有非常古老的《天才教授》系列等等。这些游戏和《Opus Magnum》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多数的谜题只有唯一解,而《Opus Magnum》是开放式的,它只限定玩家的起点和终点,中间过程随你发挥。碰上一些难题时,葡萄君会投入几个小时死磕,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做代数大题的感觉。不同的是在这里,揣摩出题人的想法是没用的。

《Opus Magnum》当中的谜题除了限定玩家的初始原料和最终产品以外不会对玩家的生产工具有任何限制,因此当玩家完成一个谜题后,往往会回头反思自己之前的解决方案,并试图优化步骤。在玩《Opus Magnum》的过程中,葡萄君发现绝大多数的游戏乐趣来自于优化。“我如何才能让自己的运行周期挤进50秒”、“有没有办法能将成本从120降到100?”、“成本相同的情况下,小A的效率为什么能比我快一倍?”

o14.jpg

很多情况下,优化程序就能极大地提高效率

我们可以发现,《Opus Magnum》基本上是关于玩家与自己、与朋友之间的竞赛,超过自己的原有记录或是朋友记录都会产生成就感。而大多数益智游戏是制作人和玩家之间的对抗,一旦玩家解不出制作人的谜题就很容易沮丧。在这方面,《Opus Magnum》的编程玩法极大降低了卡关的可能性,一旦出现问题,玩家可以及时发现并调整。

大部分益智游戏难以保证足够长的游戏寿命,因为每当玩家解出答案后,这个谜题就彻底失去了挑战性,工作室只有提供源源不断的谜题才能维持游戏寿命。《Opus Magnum》在这一点上给出了令人眼前一亮的解决方案。从深度上来说玩家可以反复优化自己已有的解决方案,从宽度上来说它还有学术期刊、创意工坊、自制谜题来为玩家提供更多的探索机会。Zachtronics凭借这种方式保持了游戏极高的可重玩性。

o15.jpg

除了游戏性上的完整,《Opus Magnum》的剧情也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可以满足剧情驱动的玩家需求。但同时,Zachtronics也很小心地权衡着剧情在游戏中的重要性,他将剧情放置在谜题界面旁边,以便不感兴趣的玩家直接开始谜题。

游戏的剧情策划能用极少的文字让角色给人留下印象,并表达一个完整有趣的故事。《Opus Magnum》的叙事手法类似雷蒙德·卡佛的小说,故事情节都是靠一些对话片段、和一些物品(比如:毕业赠言、录取通知书等等)来展开,读者需要运用一定的想象力才能串联起这个故事。

比如男主角被要求做"发胶"的这段剧情:

o16.jpg

o17.jpg

在许多其他解谜游戏中,玩家有时候会失去目的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谜,或是单纯为了解谜而解谜。《Opus Magnum》则将谜题很和谐地融入到了剧情当中,而且一次会开放4、5个关卡,如果玩家在某道谜题上卡关,可以选择先解决别的谜题,最后再解决这个。值得注意的是,Zachtronics早期的作品,包括最为成功的《太空化学》都是单纯以谜题为主,剧情为辅。而后才开始寻求剧情与谜题的结合。

综上所述《Opus Magnum》是一部完成度极高的益智游戏。他利用只限定开头结尾,而开放过程的方式解决了一般解谜游戏在重复可玩性上的缺憾,还提供了诸如自定义制造、创意工坊等辅助内容来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它小心权衡了剧情与解密之间的权重,在剧情方面塑造了一个饱满有趣的故事,解密过程中悠扬的背景音乐也相得益彰。而从传播角度来看,游戏自带gif生成过程也极大便利了玩家之间的互相传播。除了悲叹玩家基数实在太小以外,葡萄君实在是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这一点在玩家的测评中也有所体现,游戏目前收到的832份评价中只有10份差评,这些差评大部分只是抱怨游戏发售初期出现的bug。

o18.png

PCGAMER的报道用一句话总结了《Opus Magnum》:“好的解谜游戏像是制作者与玩家之间的对抗,而《Opus Magnum》更像是一种交流。游戏向玩家抛出一个问题并不是因为想看看玩家是否能找到标准答案,而是它想知道你能给出怎么样的回答。”

Zachtronics,解谜游戏圈中的异类

《Opus Magnum》收获了99%的好评,但你要知道的是Zachtronics目前发售6款产品的平均用户好评率高达92.8%,作品表现相当稳定。

o19.png

这家工作室的作品不属于短平快的爆款,而是能保持稳定增长的长卖型选手,目前他们最早的产品《太空化学》销量在Steam上已突破百万套。(上表并未把《太空化学》的数据统计在内)

Zachtronics做游戏的角度很特别,在《太空化学》中,玩家要作为一位化学家,为宇航员们生产各种化学合成品。在《TIS100》中玩家成为了一名程序员,需要利用编程知识修复编号为TIS100系统中的程序。在《无限工厂》中,玩家将扮演工程师,铺设并优化产品的生产过程。到了《深圳I/O》和《Opus Magnum》,玩家又变成了程序员与炼金术士,利用自己的知识感受身处的世界。

Zachtronics对在游戏中融入编程与工程的偏爱,使得在玩家眼里他们的作品不再归类于单纯的解谜游戏或益智游戏。他们更愿意称其为编程游戏,或工程游戏。这种看法也暗示玩家对作品的看法两极分化非常明显,对编程或工程感兴趣的玩家会非常喜爱,而不感兴趣的玩家则会完全无感。Steam用户“Reina”对《TIS100》的评价适用于其所有产品。

o20.jpg

但如果一款游戏能帮助挖掘自身在编程或工程方面的潜能,那其本身已有非凡意义,如果Zachtronics的游戏能用在教育领域去帮助学生挖掘自身潜能,那就相当了不起了。

葡萄君有幸采访了Zachtronics的创始人Zach Barth,询问了他对教育游戏的看法。Zach表示目前在美国,教育游戏领域的发展并不如意,工作室前几年做了几款教育游戏,但无人问津。究其原因,Zach认为目前美国学生学习还是以结果为导向,而他们的游戏更多的在于激发创意,对学生的学习成绩没有显著的提升效果,制作出来的游戏最后也都搁置了。

o21.jpg

或许是出于之前有过做教育游戏的经历,Zach十分厌恶在游戏里加入微交易以及一些手游中常见的日常任务来吸引玩家留存,他觉得游戏设计师应该多考虑怎么样让自己的游戏变得好玩,而不是想办法留住玩家然后让他们花钱。

o22.jpg

Zachtronics创始人Zach Barth

在《太空化学》帮助Zachtronics一举成名后,Zach花了很长时间去分析市面上的热门游戏,试图让自己的游戏变得更受欢迎,甚至加入V社工作一年去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他感到自己无能为力,那些他所鄙夷的设计确实能让游戏能更受欢迎。他也在努力接受诸如”内购“这些做法,有时甚至会因为没有做这些设计而感到自责。

o23.jpg

《星战前线2》因内购而导致了0.8分的差评风波

但不管Zach最后会不会去尝试内购,回过头来看Zachtronics的作品,他们制作成熟、而且相当有特点,目前在解谜游戏领域里已经称得上是台柱子级别。试一试他们的游戏,你就能知道自己适不适合从事工程学或编程领域。也许你并不喜欢他们的作品,但他们一定会让你感到回味无穷。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