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那个中国来的游戏策划|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3-19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打死那个中国来的游戏策划|葡萄语录

言论,是业界生态最原生的反映。游戏葡萄于每周末推出“葡萄语录”,蠡测业内百态,臧否各色人物,将游戏界有触感、接地气的一面反馈给诸位读者。

1、“现在发传单的都特别扎心,刚刚我就遇到一个,他推销啥忘了,就记得:‘财务自由,了解一下!’”

近来,有几位朋友跟葡萄君反馈,说从西二旗地铁站出来后,经常能遇到发放传单、推销“财务自由”的。

语录1.jpg

这事儿葡萄君也遇上过,经调查,推销员发放的传单是这样的:

语录2.jpg

语录3.jpg

看起来是在推销某种“知识付费”服务的,小卡片上写,广告主是“在行”财务自由领域评分全国第一名的行家。

一个自身没有财务自由,却靠传授别人如何财务自由赚钱的人,大概是财务自由领域的真实写照了。

葡萄吐槽

炒股赚不到钱,但是教别人炒股可以;

炒币亏得底儿掉,但是教别人炒币能翻身;

想买房没有钱,但教别人投资买房能赚到首付;

这种卖嘴皮子的人能混得开,本质上还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同时也证明了互联网时代“信息的自由流通”是一个伪命题。

互联网就像一片复杂的水系,加速了信息流通,但也使得受污染的信息肆意横流,辟谣成本的高昂连公权力望而却步,更不消说文化水平高低不一的吃瓜群众。中文互联网的信息污染尤其严重:“韩国总统被邪教操控、美国党争灭口选举主席、反兴奋剂机构包庇西方嗑药选手,着实堪称庸常生活必备的酱料,转移着一切真正与己有关的矛盾,构建‘世界水深火热,还是吃瓜要紧’的虚无主义安全感。”(阑夕)

真实而有价值的信息,始终都局限在以行业精英为核心的小圈子里,圈外的人难以窥得一二,同时圈内的人又不断地加高的壁垒(“付费”本身就是一种壁垒),使得人与人之间的智商差距越来越大,形成了有别于传播学意义的“信息鸿沟”。

大前研一曾经预言过“低智商社会”,如今它就要在互联网时代实现了。

2、“辐射只是个IP,剧情没人看的。”

跟大家分享一段最近看到的对话。

1521428415701918.jpg

1521428414220876.jpg

1521428415490185.jpg

1521428415996884.jpg

1521428415195181.jpg

1521428415270436.jpg

1521428415333563.jpg

葡萄吐槽

抄袭没什么好说的,老话题了,但葡萄君想表达一个新观点。

我们总以为抄袭是一种现象,其实它更是一种环境。对刚刚入行的新人来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容易产生一种错觉:做游戏就应该这样。

随着老一代游戏人隐退,新一代游戏人走上前台,抄袭的风气就会逐渐固定,成为行业惯例,收入取代游戏性成了衡量一款游戏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

在这样的气氛里,就难免出现上图的情境:中国的游戏从业者在西方面前,展现出无比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而这却恰恰表现了他们的无知。

真正的无知,不是不知道,而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他们会把自己当成衡量一切事物的度量衡。他们会以为,只要自己没见过的,都是假的。他们还会显摆自己仅有的那点小经验。

就像知乎上的一些低龄用户,嘲讽美国人不懂中文,也不上知乎,所以他们一定不像我们这些知乎er如此博识。

这种人在任何行业都是灾难。

刘慈欣就说,弱小和无知从来都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3、“这就是我讨厌B站的原因。”

近日,一位叫“豆芽菜黄了”的魔兽老玩家发帖讲述了自己女儿发生的故事,10岁的女儿迷恋B站UP主“科里斯”,网恋后甚至被要求进行文爱。

曾经的老玩家如今面对女儿被网友蛊惑也只有无能为力。

魔兽世界十几年了,当年奋斗在艾泽拉斯的大姑娘小伙子很多如今为人父为人母了,曾经他们面临过的“爸妈不让我玩游戏怎么办”现在变成了“我的孩子沉迷网络甚至是被人骗该怎么办”。

我们都以为经历过那段游戏黑暗时代的我们未来会成为开明的好父母。可是事情好像并不如年轻的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事情发生后,“科里斯”先是把这位母亲挂出来,引起低龄用户怒怼“魔兽母亲”。

然而随着大批魔兽玩家对“魔兽母亲”的声援,“科里斯”开始服软,声称自己患了癌症,只有2、3天可活,宣布退出B站,但视频还会照更,因为自己的“哥哥”以后会接管账户。

语录11.jpg

玩家们嘲讽,这是“全新的退圈方法”。

葡萄吐槽

你们反感的不是B站,不是二次元,而是这一届的小孩子。

根据日本社会的情况来推论,今天的日本,可能就是明天的我们。如今的00后、10后,未来有可能成长为今天日本流行的的“平成废柴”。

这种趋势其实非常正常。

70、80、90后,是经历了经济奇迹的一代人,在精神状态上更像日本的“昭和男儿”。以90后为界,新一代人成长于经济进入了中低速增长的“新常态”,生活已经足够优越,社会上升的渠道越来越窄,年轻人不求上进,人生热情全盘低下。

其实不光平成青年,新一代的废柴明显是全球化的。

据不完全统计,他们又被称为:草莓族(台湾)/千禧一代(美国)/冰壶一代(瑞士)/没没一代(西班牙)/Y一代(英国)/也许一代(德国)/佛系青年等等。

对00后的小朋友来说,90年代“男儿当自强”的热血精神失去了号召力,退化为“我已认命你随意”的佛系精神。

但“无知又自信”,却是中国“废柴”们独有的特点。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