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换来的“假一哥”,斗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8-02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3亿换来的“假一哥”,斗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代打一直以来都是游戏直播圈子里的一大乱象。此前,《英雄联盟》主播阿怡曾因直播中请人代打遭到过玩家的口诛笔伐,该事件也让这位颇具人气的千万年薪主播从此走上了下坡路。

而在今天,经常关注《王者荣耀》以及斗鱼直播平台的玩家或许也都听说了主播骚白、纯白被质疑代打的爆料。作为此次事件的主角,其中一位是平台花费2亿签约而来的大主播、曾被央视报道、被称为斗鱼王者一哥的骚白,而另一位则是骚白的好友,同时也是一周内刚刚以传言1亿元身价签约斗鱼的纯白。为什么他们这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判决书背后的游戏代打乱象

7月31日晚,一封刑事判决书迅速在玩家圈里流传。虽然这是一封有关敲诈勒索案的判决书,但涉及到了骚白、纯白两名游戏主播,以及代打人员沈某,其中沈某为被告一方。

骚白4_meitu_1.jpg

判决书指出,沈某和骚白最初在游戏中相识,骚白邀请沈某任其助手,在达成一致后,后者签订了合同,月薪1万:

2016年11月被告人沈某在网上玩游戏时认识了网名“骚白”(真实姓名蔡某2)的游戏玩家,其后双方保持联系。2017年5月,蔡某2邀约沈某来佛山市顺德区当其网络直播的助手,双方通过微信初步谈及了沈某的报酬待遇为每个月人民币1万元。2017年6月16日,沈某从温州老家来到蔡某2公司的暂住地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东乐花园的某屋内,由蔡某2的姐姐蔡某1与沈某当面签订了一份《演员经纪合同》和一份《演员保密协议》,沈某正式入职蔡某1管理的佛山市战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战神公司)。

此后,沈某一直用纯白的帐号为纯白代练,并于每天固定时间帮助骚白进行直播。但因对方未能满足自己回家看望生病的母亲的请求并未经同意删除自己的微信聊天记录,沈某与骚白产生了争执:

2017年9月1日晚上,沈某因母亲患有重病向蔡某1等人提出请假,蔡某1要求沈某删除手机中双方之间的通信及微信聊天记录和代练游戏的相关影像资料,为此双方发生争执后不欢而散。其后蔡某1通过微信向沈某支付了八月份的部分工资人民币2000元,剩余8000元未付。9月2日早上,沈某搭乘班机返回温州期间,蔡某1等人冒用沈某的微信号将其与“骚白”等人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沈某心生怨念遂产生了找蔡某1等人追讨补偿的想法。

而在沈某公布代练内幕后,骚白方又提出了“封口费”,双方最终协议30万。而与此同时,骚白方向警方报案遭到勒索,沈某最终被抓获:

沈某发现自己手机被拉黑,为迫使战神公司主动联系自己,沈某将有关“骚白”、“纯白”二人找“枪手”代练游戏的内幕消息及部分的游戏视频发布在自己的QQ空间及新浪微博上,对战神公司的游戏直播造成了一定的不良舆论影响。蔡某1丈夫吴某电话联系沈某,沈某要求战神公司向其支付人民币60万元作为其报酬补偿,后双方经讨价还价,最终将金额谈至人民币30万元,并约定交钱后沈某将所有证据删除。双方约定2017年9月12日在浙江温州南高铁站见面。9月12日中午12时许,沈某应约前往温州南高铁站时被民警当场抓获。

在最后的判决里,沈某的敲诈勒索罪也被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沈某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的方法,强行索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沈某犯敲诈勒索罪,罪名成立。被告人沈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是犯罪未遂,依法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被告人沈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最初,这封判决书并未引起大规模的传播,而在玩家和业内人士转发后,这件事很快发酵了起来。

业内人士带动事件发酵,当事一方发声

虎扑论坛上,有玩家为此发帖称“实锤骚白纯白两兄弟请人代打,这么大事都没人水一下吗?”,并配上了判决书截图。

骚白3_meitu_3.jpg

当晚,曾任《王者荣耀》AS仙阁、AG超玩会战队教练的寒夜也在第一时间发布微博,表达了不满:

骚白2.jpeg

随后,当事人之一的沈某在次日发布微博,讲述了事情经过:

骚白1.jpg

沈某的表述可以概括成几点:

1. 代打行为的确存在,并且自己是不远万里来到的线下;

2. 骚白和纯白为亲兄弟,和他们的姐姐、姐夫一起运营这家公司;

3. 骚白方擅自登陆沈某微信,删除聊天记录并修改密码;

4. 想要的30万赔偿被骚白方设局成了敲诈勒索,导致自己坐牢。

然而截至发稿时为止,作为事件另一方,最受关注的骚白和纯白还没有就此发声,上一条动态基本还停留在纯白斗鱼首秀之上。

一姐过后又是一哥?代打乱象为何频出?

如果代打的事情属实,那么骚白和之前阿怡的做法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即主播利用代打为其操作,自己负责解说和互动,而不知情的玩家则会将所有的赞美划归到主播身上。

我们先不说这从本质上是对是错,但它足以反映出,目前直播平台普遍面对的现状,即买方市场决定了主播行为。经过多年的沉淀,绝大多数玩家都喜欢关注技术一流且风格幽默的主播,而符合这种要求的主播其实凤毛麟角。

举个例子,如果风格幽默爱说骚话的主播找了代打,那么局面是否会得到一点改善呢?答案或许是肯定的。与此同时,和多达千万甚至数亿的签约身价相比,主播的欺诈成本之低也让他们更容易地做出找代打的决定,前文提到的沈某在合同中的月薪也仅有1万元。而且在多数情况下,玩家对游戏主播出镜并不存在特别强的诉求,这在无形中也帮助主播降低了欺诈产生的风险。

但是当代打成风,游戏主播发现自己再努力操作也不及某些自掏腰包请代打的主播之后,平台内的主播生态也会受到冲击,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站在用户的角度,他们对主播和平台的信任也将在一次次的代打风波中慢慢消减,这个局面将是平台最不愿看到的。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