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多年SLG研发,如今他要带队All in区块链领域|葡萄区块链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3-08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从事多年SLG研发,如今他要带队All in区块链领域|葡萄区块链

火翼游戏的CEO孙剑锋有着多年SLG的产品经验,他曾在Zynga担任产品经理,后在Kabam公司参与《亚特兰蒂斯之龙》和《亚瑟英雄传》等作的开发。这几款游戏曾多次获得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首页推荐,是手游发展早期欧美SLG中较有代表性的产品。

离开大厂后,孙剑锋创办了火翼游戏,继续从事SLG研发。不过随着大厂入局抬高门槛、买量成本上升,市场对SLG的质量要求也愈发严苛,这对于小团队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孙剑锋带领团队整体转向了区块链项目的开发,上线了名为“密淘”的游戏交易平台。

从SLG到区块链项目,二者间业务跨度巨大,什么原因驱动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区块链+游戏的项目有怎样的潜在价值,值得公司做这样的转型?和从前的一些所谓风口相比,区块链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对于这些问题,孙剑锋给出了他的理解。

WechatIMG91.jpg

在他看来,区块链和以前“技术风口”的不同在于有机会改变产业结构和生产关系,而游戏道具是天然的数字资产,可能最先与区块链发生反应。这些特质都让他和团队看到了进军区块链领域的机会,并且以交易平台作为首发项目。

以下为葡萄君采访实录:

从做游戏到做区块链项目

葡萄君:从SLG游戏到区块链游戏的交易平台,之间业务跨度非常大。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转型和拓展?这种选择是看重区块链技术的哪些前景?

孙剑锋:我们从去年开始关注区块链游戏这个领域,我们认为它会改变很多行业的生产关系和经济体系,游戏也不例外。对于如何进入区块链领域,我们考虑过很多,选择交易平台是受两方面启发。

一方面是《CryptoKitties》,也就是以太猫这个游戏,它是第一个区块链游戏爆款。当时我也曾沉迷其中,买猫配猫、研究猫的基因、追求各种新属性。虽然以赔钱收场,但这段经历让我对于区块链应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这里面有两点。一是虽然玩猫的人里大部分抱着赚钱的心态,但也有一部分极客,他们很热情地在社区钻研交流、探讨猫的基因如何排列、新产出的猫什么形态。这给了我一些触动。

二是以太猫这款产品,虽然深度不太够,但它用一种优雅的方式展现了区块链游戏可以做成什么样子。你能看到它网站、产品设计功力都很棒,在它之前大家不知道可以这么做“电子宠物”,他们开创了一些规则——不一定是全新概念,但是用区块链的方式表达了出来。你想象一下传统的拍卖、竞价中的不便,都可以用区块链来节省时间,比如自动降价的设定,这些完全是依靠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来实现的。

另一方面是我的好朋友李天放,我在区块链领域的领路人。他做的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给了我很多灵感。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东西Tokenize,也就是“通证化”。游戏行业会最先拥抱这个领域,因为游戏道具是天然的数字资产。区块链去中心化存储的数字资产,天生具有交易的需求和属性。因为它是独立于中心化的公司和应用而存在的。所以我们觉得可以选择第三方交易平台作为第一个项目。

葡萄君:交易平台这块业务,是另外搭建的团队吗?

孙剑锋:是和我业内多年的朋友、 前乐元素副总裁李石磊Mike一起组建的团队,有一部分来自游戏团队。公司成员一些在维持之前的游戏,另有一半在做区块链的项目。区块链它是一个网页和APP的应用,和我们之前用Unity做游戏关系不大。像网页前端是我们之前没有的,还需要能做APP的程序员。团队里很多人之前都是游戏策划,但区块链和游戏不一样。需要一些互联网产品的思维。

葡萄君:你了解到的,身边从游戏业务拓展到区块链业务上的有多少?通常什么类型的业务多一些?

孙剑锋:有几个类型吧,一类是先行者,在去年已经成功募资,正在成为大的游戏平台,比如Game.com。我听说现在也有很多中大型公司也在进入这一领域。所谓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小公司如果现在才开始做的话,已经没机会了。

另外就是闻风而动的一些小团队。我听说的有一些宠物养成的,卡牌搜集等类型的游戏出现。整体来说做游戏的不多,但做工具的有不少。

如果从先发优势上讲,我觉得纯粹做创新还是有机会的,比如说我们都还没听说过有区块链的SLG、RPG。当然这类游戏不可能全做在链上,部分上链就很好了。其次就是联系不同平台、不同的链的项目也有一些机会,有可能实现用户的互通。

区块链+游戏暂时只能面向币圈用户

葡萄君:从手游开始,行业经历过很多的所谓风口或是技术上的热点。像H5、VR也都是和游戏关系很紧密的技术。同样是热点,你觉得区块链和之前的技术热点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孙剑锋:区块链的不同在于,之前不管是VR/AR、H5甚至是手游,都没有完全改变生产关系、产业结构,而是一个延续。手游行业起初有一些创新,但到后面还是大厂统治。而区块链这方面,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厂都不会介入。因为主要是币圈用户在玩,这些持币的人握有财富,又没有太多可玩的内容,这个领域很长一段时间内会是人少钱多的状态。

葡萄君:现在也有很多人持观望态度,认为区块链+游戏只是厂商的一厢情愿,现阶段用户层面还没有这个方向的的需求,你怎么看待类似的观点?

孙剑锋:我确实同意现在的区块链技术性能,还不支持复杂的游戏逻辑计算,而且所有链上操作都费时费钱。所以现在完全无法媲美传统游戏的体验。但我接触了一些区块链应用和游戏,发现基于区块链的游戏,其实还是有一些超越传统游戏的魅力。当然我也觉得区块链技术的普及,各种基础设施的搭建,距离普及给大众玩家而言,都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葡萄君:超越传统游戏的魅力怎么讲?

孙剑锋:比如资产完全归用户所有这点。举一个《CryptoAllstars》的例子。这游戏有段时间很火,后来经历了创始人撕逼,网站被技术卖掉后又被关停。尽管网站没了,我还是能在第三方平台上还能看到不少它的成交记录。这个事儿很有意思,也真正证明了通过token来构建一个经济体系的可能。它是真正去中心化的,也让用户所处的环境更仿真、更方便获取收益,这是和传统游戏不一样的。

葡萄君:那下沉到普通用户还需要哪些条件,比如智能手机的普及让很多父辈开始玩消消乐,区块链还需要什么?

孙剑锋:除了国家政策之外,我觉得需要一些工具性的产品。比如让人们便捷地购币、持币的工具——像是手机钱包。辅助性工具能让普通用户更容易地接触到这些。

葡萄君:所以区块链+游戏的相关项目,暂时还只能是面向币圈用户的?

孙剑锋:我认为目前的主流用户应该还是持币用户。让传统游戏用户转移到区块链上游戏上是非常难的事。因为一方面需要接受数字货币、学习使用很多插件和网站,真的很麻烦。另一方面,在区块链上,还很难复制传统游戏的游戏性和游戏体验,更遑论超越。但面对已经持币的用户,做一些用户能够接受的游戏,就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事了。而且一般来说币圈用户的ARPU值也会更高一些。我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应该面对币圈用户做游戏。

“并非每个区块链游戏都有理想的交易场所”

葡萄君:区块链与游戏结合有很多种形式,为什么决定先做资产交易平台?

孙剑锋:我们对区块链游戏了解得越深入,就越发现游戏资产的交易平台是一个普适的需求。区块链应用的去中心化,代表里面的核心资产都应该是独立于游戏和应用开发者而存在的。玩家对于自己的资产有着完全的处置权,可以在第三方平台进行自由交易。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应用场景。我们看到很多的区块链游戏都在强调道具可交易性,但并非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理想的交易场所,有些团队甚至没有精力或者能力做一个交易市场,所以我们想可以做一个公用的交易场所,这样以后区块链游戏只要接入我们的交易所玩家就可以直接交易了,也省去了开发者很多的工作。

葡萄君:交易平台目标用户是哪些人?在入驻平台产品/项目的选择上会有怎样的偏好?

孙剑锋:我们是做平台的,只能是顺应行业的发展,面对所有拥有数字资产、有交易需求的用户。在入驻平台的项目上,会比较注重项目的流行性和创新性。也希望能够不断推荐一些有趣味性的项目。

葡萄君:和Gameflip、DMarket这类平台相比,你目前做的项目最大特点是面向区块链游戏,除了这点之外,二者的运作方式有什么其他的区别吗?

孙剑锋:像你说的,我们的平台是专门针对区块链数字资产的交易平台。除此之外,我们的平台还是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C2C平台。这意味着我们不存储任何用户信息,不需要账户密码,不托管任何用户资产,不抵押任何用户数字货币。这样的特点对于用户来说有几方面好处。

一是匿名性。用户只需要用浏览器的一个钱包插件就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网站本身没有任何用户名和密码信息。保证不会发生用户账户失窃的情况。

二是我们不经手用户任何资产和货币,平台本身没有任何资产存储。用户的资产是安全的。不会受到黑客攻击,也不会像一些中心化的交易所有监守自盗的情况发生。用户在我们平台上的交易是买方和卖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会出现赖账行为,也没有中间商。

葡萄君:国外有没有在做类似性质平台的,他们的产品形式、用户数据怎么样?

孙剑锋:有。我看到的数量不多。产品形态上大家都差不多,因为现在可交易的项目确实不算特别多,大家目前的DAU也都不高。我看到一个算是竞品的网站,上面交易比较多的就来自刚才提到网站被关掉的《CryptoAllstars》。

当然未来我们会做一些区别化的内容,一是本地化的区别。同样面向全球,现存的同类主要还是面向英语市场,我们会首先立足于中日韩。

二是我们计划做成带有社区属性的交易平台。未来如果交易平台能吸引到用户,一定是因为受爆款游戏的拉动,那么我们除了交易平台也提供讨论的空间,做一站式服务。

葡萄君:通证化是交易的优势,不过从传统游戏交易的角度来讲,有人说未来区块链能实现跨游戏的道具交易,但这真的会成为用户需求吗?

孙剑锋:针对某个游戏,我觉得交易的需求是有的。大部分游戏内有交易所并且会有较高的佣金抽成,而第三方可以降低甚至初始阶段不做佣金抽成。游戏资产上链之后只要遵循对应的协议,就完全受用户控制,第三方也不需要得到开发商的允许,因为都是公开的。

而跨游戏这一点,只要资产上链的游戏足够火,就会有人基于其中的资产设计新游戏。虽然现在还没看到基于以太猫(的资产)设计其他游戏的团队,但我觉得这在未来是有可能的。这就相当于是用同一套资产玩不同游戏,可以理解成跨游戏的资产交易。实际上都归属于用户,而不同游戏有不同的方式来解释这个资产。

葡萄君:目前在项目推进的过程中,都遇到过哪些困难、又是如何解决的?

孙剑锋:这个平台的最大特点是去中心化交易。最大的困难也就在于这个核心交易协议的设计和开发。

区块链、交易平台,以及区块链资产交易这些东西对我们都是全新的概念。很多事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通过对以太猫的研究,对ERC721协议和其它交易协议的研究,让我们逐渐摸索到了门道。

第二个是交易协议的设计。去中心化的交易方式,有别于资产托管方式的交易。现在的链上操作,费时又费钱。所以为了提升用户体验,我们密淘的交易协议参考了去中心化的币币交易协议,0x 和Hydro的设计思路。就是一个链下撮合,链上交易的一个混合设计方案。能够做到链上的物品和钱的转移,只需要发生在最后一步。前面的挂单,取消等等所有操作,都不需要链上操作。Hydro的设计思路,和李天放的技术引导,也让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

区块链游戏的交易所如何盈利

葡萄君:从立项开始到现在,产业环境中区块链游戏都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对平台会有怎样的影响?

孙剑锋:我们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这个项目的。当时最火的还是以太猫,能够交易的物品也很少。现在又出现了好几种新型的游戏,比较火的是《CryptoCelebrities》《 CryptoCountries》,和一些跟风和改进的游戏。国内也有一些厂商在试水区块链游戏。总的来说主要是可交易的内容更丰富了,这也是我们作为平台期待的情况。

葡萄君:上线初期产品支持少怎么办?

孙剑锋:其实也不算很少了。以太坊上可交易的项目大概有几十个了,当然初期我们只重点做了面向以太猫的部分。后续会陆续添加主页,针对重点产品也会做专区。

葡萄君: 平台预计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孙剑锋:交易平台盈利的方式有很多,最简单的可以收手续费,不过我们选择不收任何手续费。拿以太猫举例,在官方的交易平台买猫要交3.75%的手续费,但在密淘上是完全免费的。

我们之后会围绕着密淘建设一个区块链游戏社区,包括游戏攻略,论坛等等。盈利模式上我们考虑的是付费推广。因为我们这个平台想做加密领域的淘宝,会有很多各不相同的物品在挂售。怎样让自己的物品脱颖而出,被人发现将会是一个主要的问题。我们会考虑开放接口给用户付费推广自己挂售的物品。当然付费推广也涉及到和厂商合作的机会。我们会采用竞价排名的方式对拍卖的物品进行排序,新游戏也可以用类似的方式在社区内进行推广。

葡萄君:预计平台上线后经历怎样的一个周期后会开始稳定的盈利?需要怎样的外部条件?

孙剑锋:我们对于盈利这个事没有特别强的预期。因为整个领域都还是处于一个快速发展和探索的阶段。如果盈利的话,可能需要有N款像以太猫这样的爆款游戏,同时又很多的用户存在交易需求。所以我们可以说现在是“先把自己养成猪,然后坐在风口等风来的状态”。

葡萄君:除了交易平台,你觉得区块链+游戏还有哪些是比较有价值的项目?未来还会有哪些区块链相关的业务?

孙剑锋:我们考虑把密淘平台建设成为一个区块链游戏交流社区。之前我在玩以太猫的时候,就是在好几个论坛和网站里找攻略和工具。当时特别想找一个一站式的平台能够和其它玩家交流讨论。

另外物品交易最需要的是用户量。所以我们也在考虑把我们的交易协议甚至交易所本身都开源,让别人利用我们的交易协议很容易地搭建自己的交易所,利用起自己已有的流量。这样交易所联盟可以共享账本,增强交易的流动性。因为我们相信,作为一个交易平台来说,最重要的用户体验永远是能够很快把东西卖出去。

当然我们也在考虑利用游戏背景开发第一方的游戏,毕竟目前市面上的产品游戏性都比较轻,并且是非游戏背景团队开发出来的。我们相信游戏的经验以及社区内玩家的交易行为数据能够帮助我们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葡萄区块链”是游戏葡萄推出的区块链主题栏目,通过区块链主题的新闻报道与行业分析邀请您来讨论,也欢迎广大区块链游戏开发者以及关注区块链游戏的朋友加入我们的“区块链游戏葡萄交流群”。

加入方式:请添加葡萄君微信号gamegrapes或扫描下方二维码,提供名片信息(公司+姓名),之后葡萄君会拉你进群。

葡萄学院3.jpg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