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央视《对话》完美、盛大、游族,谈了谈游戏产业山寨、垄断、不健康的问题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2-13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昨晚央视《对话》完美、盛大、游族,谈了谈游戏产业山寨、垄断、不健康的问题

2月11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对话》栏目推出了一期节目:《游戏产业:向”野蛮生长“说不》。

但与之前一些对游戏的批判性报道不同,这期《对话》邀请了完美世界CEO萧泓、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和游族网络总裁陈礼标,在聊天中肯定游戏的价值,指出了游戏行业的的现有问题,并和他们一起讨论解决方案。

c4副本.jpg

从左到右依次是完美、盛大和游族的负责人

在节目开头,央视先是用一系列游戏视频追溯了从1980年到2018年的游戏史:《吃豆人》、《超级马里奥兄弟》、《魂斗罗》、《仙剑奇侠传》、《暗黑破坏神》、《金庸群侠传》、《CS反恐精英》、《魔兽世界》、《植物大战僵尸》、《纪念碑谷》、《大话西游》、《绝地求生》、《跳一跳》甚至《旅行青蛙》都在这一环节出现。

1518515238998058.jpg

1518515238724629.png

随后,主持人请出了三位嘉宾,在暖场之后,提议他们一起玩一款闯关游戏,第一关叫做“产品被山寨怎么办”。

“产品被山寨怎么办?”

c7副本.jpg

在这个关卡中,《对话》先是列举了游戏产业获得的成绩:2017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高达5.83亿人,游戏产业的总收入首次突破两千亿,继续保持两位数势头迅猛增长,游戏产业被称为目前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美国甚至流传着“游戏正在超越好莱坞”的说法。

c8副本.jpg

但节目随即话锋一转:“虽然游戏产业这么牛,但是游戏产业依然面临着巨大挑战,一款游戏火爆以后,模仿复制被山寨就紧跟而来,这严重制约游戏产业的健康发展。”它还举了《绝地求生》的例子,称许多游戏的玩法、UI、名字甚至宣传标语都与它十分相似。

c9副本.jpg

视频中还举了《旅行青蛙》的例子

随后,几名嘉宾都述说了他们公司的产品经历山寨的经历。完美世界CEO萧泓说有玩家认为山寨游戏是完美的作品,从而对完美世界的水平产生偏见:

c10.png

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说,很多A股上市公司也在做他们的类似产品,而且他们去维权还受到了当地的阻挠。

c11.png

萧泓则希望能够出台更细致的法律法规,加大执法力度:

c12.png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则解释,现在网络游戏被界定为类电影作品,赔偿额度大大增加,外挂私服类将直接追究刑事责任,游戏公司还可以申请禁令,在诉前或诉中要求对方下线。

c13.png

顺带一提,这个环节还有一个小插曲。一名女观众站出来质疑,为什么一些大厂也在山寨游戏?

1518515382661630.png

1518515383811969.gif

三位大佬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都给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比如游族网络总裁陈礼标说要用创新来提升产品被山寨的门槛:

c16.jpg

随后,主持人宣布节目将进入第二关:创业公司如何做大。

“创业公司如何做大?”

《对话》又放了一则视频:以广东为例,2016年有2万家闯进游戏行业,但年底只剩下2000-3000家。但游戏行业的生态链顶端有两家企业占据70%的份额,还有一些公司牢牢占据第二阵营,众多创业公司无法做大,只能把自己卖给强者或黯然离场。

c17.png

上海弹指网络CEO陈湘称,他三年前在北上广看了76家团队,前段时间想交流一下,发现76家公司生存下来的不到5家,有一家4款产品在跑,产品流水有1000多万,但到账上的只有100万出点儿头,这些钱只能填补80个研发人员的成本。他半开玩笑地和三位大佬说:“都是你们挤兑的。”

c18.png

萧泓称,中国游戏环境中,长尾公司的生存的确成了很大的问题。“你今天讲平台垄断、利益分配不均,这是中国游戏生态中最大的问题。”

c19.png

王佶则建议小团队抓住历史机遇,比如盛大就抓到过中国网游的人口红利、时间付费到道具付费的创新和2015年向手游转型的机会,“大公司永远没有你们快。”他还举了《旅行青蛙》的例子。

c20.png

陈礼标则建议小团队创造独特玩法,看看玩家需要什么,他还建议创业者们一起统一战线,开玩笑说游族愿意提供更多的分成。

c21.png

其后,节目也简单讨论了影游联动和出海的价值。萧泓和中科大教授吕本富还认为,可以考虑通过政策法规来保证头部市场不会太过垄断。

c22副本.jpg

在“创业公司如何做大”的讨论结束后,主持人又请三位大佬面对更加艰难的第三关:如何让游戏更健康。

“如何让游戏更健康?”

c23.png

在这一部分中,节目视频提到了许多与游戏相关的负面事件,以及舆论对游戏成瘾、宣传色情、暴力要素的质疑。

1518515543605414.jpg

1518515543396237.jpg

1518515543344623.jpg

面对现场一名家长对“游戏会不会改变孩子的三观,导致成瘾”的质疑,萧泓说自己的小女儿刚刚9岁,也玩游戏,但玩什么样的游戏,能玩多久都由自己控制。

c28.png

随后,王佶也强调了版号、文化部监管、防沉迷机制的重要性,并发出了落实分级的倡议。

c29.png

但随后《对话》又播放了一则1月22日,马云在乡村教师“重返活动”上,回答老师“担忧学生游戏成瘾”问题时的视频:

c30.png

而易到创始人周航提出了不一样的理解:

c31.png

最后,主持人又与三位大佬讨论了“如何提升游戏从业者职业荣誉感”的问题,在三位大佬给出了自己的寄语之后,这期节目也随即结束。

也许舆论正在与游戏达成和解

事实上,这期《对话》可能是近期所有对游戏的报道中,视野最宏观,立场也最客观的内容。以至于葡萄君忽然意识到,也许舆论已经在和游戏进行一场漫长的和解。

我们已经看过太多舆论对游戏“成瘾”、“暴力”、“色情”的批判,但《对话》在指出这些问题的同时,也在承认游戏给玩家带来的快乐,承认游戏产业创造的收入,并愿意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个产业,讨论山寨、垄断等整个行业的弊病。

更重要的是,它开始容纳一些更加客观的声音,而且愿意表达人们对游戏的热爱。比如有观众说女性玩家的数量正在增多,自己的父亲也支持自己玩游戏。

c32.png

特邀嘉宾,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聂卫平还表示,自己的女儿也喜欢玩《王者荣耀》。

c33.png

在这期《对话》的最后,主持人让三位大佬给游戏从业者一句寄语。你可能觉得这些话有点儿鸡汤,但《对话》能够放上这些话,也许真的证明游戏产业正在获得社会更多的认同。也许今年春节回家,你也可以跟亲戚坦言:“我是做游戏的。”

萧泓说:“我觉得你热爱什么行业,你就应该追求什么行业。热爱游戏的人完全可以追求游戏行业。”

c34.png

王佶说:“游戏是一件快乐的事。所以我觉得上一代企业家如果解决的是怎么解决温饱问题的话,我们这一代人,就是来解决怎么让中国的人生活得更快乐。”

c35.jpg

陈礼标说:“我想起一句话,是在《基督山伯爵》里面的,如果你特别渴望获得一些东西,你要让它自由,如果它真的属于你,它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我们持续去投入,做更好的产品,终有一天,我们会有尊严,会有荣誉的。”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