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送厕纸、+1s……这160个游戏人在48小时内,做了42款奇怪的游戏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1-31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社保、送厕纸、+1s……这160个游戏人在48小时内,做了42款奇怪的游戏

1月26-1月28日,由创梦天地旗下的独立游戏平台indieSky主办的Global Game Jam深圳站在上梅林卓悦汇举行。

Game Jam是一种在48小时内,让开发者自行组队开发一款游戏的活动。在这项活动中,你既可以看到各种题材诡异、玩法奇葩的创意游戏,又能见到上百名形形色色的游戏开发热爱者。

gg3.png

在深圳站中,indieSky提供了大厅、包厢甚至天台作为参赛者们的开发场所:

gg4.jpg

深圳梅林卓悦汇腾讯视频好时光线下店

还制作了一组像素风格的职业胸牌——indieSky称,他们举办GGJ的初衷是为了服务独立游戏圈子,提供平台让创意在本土发生,让创新与世界连接。

gg5.jpg

这次Game Jam的主题是Transmission(传递),乍看起来,这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词汇,传递梦想传递爱理应是参赛者们的主要题材。

gg6.png

但事实证明,在160名游戏人做出的42个作品中,除去个别几款以童年、友情为破题点之外,大多数游戏都选择了更加奇怪的路数。

比如这款游戏的名字就很奇怪:《Let's shebao》(一起来社保)。虽然听起来有点儿二次元,但它却是一款品质扎实的4人竞技游戏。玩家需要疯狂射出五颜六色的光线,努力把其余几人射爆,或者开启护盾反射激光,直接撞毁对手。

《Let's shebao》有几个设计点很有趣:两条射线相撞的时候,它们会产生偏移,融合成一股向其他方向迸发的射线;此外,游戏还提供了20个不同的关卡,关卡中会放置一碰就死,但可能可以用射线移动的白色障碍物,和会反射射线方向的红色反射箭头。

gg8.jpg

节奏和《Stick Fight》类似

更有趣的是,每轮游戏只要有两人存活即可进入下一关,这让游戏始终保持着动态的竞合关系——例如上张图片中关卡的中央有一个大球,那最简单的获胜方式就是4名玩家分成左右两个阵营,每个阵营一起合力推球把对方碾碎;但如果大球只碾死了对方一个人,那你也可以迅速调转枪口,把刚刚身下的队友射爆来获得胜利。

gg9.jpg

《Let’s shebao》 最终成为了这次Global Game Jam深圳站的三款最佳人气游戏之一。顺带一提,这个团队是一支典型的大神Solo队伍,制作人是腾讯Next Studio的高级工程师,他还曾翻译过一本豆瓣评分7.6的《游戏编程算法与技巧》。但这位大神给自己队伍起的名字是“爱象介款油戏”……

另一款让葡萄君印象深刻的Solo作品是《transball》(传球),这款游戏的美术风格非常鲜艳奇诡,带有浓浓的手绘意味,而且相当抽象。他的制作人来自腾讯光子工作室群,每当别人评价“美术不错!”的时候,他就会开心地回答:“我画的!”

gg10.jpg

它的玩法很好理解,和“弹球打砖块”类似,操纵一块平板,把小球送到目的地即可过关。

gg11.png

但与之不同的是,玩家不仅能操纵平板上下左右移动,还能通过鼠标控制平板的倾斜角度,这让游戏难度陡增到了地狱级别。玩家不仅要掌握娴熟的搓球技巧,还需要熟悉直板横打等花式操作。比如在下面这个关卡中,最好的通关方式其实是突然向右旋转平板,让小球一发入魂。这种磨练操作技巧的过程相当魔性,堪比动作游戏。

gg12.png

而在所有游戏中,题材最奇葩的可能是《Toilet Man》(厕所男),玩家需要扮演一名厕纸超人,远程控制厕纸(真的是非常强大的超能力呢!)的滚动,把它投递到在特定蹲坑里久蹲不起的可怜人手中。

gg13.jpg

这款游戏的操作非常简单:厕纸会一直向下滚动,对着麦克风说话或吹气的声音越大,厕纸向上滚动的幅度就会越大。这有点儿类似《不要停!八分音符酱》版的《Flappy Bird》,玩家要操纵厕纸避开答辩、水滩和其他蹲坑里的黑手,并及时将手纸送达,避免可怜人在无力久蹲之后掉进坑里。

gg14.jpg

还有一款叫做《Torannsu-Mission》的游戏更加暴力。这是一款跑酷游戏,玩家唯一需要操控的就是跳跃,并以此躲避伤血的障碍,更换不同的角色。在这款游戏中,每个角色的血量、时间和速度都不相同,但任一要素归零游戏便会结束。因此在使用不同的角色时,玩家需要切换自己的操作习惯。

gg15.png

之所以说这款游戏暴力,是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角色。这名角色每扣一滴血,他的时间就能增加+1s——血量不受伤便不会减少,但时间始终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因此在适当的时机+1s非常必要,这对玩家的策略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gg16.jpg

总而言之,葡萄君已经报道过几次Game Jam,这项活动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你总会见到形形色色的游戏开发者——他们有的来自各种大公司的关键项目团队,有的来自号称“个人收入不比腾讯网易的项目组少”的独立团队,有的则是初出茅庐的学生。但不管水平高低,他们对游戏都有一种你在工作中可能已经快感受不到的热情。

凉屋游戏成员与Lanx的合作音游,也是三款最佳人气游戏之一

乐逗游戏副总裁西门孟将Game Jam称为“游戏人的武林大会”,按照这一说法,那身在江湖,却没参加过武林大会实在可惜。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是一名为中规中矩商业项目工作的游戏人,那你也应该偶尔参加一次Game Jam,和几个奇怪的人一起,用48小时做一款奇怪的游戏。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