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没处花的超级大傻X,无条件支持这些游戏,可能么?”|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1-29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有钱没处花的超级大傻X,无条件支持这些游戏,可能么?”|葡萄语录

言论,是业界生态最原生的反映。游戏葡萄于每周末推出“葡萄语录”,蠡测业内百态,臧否各色人物,将游戏界有触感、接地气的一面反馈给诸位读者。

1、“我挺希望旅行青蛙出一个中国版的,也是在中国各地旅行,拍照片,寄特产。虽然从大思路上说是山寨,但细节上可以体现很多创新性。比如如果青蛙去了雪乡,就会被扣住,必须交上1000枚三叶草才能赎身。”(刘夙)

2018年的第一个月还没过去,就已经出现了2款现象级游戏。

“青蛙”的走红,连制作者本人也没有想到,甚至连很多从来不玩手游的人,也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这只可爱的动物。

玩家们亲切地管“青蛙”叫儿子,青蛙出去旅行就是“儿子没回来”,还有人脑洞大开,声称要开发有中国特色的“青蛙旅行”,比如:

“青蛙去了雪乡,就会被扣住,必须交上1000枚三叶草才能赎身。”

“寄回的信,写着‘爹,我被扣,请把钱@汇#入农×行,622........’”

“到了西安拍假的兵马俑回来...…”

“出了火车站打个出租结果必须凑够四只青蛙才能走?”

“带回来全国各地的特产发现都是义乌批发。”

“去意大利进了温州人开的餐馆……”

“说是去八达岭长城结果被小旅行团骗去了居庸关?”

葡萄吐槽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玩家都把“青蛙”叫做儿子?

你怎么知道,这只青蛙是男性?

这会不会有一种,那什么的感觉?

语录1.jpg

2、B站上市,估计会有100+投资经理在公司会议上总结:“我们之所以没投B站,是因为二次元文化不符合公司投资理念,错过并不可惜。”然后到了晚上,同样一帮人,会去无秘上怒诉:“麻痹老子当年强烈看好,推给公司,领导说看不懂不投,这帮傻逼玩意儿…”(饭统戴老板)

不懂就不要投,这句话在逻辑上是没问题的。

比如你不懂股票,就不要上去凑数;不懂楼市,就不要瞎买房;不懂比特币,就别轻易跟风炒作。

但是对有些人来说,“不懂”不是因为事物复杂看不懂,而是因为没有常识。

葡萄君2015年曾经在体制内工作,上级领导对我说:“微信是不入流的东西,不出两年肯定没人用,我就从来不用!趋势已经很明显了,但是我说了你们也不懂。”

他嘴里的“不懂”,就像“宇宙飞船没考虑空气阻力”一样可笑。

语录2.jpg

葡萄吐槽

今天你看不懂的二次元00后,20年后就会成长为社会的中坚,影响整个社会的文化。

举例来说,今天的黑社会大哥喜欢在身上纹着青龙白虎,20年后的黑社会大哥可能要纹着暴走的1号机,或者进击的巨人了。

语录3.jpg

3、“1998年,张朝阳去硅谷挖人,他问一个年轻人,要不要回国做互联网,那个人回来了,他就是李彦宏。1999年,张朝阳到深圳做演讲,众人像膜拜摇滚歌星一样的崇拜他,其中有一个人特别受感染和鼓舞,他叫马化腾。”

本周,葡萄君看了一段视频,很有感触。

语录4.jpg

作为国内元老级别的互联网公司,搜狐被称为“黄埔军校”,古永锵、陈一舟、李善友、龚宇、王建军、张黎刚、钱中山,都是细分行业的佼佼者。

但由于“走过一段历史弯路”,今天的搜狐存在感略弱,最近看到与搜狐有关的新闻是“张朝阳裸跑”。

语录5.jpg

葡萄吐槽

主持人:下面我们来看第12题,这是一道送分题呢!请问,搜狐目前哪块业务最值钱?

A、搜狐视频

B、搜狐新闻

C、搜狐大厦

4、“用小学算数的能力假设一下,假如平均一个人,一月冲一万,那么这个冲一万的人,需要有一月起码五万的收入,然后要有五千个,这样的大傻X,才能维持一个游戏的这种运作,这样的游戏,有几十上百个,也就是说,全国要有差不多五百万,年入百万以上的,有钱没处花的超级大傻X,在无条件的支持这些游戏。你觉得可能么?”

自移动游戏时代来临之后,没有哪款页游能比“贪玩蓝月”更知名的了。

“贪玩蓝月”的营销推广,也堪称独树一帜。

语录6.jpg

语录7.jpg

这类页游强大的吸金能力,让一些未经世事的学生直呼“不可能!”

语录8.jpg

语录9.jpg

葡萄吐槽

如上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学生思维”,他们认为,有钱人一定是聪明人,只有聪明的人才能挣到很多钱。

按照这种“学生思维”推论,成功的人一定是非常努力的,做领导的人一定是非常有远见的,出路待遇好的一定是学习成绩好的等等。

但事实是,人类社会不是总这么正态分布的,比如前几天乐视复盘,大量的散户抛售了乐视的股票,但也有大量的资金入手了乐视,他们的理由是“被朋友推荐的”、“误操作”、“不知道”……

语录10.jpg

你看,有钱没处花的大SB还是不少的,正因为有他们在,智商税才能顺利成章的成为一个产业。

面向傻X的创业永远都不晚。

5、“建议王老师少参加这样的项目,有些钱能赚,有些钱一定不能赚!”

本周,80后创业者茅侃侃去世,前央视媒体人、现优米网CEO王利芬发表《茅侃侃的离世,揭开了创业残酷的一角》,并取得了10万+。

王利芬事后发微博称“我的微信公号从未达到过10万+”,感到“高兴”,但很快被人截图,当做愚蠢的言论在朋友圈刷屏,称其“吃人血馒头”。

语录11.jpg

语录12.jpg

葡萄吐槽

10年前,王利芬在央视《赢在中国》与马云、俞敏洪、史玉柱等大佬谈笑风生;10年后,她却沦落到为一个微信文章的阅读10万+喜不自胜。

这十年,我们的媒体生态已经流变如此,媒体人也堕落如此。

王利芬因《赢在中国》出名,起初想借助自己的资源,创建一个创业者聚集的社区,成立了优米网。一开始,她录制了许多采访创业者的视频,这在信息匮乏的当时,堪称价值宝贵的“干货”。

但王却始终没找到自己的定位,她觉得网站缺乏变现途经,把每集一两个小时的视频拆分成十几个短视频,用户付费才能观看。

虽说短视频和内容付费已经是今天的风口,但在当时却是个愚蠢的举动,移动支付还不方便,用户一看需要付费,扭头就走了。

在那之后,王利芬也没能找准自己的定位,做创业者服务被36氪后来居上,做创业展示却比不上后来的i黑马,投融资不如IT桔子。

再后来,分答火了,于是优米上线了自己的问答服务,王利芬自称“看过上万个初创项目”,但被粉丝规劝“连优米都做不好”,“这份钱不能挣”。

语录13.jpg

如今的王利芬,开始为微信公号过10万+而兴奋,也许这是她的下一个起点?

我慨叹,央视少了一位优秀的制片人,创业界多了一个失败的案例。

王利芬的创业经历,何尝不是又一个茅侃侃?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