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程良奇:《少年三国志》三年总流水41亿,但是数值卡牌已经到了必须革命的时候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1-24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专访程良奇:《少年三国志》三年总流水41亿,但是数值卡牌已经到了必须革命的时候

数值卡牌网游距离自己风光无限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年了。在2015年,相继诞生《少年三国志》(以下简称少三)和《拳皇98终极之战OL》两个爆款卡牌之后,便再无一款卡牌游戏能够挑战他们的位置。

而如果以三年为期,率先完成自己三周年的庆典《少年三国志》则创下了一个在卡牌品类前无古人的记录:三年月均流水过亿,总流水41亿,注册用户1亿,DAU至今仍有60万。

游族1.png

但是对于游族网络副总裁兼少年系列游戏总制作人程良奇来说,取得了这样的成绩之后,不管是面对《少三》即将进入的第四年,还是即将立项的续作《少年三国志2》,无疑都是进入了“无人区”。“在做《少三》的时候,我们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对象,但是现在我们是其他人的学习对象。”

在过去的一年,除去几款老产品的稳定收益之外,卡牌新游戏整体表现并不如意。IP作品也好、经典续作也罢,统统遭遇极大的困境。程良奇则认为,卡牌已经到了必须要革命的时刻。

游族2.jpg

在这样的特殊时期,程良奇接受了我们的专访,谈了谈《少三》以及数值卡牌手游的未来。

“第四年压力好大,我觉得我们走到卡牌手游的边界”

葡萄君:你在台上说赢了一个赌约,这个赌约是什么?

程良奇:其实我有三个赌约。一个是台上说的,是跟一个朋友的赌约;还有一个是跟团队的赌约;还有一个是跟林奇林总(游族网络董事长兼CEO)打了一个赌,我们赌的是单月流水过亿,我赌赢了,他也非常高兴,因为这是游族网络第一款单月流水过亿的手游产品。

葡萄君:跟团队的赌约是什么?

程良奇:上线前的那段时间,我跟他们说的是目标月流水5000万。然后就要提升团队,基本上每天几十个上百个细节加量,团队有点撑不住,有个哥们就跑过来找我说:“你不要这样逼我,再这样逼我我就崩了,到时候别说5000万,连1000万都没有。”

但因为我的视野会比他们更开阔一些,我看完以后,我觉得首先团队,他们已经比国内的很多团队要强了。另外就是14年国内好的卡牌游戏我全玩了一遍,那年6款卡牌游戏我花了六万多块钱。然后,我就判断说还差一点点,品质上就能比当时的卡牌游戏平均水平高一档了。

葡萄君:你们直到第三年表现仍然非常稳定,这出乎你的意料吗?

程良奇:没有太出乎我的意料。如果说第一年刚上线公测那几个月,你说做三年,我可能不太信。到了16年,少三做完两年的时候了,就觉得第三年稳了。《少年三国志》名字取得好,少三少三,至少三年。

葡萄君:其实对很多卡牌来说,到三年这个阶段,会是一个波动期,或者说处于一个产品的危险期。

程良奇:很多都到不了三年,因为四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说游戏的品质过硬。品质是画面、节奏、引导、系统、数值、商业化、活动、成本这些,这个《少三》其实是做到了。

第二个是持续地运营,持续地添加新活动和内容。最关键的就是节奏,节奏一定要把控的特别好,不能犯大错误甚至不能犯错误,这一点我们这个团队是做到了,这个跟团队本身有一定关系。

游族3.jpg

第三点是运气,没有运气肯定不行。市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革命性的产品,革命性的产品领先前作至少是一个档次,这样就会把前作全部打趴下,把用户全部抢过来。《少三》去抢前面的游戏抢到了,但是这三年里三国的卡牌游戏没有一个抢到我们用户的,这个是运气比较好,往后走怎样不知道。

第四点是团队。团队两个层面,一个是我,一个是团队本身,我是有端游经验也有页游经验的人,这两个基因加起来,做游戏前期做得很简单很容易上手,玩家很容易进来、玩懂,这样前期的留存会比较好;还有一个是端游的长线基因,就能够做的比较好。这个比较关键,跟其他的人聊,他们没有经历过端游的一些东西,看法还是不一样的。

另外从团队本身,他们自我进化能力太强了。 基本上所有问题批评过一次,下次在那个问题上再也找不到批评他们的理由。他们会去找数据,找各种解决方案,并且马上会形成文档,之后开始内部宣讲,宣讲完执行,执行过一段时间就会迭代一次。说白了少三团队最早在公司内的评价是B级,后来A级,现在S级。

葡萄君:去年上半年是《王者荣耀》的风潮,到下半年吃鸡,再到女性向游戏,很多厂商都受到了冲击,甚至有的看似不影响的产品也受到了影响。为什么《少三》没有受到冲击?

程良奇:你会发现竞技游戏和竞技游戏本身就会抢,但是竞技游戏和我们这种时间比较碎片化的中度游戏比较,其实是不太抢的。《少三》里面我们那批朋友们,大家晚上打得差不多了,然后开黑打王者荣耀,好像是平行的,不太冲突,这个是关键的因素。

葡萄君:去年DAU表现如何?

程良奇:全球60万。

葡萄君:跟之前比呢?

程良奇:还是降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出现断崖式的下降,比较平缓了。我们觉得也是一个正常现象,毕竟马上就满三年了。我们是2月12号公测的,这马上就第四年了。第四年压力好大,我觉得我们走到卡牌手游的边界,就是没人跑到的一个无人区。我们自己在做PPT的时候,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第四年还是很惶恐的。

除了《少三》继续在无人区走下去之外,《少三2》怎么做,我们发现也是一个无人区,在做《少三》的时候,我们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对象,但是现在我们是其他人的学习对象。

“卡牌不行是因为国内团队喜欢盲目追风口”

葡萄君: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做的第四年规划?

程良奇:其实已经有很多讨论了,规划我们已经在做了。

葡萄君:这个过程中,哪个环节是争论最多的?

程良奇:其实我们争论也没那么多,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两个字革命,革自己的命。如果做不到比《少三》再超越一个档次,那很有可能能做一个很赚钱的不错的游戏,但是很难做到一个爆款。

葡萄君:《少西》现在还是很赚钱?

程良奇:《少西》累计流水已经快十个亿了,这个跟《少三》肯定比不了,可一年半的时间做到这个成绩,我认为少西团队已经很厉害了。

葡萄君:你们没有花很大力气去宣传《少西》这款产品,只是因为它没有革命?

程良奇:对,改良了,延续了,但没有革命。后作一定要革命,就我们刚刚聊《少三》为什么做三年,我觉得是运气。没有一个很强力的对手,整一个革命,把我们给革了,如果有这种团队的话,就太可怕了。

葡萄君:你觉得还有潜在团队来革你们的命?

程良奇:肯定的,这个行业聪明的、聪明又勤奋的人太多了。

葡萄君:但做卡牌游戏的是在快速减少?

程良奇:主要因为国内的团队喜欢盲目地追风口。我从业超过十年了,我会劝一些从业时间没我长的哥们,不要去追风口。人家大厂做个手游的MMORPG,一百人团队,3000万起的研发成本,你就十几杆鸟枪,500万的成本,跟他竞争,你何必呢?

葡萄君:你怎么看风口这一说,每年都有很多风口,吃鸡、女性向、区块链?

程良奇:我建议你不看风口。我们得像日本人学习,他们做东西能做好,他们真的不关心风口,一直在聊工匠精神。我觉得工匠精神就是专注在一个领域里面,平常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所说的每一句话、玩的每一个游戏,看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在为把你那一部分、那一门功夫练好,通过一代又一代的迭代、积累去做,这样才叫工匠精神。看到一个风口就上,觉得前面那个风口是我们没抓住没上,那太机会主义了,机会主义跟风口是反义词。

葡萄君:你不会看、关注,还是只是不会去做?

程良奇:我关注但是不深入,比如《恋与制作人》,我可能会去看一下,但绝不会花很多时间,充个648可能就结束了。

葡萄君:那你的团队也不会去关注?

程良奇:他们不会,除非假如我们做《少三2》发现要增大女性用户的比重,才会去研究这些女性向的东西,其他的不会。《王者荣耀》我打了两个星期就删了,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跟我们领域关系不大,第二个是我玩游戏太沉迷了,会花很多时间。去年《梦幻花园》也挺好,我玩了两个礼拜就删了,充了3000块钱,有一天早上四点多去厕所,想起来那关没过,开始坐在客厅里面玩,大概玩了半个小时被我老婆发现了,被抓着睡觉去。我这个人比较沉迷,所以不会轻易去玩。

葡萄君:今年你有沉迷的游戏吗?

程良奇:也没有说特别沉迷的,但是还是卡牌向的为主,像《崩坏3》《阴阳师》,还有腾讯出的《英雄无敌》,都花了蛮多的时间去看,当然我们自己的《少三》《少西》还是在花时间,在改进。

葡萄君:如果真的出现了对《少三》来说一个革命性质的游戏,你觉得还会是卡牌游戏么?

程良奇:应该还是卡牌,我们这种叫数值卡牌,跟《崩坏3》、《阴阳师》是不一样的。喜欢这种中度卡牌的还是有庞大的群体。

葡萄君:说说《少三2》,规划了多久?

程良奇:不太长,现在还处于一个剧烈的讨论期,要定好一个方向。我们还是想做一点不同的东西出来,不想出来以后大家都说跟之前的东西太像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卡牌到了要革命的时候”

葡萄君:这段时间思考最多的问题是什么问题?

程良奇:我要怎么样才能不会被淘汰。

葡萄君:为什么会有这种危机感?

程良奇真的会有这种危机感。我发现二次元我完全没办法看进去,尤其是日系的、日漫的二次元,但是二次元的市场声音越来越大。而我理解不了这种年轻人的东西,过几年可能我就被市场淘汰了。

葡萄君:为什么是二次元对你冲击?《碧蓝航线》的成功会冲击到你吗?

程良奇:碧蓝还是打日漫的名片,但的确给了我一些冲击。我这个人活的比较累,哪怕是没有做《少三》之前,也是属于危机感很强的人,经常去琢磨后面的东西,包括花很多时间打游戏,说白了怕自己被淘汰。

不过后来开始去想一些很本质的问题,看一些数据,比较惊喜的发现二次元还有一个细分叫古风二次元,现在很多数据表明这个东西是未来。我又往古风二次元的圈子去混,听歌、看晚会、看cosplay、逛贴吧,发现民族的东西二次元化我能接受,现在我开车手机放的歌全是古风圈的。

葡萄君:古风二次元用户市场有多大?

程良奇:越来越大,B站的数据表明,中国越来越强,这种民族的东西就会开始逐渐冒头。《少三》其实也是古风二次元,把古典的很老套的东西,用新、年轻人比较能接受的形式重新演绎,更快更热血,其实跟古风二次元的套路是一样的,古风二次元的音乐填词都是古典的,讲的古代的事情,但是都很快,年轻人绝对能接受。不是以前那种京剧、越剧那种,他是比较优美的,比较流畅比较快,让年轻人很接受的,还有第三点是词作的有意境,比较符合当下年轻人的个性,这个叫新瓶装旧酒,还是三国的封神的里面的东西,但用新瓶包装起来,披上时尚的外衣就很不一样了。

葡萄君:你之前说过“未来卡牌最重要的一点是美术品质上的提升”现在还这样看吗?

程良奇:三条。第一条是美术,包括美术在内的综合品质一定会越来越高,这个没变。第二个是卡牌去融合其他的东西,以前叫卡牌+,现在叫融合,比如卡牌+SLG和卡牌+RPG,《封神召唤师》是典型的卡牌+RPG,《少三》里面也做了很多SLG的东西。这两个东西是从头到尾没有变的。第三条,是卡牌游戏的社交会越来越重要,当然还是基于碎片化时间的、中度的社交,而不是那种即时的强社交。这三个东西是从头到尾没有变的。

葡萄君:过去一年几乎没有特别成功的数值卡牌,为什么?

程良奇:我觉得因为大部分团队去追风口了,还有就是坚持卡牌领域的团队最近一年没有档期,我们自己《少三》《少西》都没有开始做续作,我们去数十个我们认为还可以的开发团队出来,发现他们都没有在出产品的档期上,这个也很重要。

葡萄君:去年有一个策划给我们的投稿,我印象很深刻。大致是讲数值游戏会消亡,过去的数值游戏是利用了人性的恶或者放大了玩家的追求,而现在都在用一个数值模型的时候,玩家便会疲劳,而数值游戏便会走向消亡。

程良奇:一定要有革命性的东西出来,我们自己也会革命的。你会发现每个领域都是这样的,一个革命性的东西出来以后,一波跟风,顶起来一个趋势,然后又沉寂,然后又一个革命性的东西出来,又顶起一波。

内容产业都是这样的,《战狼2》一出来,大家都说军事来了搞一波,《恋与制作人》出来一堆开始立项,说我们要做女性游戏。往往跨时代的作品出来以后,把那块东西顶起来。所以为什么我不太看风口,风口是人做出来的。如果谁敢在《恋与制作人》上线前三个月喊出来,接下来女性向游戏是风口了,那是预言家。但是人家火了之后你再喊出来,就有点马后炮了。

他看的是只看几年,一年两年去看这个问题,但如果真的拉到整个中国游戏发展史、世界游戏发展史上去看这个问题,你就会发现,品类这个东西不会一夜之间消亡,一代一代的有产品去做,现在我们跟他们聊的更多的是,无论做《少三2》也好,《少三》第四年也好,都要走到无人区去,每一步都在创造历史。

葡萄君:你觉得现在到了那个必须要革命的阶段了吗?

程良奇:我的直觉告诉我真的要革命了。当初《少三》超越其他同品类游戏很重要的一点还是全方位的超越,包括用户体验、画面、合击技能都是全新的冲击,另外是基础的,看不见的,比如数值这种地方,他们是走了一些弯路的,才给了我们机会。

葡萄君:今年给《少三》会有什么目标吗?

程良奇:希望比17年做的更好。

葡萄君:奔向60亿了?

程良奇:有点难,但《少三》的生命周期里应该会到70个亿。

葡萄君:对团队有什么期望?

程良奇:希望他们的水平能够追上前面那些,像王者、梦幻、天龙、倩女。我现在对行业团队是这样定义的,S、A、B、C、D,S上面还有SS,SS上面还有SSR,《少三》定义为S,越往上面团队越少。

葡萄君:如果往上一个台阶,就是要再做一个稳定在畅销前十的或者前五的产品吧。

程良奇:至少前十吧,一定得往这个方向做,至少也得跟《少三》一样稳定几个月吧。因为现在很难嘛,大厂优势太大了,但至少往那个层面去做。

葡萄君:你会有很大的压力吗?

程良奇:的确压力很大,但是没有压力也不好玩。其实人生就像吃鸡一样,谁都想吃到那个鸡。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