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玩家嘘”到“全年观赛人次破百亿”,我们似乎有必要重新审视这个赛事了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1-17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从“被玩家嘘”到“全年观赛人次破百亿”,我们似乎有必要重新审视这个赛事了

1月15日,《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春季赛拉开了帷幕,腾讯在现场公布了2017年LPL以及S7全球总决赛两项观赛数据。

LPL方面,LPL赛区职业赛事观赛人次突破100亿,全年观看时长突破17亿小时,LPL单日最高观赛人次更是突破1.4亿;S7全球总决赛方面,全球累计收看时长超过12亿小时,总决赛独立观众数量高达5760万,半决赛SKT与RNG对决独立观赛人数峰值8000万。

lpl16.jpg

就《英雄联盟》(下称“LOL”)这款游戏而言,两份数据其实都具备一定的含金量。从2011年9月22日中国区公测日开始算起,LOL在国内已运营了六年之久,也成为了不少玩家的MOBA启蒙之作,时至今日,它依然扮演着PC游戏市场巨头的角色。而相比之下,关于它的赛事发展历程就曲折一些,大致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2011-2013年可归为第一阶段。虽然LOL早在2011年就正式成为了WCG比赛项目,但发展到2013第一届LPL之前,LOL赛事的关注度实际上并不高,运营起来极为困难。在2011年StarsWar国际电子竞技明星邀请赛期间,仅仅是因为排在DOTA前面登场,使得台下所有DOTA粉丝都在嘘LOL,这次经历给当时腾讯游戏LOL赛事和品牌总监金亦波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嘘归嘘,金亦波当时坚持认为这个游戏一定会火,打造LOL职业赛事的决心在此之后再没有变过。

随后,第一届LPL的举办给国内LOL赛事打开了新突破口。行业有了更专业的赛事作为支撑,场馆、俱乐部、解说、社区也不断让赛事体系更加完善,到2016年前,LOL赛事金字塔结构成型,这代表着第二阶段。

2017年至今则是第三阶段。这一年,LOL国内赛事在“高速路”上经历了一次“变道”改革。联盟化、主客场制相继推出,传统企业携资本入局,随后LOL最高级别赛事S7在中国成功举办,吸引了国内大量媒体的关注。曾“被玩家狂嘘”的LOL如今交出了“全年观赛人次破百亿”的年终总结,我们也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这项赛事,在过去一年都发生了什么。

对于每位职业选手而言,每年的LPL春季赛等于是新年后的第一次“大考”。在严格的体系支撑下,这项赛事几个月期间一直有条不紊地进行,直到总决赛结束,腾讯和拳头游戏突然宣布赛事体系改革,打破了这份宁静。而改革的其中之一就是“联盟化”。

按照官方的说法,此前LOL职业联赛LPL、甲级职业联赛LSPL各成一派,并遵循一套“升降级机制”,成绩差的LPL战队面临降级风险,成绩好的LSPL战队有机会来到更高级的舞台。改革之后,LPL取消了降级机制,LSPL外加城市英雄争霸赛合并为LDL发展联盟。也就是说,评估审核通过并拥有LPL资格的战队,基本上“衣食无忧”了,而后面的战队依然有机会加入进来,分得一杯羹。

对此,业内最多的声音是“职业联赛+发展联盟,这不就是效仿NBA么?”随后,官方也肯定了这个说法。在官方看来,电竞赛事几年来都缺乏可借鉴的对象,经过决策,NBA、英超等传统体育是一个可取的方向,很多改革也依次顺水推舟地延续了下来,外援、替补、储备联赛,这些平常在NBA见到的花样,开始运用到了电竞赛事中。

不过,关于“取消降级”的负面声音出现了不少。有玩家认为,选手在这种体制下难免向“混吃等死”的状态发展,不利于LPL整体实力的提升。即便如此,支持的声音还是占了大多数,因为正是取消了“降级制”,俱乐部没有了“为保级而战”的顾虑,目标就只剩下一个——打进S赛,拿到总冠军。至于“混吃等死”的选手,哪怕战队同意,恐怕也很难过背后投资人这一关。

知乎相关问题下,庄明浩特意贴了一张自己的朋友圈截图,并对此评价“说真的,这次调整的内容信息量之大,我觉得写篇硕士论文都够了,就叫《从LPL改革看中国电子竞技和传统职业体育的发展》……”

lpl1.jpg

这其中也有个小插曲,那就是在新规生效日起,刚刚在春季赛不幸被淘汰的VG战队成了最后一批降级的队伍,粉丝纷纷留言“VG不哭”,因为哪怕新规晚些时候上线,他们也不至于降级。但好在几个月后,VG还是拿回了这张门票,一时间成为了LPL最励志的代表,其他俱乐部也为之打call。

lpl2.jpeg

LPL取消降级的同时,还准备扩大规模,表示“将开启席位招标,来吸引拥有雄厚实力、优秀管理经验的企业或者个人加盟,到2018年增加至14支LPL战队”。目前来看,年底华硕(RW)、B站(BLG)、滔搏运动(TOP)、趣加(FPX)成为新加入的联盟成员,京东(JDG)和苏宁(SNG)摘掉了赞助商的头衔,成为了俱乐部的持有者,一时间,传统企业战队已经近半,商业化速度如此之快或许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对于背后没有金主,成绩也没有那么出彩的俱乐部来说,如果找不到金主,且不愿意在发展联盟花时间的话,将会与LPL越走越远。反过来看,已入局的京东、bilibili等企业的资本运作一点也不含糊,比如京东Game+就是收购了原QG战队,Bilibili则是收购了原IM战队,而且类似的这种合作今后或许还会有更多。另一方面,兼具商业化、联盟化的俱乐部也更能专注于打好成绩,可以说时代确实变了。

另一个重大改革就是推出了“主客场制”,与NBA的做法类似。2018年LPL将分为东、西部赛区,在4个城市间展开竞技,未来的主客场城市还会更多。改革推行后,OMG战队、LGD战队与Snake战队作为首批落地的战队,将分别在成都、杭州、重庆建立主场。虽然离开了上海这座资源金矿,但落户主场的俱乐部可以享受到当地政府的扶持,以及更多更广的资源帮助。

在官方描绘出的版图中,重庆的玩家可以坐在家门口为自家的战队加油,而不必再支付巨额的路费和门票跑到上海线下观赛。不少资深老玩家感叹,“回想当年第一届LPL,要想到线下看一场比赛,除了坐飞机、火车赶到上海外,还得从上海指定的上车点出发,坐大巴到太仓才行。就算心情再激动,你也得冷静地考虑返程问题,一旦赶不上车只能就地对付一晚了。”

“主客场制”也给少量玩家带来了烦恼,“唉,我是成都人,我喜欢WE,结果来了个别的队,看大家都在说成都人喜欢OMG,我感觉我被人代表了,”一位今日头条的玩家表示。但在别人看来,这种烦恼也是“幸福的烦恼”。

对于俱乐部而言,主场选在哪非常关键。OMG就是一支从成都出道的战队,落户成都意味着有更大的粉丝基数;LGD则是在杭州拿下了2015年LPL夏季赛冠军,CEO RURU表示杭州是俱乐部的福地,落户杭州也不难理解。一定程度上,主客场制打开了电竞线下化、地域化发展的时代,企业和俱乐部有机会获取到专属资源,探索属于自己的商业化模式,进而提升品牌价值。

从实际表现来看,已落户主场的3家俱乐部都没有只停留在口号上。以第一支落地LPL主场的LGD为例,他们在杭州电竞数娱小镇成立之后,依次建立了LGD俱乐部主场驻训基地和LPL赛事场馆,除此之外还涵盖了餐厅、周边品牌馆、游戏体验馆等多个区块,玩家到达主场后可以有更多的选择。通过电竞赛事与餐饮娱乐的结合,线上观众沉淀到了线下,变现途径随之增加。

“它给了我们做电竞+无限突破的可能。”RURU在采访中这样回答。有业内人士猜测,这种思路如果未来几年内真的可行,俱乐部自给自足,大企业、大资本入局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lpl8.jpeg

无论你是否玩过LOL,你或许都听过,或看过S赛事。2017全球总决赛(简称S7)首次全程在中国举办,中国玩家也有了近距离接触最顶级职业赛事的机会。

此外,两支LPL队伍在本届全球总决赛中挺进四强,表现可圈可点。于上海举办的半决赛SKT与RNG一战,独立观赛人数峰值甚至达到了8000万,不少人将其视为LPL与LCK的荣誉之战(中韩对抗)。不过最终结果未能如愿,两支LPL队分别憾负离场,粉丝流下了泪水,但也因为这次赛事,他们和LPL走得更近了,甚至在总决赛鸟巢现场,为RNG、WE呐喊的声音依然没有消减。(在12月的全明星赛上,LPL赛区完成了复仇,获得了全明星赛的总冠军)

lpl4.jpeg

一名玩家的声音

从现场人数来看,鸟巢实际上座人数超过了4万,根本没有受到LPL被淘汰的影响。官方的数据表明,S7总决赛独立观众数量为5760万,全球累计收看时长超过12亿小时,对于一个运营数年之久,同时面对手游市场冲击的PC游戏,这个数字有着非常高的含金量。另外,中国观众的热情还受到了包括“共青团中央”在内国内主流媒体和国外媒体的肯定,“共青团中央”为此发布文章,给中国观众点了一波赞:

lpl19.jpeg

国外媒体也是如此,当广州站FNC输给RNG被淘汰、FNC队内选手Rekkles在场上哭泣的时候,观众不断喊着“欧成”(很久以前与微笑对线不被压刀,因此得到外号“欧洲高学成”,是一种很高的评价)的名字来安慰他,这个细节也被外媒捕捉到并大加赞赏。

lpl18.jpeg

外媒评价称“或许不少人对中国观众有偏见,但通过这次比赛我认为他们真的很好。”

总决赛结束后,一位ESPN记者用四句话概括了此次S7之行——“非常棒的美食、非常棒的场馆、非常棒的粉丝、非常棒的人们”。

lpl8.jpg

某种程度上,虽然没拿到冠军,这届S赛事对LPL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赛事规模上,S7的承办水平已经愈发成熟。以决赛为例,电脑前的玩家看到了鸟巢中AR远古巨龙的登场,现场的玩家也领略到了周杰伦以及高20米召唤师奖杯带来的魅力。

lpl1.gif

国家体育总局也对S7总决赛做了跟进报道:

lpl20.jpeg

除此之外,官方还在赛事的营销推广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此前玩家圈子内曾流行一句话“CG公司暴雪,音乐大厂拳头”,后者是因为无论从数量、质量、风格、影响力,拳头都处在一线水平,有UP主玩家还在B站上传了一部名为“为什么说拳头是一家音乐公司”的视频,引发大家再次关注。官方也有所准备,在决赛日前一天,选择在水立方举办“英雄联盟首届音乐会”,围绕游戏本身衍生出更多观赏性,且具备话题性的内容吸引玩家。这种方式也起到了不俗的效果,微博“LOL音乐节”话题下,阅读量已经破亿,讨论量逼近20万。

lpl9.jpeg

这间接提升了决赛日当天的热度,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之前的小组赛就没人关注。拳头官方曾透露,“因为中国队伍们的善战使得本次现场盛况空前,举办小组赛的这八天里除了一天之外的七天的门票都售罄。”从百度指数上看,赛事举办期间的整体热度都很高,LPL比赛日以及决赛日当天有很大幅度的提升。作为一项横跨武汉、广州、上海、北京的线下电竞赛事,S7举办得已经足够优秀。

lpl17.jpeg

如今的LPL,还受到了资本越来越多的关注。一年前,体育赞助价值评估课题组评选的2017年中国最具赞助价值的体育赛事榜单显示,S赛全球总决赛排在第15,LPL排在25;到了今年,S赛承办地尚且处于待定状态,LPL则跃居第9。春季赛开幕现场,就有包括梅赛德斯-奔驰、多力多滋、战马、英特尔、欧莱雅男士、惠普、迪锐克斯等多个品牌参与赞助,也印证了“资本看好LPL”的观点。

lpl5.jpg

2018年中国最具赞助价值的体育赛事榜单,LPL位居第9

相比之下,LPL改革背后的“席位招标”更像是资本针对电竞进行的一次疯狂地押注。有传言称“首轮头标九千万元,次标七千万,竞标队伍挤破了门槛”,最终,前文提到的华硕(RW)、B站(BLG)、滔搏运动(TOP)、趣加(FPX)成为了新一批通过席位招标加入的战队。滔搏运动CEO张强曾公开表示,“从加入谈判到确定席位,前后仅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

因为对电竞的一腔热血,LOL前职业选手PDD也参与进了LPL战队名额投标一事,具体数额未公开。不过有网友称PDD在直播时说出了3500万竞标失败的结果,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竞标门槛之高。

lpl6.jpeg

因为进入LPL后有十分稳定的赞助、广告、直播版权收入,有媒体比喻称“拿到席位就等于一次性缴清了养老保险”,这给不少企业提供了入局电竞的动力。

另一个利好现象是,在资本的“关照”下,未来LOL职业选手身价提升,主动退役并流向直播平台捞钱的现象或将减少许多,这无疑提升了LPL整体的竞争力,延长了LOL这款游戏在国内的生命周期。从这一点上,LPL走在了世界的前沿。

结语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LPL压力最大的一年,如果不能将一项端游赛事推向大众化,以往付出的努力或将只成就小众群体的狂欢。腾讯和拳头希望通过用建设体育产业的方式帮助电竞体系生态完成从初级到高级的过渡,过去一年的LPL改革就是直接的体现。

我们会发现,电子竞技这一年在大众层面得到了很大的渗透,除了头部主流体育媒体外,包括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等知名媒体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个领域。

lpl7.jpeg

有数据显示,在2013年-2015年,LOL全球总决赛线上观看用户超越了NBA总决赛(不含电视),而S7在中国举办很大程度上让这种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从影响力、受众面来说,LOL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电竞的高度,随着腾讯在战队、选手、赛事、经纪、直播、商业等环节展开布局,产业的上中下游定位逐渐清晰,各方的需求得以最大化满足。在这个日趋完整的电竞产业链中,LPL扮演着具备表率作用的核心角色,它的表现影响着产业究竟是走向繁荣还是走向衰败。进入2018年,LPL有机会做得更好,也有理由做得更好。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