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Adrealm团队:如何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广告投放三大难题?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8-06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专访Adrealm团队:如何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广告投放三大难题?

近日,Adrealm在上海举办发布会,除了公开同名区块链项目Adrealm之外,还发布了基于Adrealm公链研发的数字广告归因和数据分析产品Xhance。自发布日起,Xhance已经可以直接商用。

as1.jpg

Xhance通过Adrealm建立的交易平台,让App开发者和服务商进行自由的点对点交易,记录完整的交易过程,同时借助区块链的去中性化思路,以及相关的安全保护措施,让数据所有权不再由第三方掌控,而是交给开发者、广告主、用户。

在这个基础上,通过Adrealm公链的奖励机制、信誉度惩罚机制,来筛选作弊行为,保证广告投放的公平公正性。除此之外,他们还拿出了低于市场均价的商业化方案,Xhance年费只有3.6万美元,且不限制app数量、归因窗口以及安装数据量。

针对这款产品的细节设计、功能优势,Adrealm研发和产品合伙人刘攀、Adrealm全球商务拓展负责人蔡以民在发布会后接受了媒体群访,以下为内容整理。

为什么想要做Xhance这个产品?

刘攀:我们的兄弟公司(之前是一个团队)狂热网络目前排在中国出海发行商Top 30之内,在游戏的推广中也会遇到大量的问题。之所以做Xhance这个产品,也是因为游戏买量越来越贵,变现也遇到瓶颈,我们认为其症结在于市场透明度不够。当你想解决的时候会发现一个也解决不了,但今天我觉得是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as2.jpg

Adrealm研发和产品合伙人刘攀

目前Xhance覆盖了多少家广告平台?

刘攀:目前是21家。我认为头部的广告平台在三十家至五十家左右,我们目前覆盖到了大部分出海游戏关注的平台,往后还会不断去增加合作平台,只是数量的多少不是我们最关注的的事情,我们更多会把精力放在产品功能的全面性上,去做好市场。数量也很关键,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积累。

已经与你们建立合作的游戏厂商占整体的比例是多少?

刘攀:非常多,占九成左右。

他们最关注的Xhance的哪些方面?

刘攀:坦白说,最关注的就是价格。特别是对于中小的游戏开发者或者发行商来说,他们非常关心价格问题。因为市面上同类的三方数据分析平台虽然质量不错,但价格他们负担不起。所以我们在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除了保证价格低于同类产品之外,还想办法去提供更多的价值,带入一些自己在游戏业务中的思考。

蔡以民:从我们接触到的情况来看,做休闲游戏的厂商比较关注的是价格,对于中重度游戏的厂商来说,数据安全和数据泄露问题,也是他们非常看重的事情。

传统三方数据分析平台,自己的数据有可能被提供给其他游戏厂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行为。这些数据对于中重度游戏来说至关重要,如果由于数据泄露,用户被洗走,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小的损失。所以Xhance能保证他们对自己数据的控制权,甚至可以让他们自行管理、调用,这是他们很看重的另一方面。

as3.jpg

Adrealm全球商务拓展负责人蔡以民

现在已经合作的用户对你们的产品有哪些反馈?有哪些他们认为需要优化的部分?

蔡以民:目前国内已经有很多的厂商进来了,同时韩国、德国、英国、越南的开发者也对这款产品非常感兴趣,也开始参与到我们之前公布的100个天使用户的计划中。在今天发布会过后,正式的产品会在下周进行接入、去使用。

目前从我们的后台来看,他们都已经看过了我们产品的Demo,整个的核心功能诸如报表这些,他们还是非常满意的。应该说可以满足到他们日常的归因和数据分析的需求和纬度。至于说更多的额外功能,开发团队也在不停地更新我们的产品,会根据从市场收到的反馈,来排布优先级,把更多的功能加入进去,来满足到各位开发者的需求。

刘攀:我们从4月份开始写第一行代码,到现在已经可以上线,原因是我们自己做发行做了好几年,对这个系统从业务层面来说已经非常成熟了。在两三年以前,我们做的是App 工具,在数据归因上我们已经做了几年的准备,从今年4月份开始到现在所做的,就是把它和区块链技术结合好。截至目前来说,大家是在接入和试用的阶段,还没有到对产品有提升性的反馈阶段。

有一点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在做的时候,也考虑了目前市面上成熟的归因和分析机制,比如ROI分析、留存分析等,但我们的底层逻辑与传统的机制完全不同,就是因为区块链技术导入以后,广告主完全不需要把数据存在我们这里,就能实现归因和分析,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别。

换句话说,这套产品的底层是不是区块链,对广告主来说并不重要,它一样与传统归因分析工具一样好用。而且找任何一个工程师从代码上看这些产品,就会发现我们没有碰广告主的任何数据。这件事情说起来轻松,但是实现起来非常困难,同时也非常有意义。

具体来说怎么保证数据安全?

刘攀:我们有一个基础的逻辑,是所有数据的归属权归用户所有。所以运算权和安全性都是有技术保障的,想要实现分析运算,就必须按照这个逻辑和接口来运作,只要在这套机制的保证下,数据就不会拿到第三方去做分析,而是在第一方处理,在广告主可控的范围内处理。这个分析的结果也不会泄漏出去,所以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都是没办法把数据拿走的。

假量要怎么去规避?

蔡以民:基于区块链的技术,用户的数据在传输上去以后,是不可能去篡改的,这就保证了数据的真实性,当回过头去追溯这个数据的时候,它作假的事实也就是可以鉴别出来的,广告平台和广告主双方来说,互相之间都可以去验证每个数据背后的操作逻辑,来判断是否存在假量。

刘攀:事实上,假量是不可能用区块链技术直接解决的,区块链只能做到溯源,如果源头是假的,那么不可篡改也代表不了什么,但正因为不可篡改,作假的事实会摆在那里。所以我们的主要的目标是怎么去识别这个假量,这个问题不是由Xhance来处理,而是由Adrealm来做,去建立一个机制,让反假量工作变得更好做。

尽管无法阻止作弊行为,但是Adrealm提供了数据的存证和监控的可能性,以后他们无法否认作弊的事实。比如通过公链的信誉机制,可以让有假量行为的一方收到惩罚,比如信誉分低,拥有作假历史等,这样在下一次合作中,他自然会在其他用户心中降低权重,这样就能对假量做一定的预防。

as4.jpg

如何保证数据既精准又全面,来满足不同体量的厂商诉求?

蔡以民:我们会对应不同的游戏和它的种子用户做标签划分,今后也会对种子用户信息做评价,通过投放信息来累计标签与游戏之间的效果评价,让投放效果可以被量化,从而更有效的使用这些不同的标签和种子用户。

大厂更关注的是数据全面性,我们在分析维度上与市面上的同类产品并无差异。除此之外广告主还可以自己打点,收集不同节点的数据信息,来做自己的分析,这样就不用受限于固定的SDK和分析模式。所以从全面性上来说,广告主可以收集到的信息更多,分析的维度也可以更多。

刘攀:除此之外我们还会搭建一个平台。其实目前Xhance只是初步的产品形态,我们做链的时间很短,但归因做了三年,我们计划将Xhance本身的归因逻辑和分析逻辑做成可插拔的形式,让Xhance自身组件化。这样一来,今后不管是广告主,还是其他第三方,都可以将自己的逻辑放上来,做定制化的归因分析。

让广告主自己定义数据分析方式,具体来说有哪些特点?

刘攀:以往来说,一个平台提供的分析方式是固定的,这种分析方式是在很大程度上满足需求的。但是有一些更个性化的需求时,他们不会为客户做特别多的定制和改动。在这种情况下,你的个性化需求就难以得到满足,只能寄希望于他们不断地完善它的产品。

如果分析逻辑变成可插拔的,那么在我们的链上,就可以进行不同逻辑的分析。而当不同的分析服务商进入平台之后,还能不断完善整个数据分析的逻辑和方式,在我看来,我们提供的是一种可能性,让数据分析不局限于我们提供的逻辑。

数据共享对广告主来说有什么帮助?

蔡以民:我们支持分享的,实际上是种子用户的数据,这些数据经过了脱敏、加密、再储存,当别人拿到的时候,只是一段代码。他们输入代码之后,就会得到相应的扩散投放效果,所以整个过程不会泄露种子用户的实际信息,只是共享了机制。

在我看来“数据联盟”所针对的群体主要是中小的开发者,因为他们和大型的开发厂商相比,本身掌握的数据量不是很大,投放过程中他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购买、识别优质的广告投放策略。如果他愿意把自己的一部分数据分享出来,他就可以获得整个“数据联盟”的数据使用权,大家在联盟里面形成一个库,这个库越滚越大到达一定程度后,就具备与大厂抗衡的能力。

你们怎么去规划Xhance未来的发展方向?

蔡以民:我们之前一直在游戏领域工作,可以看到广告投放与广告变现是很大的市场,基于过去的积累,我们实际上已经引入了相关的业务,乃至合作伙伴,甚至覆盖到了大量的用户。所以Xhance是我们从广告端切入市场的一个策略,再加上Xhance接下来的开放策略,其实可以引入更多关于买量、反作弊、自定义归因分析的机制。

可以说从买量到变现,到当中的各个服务,我们整个生态已经出具雏形了,这样一个数据流的闭环之中,我们还有ROI,LTV的这些服务来支撑。通过一体化的内容和服务,就能够让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到这个生态中,这也是我们希望实现的发展方向。

刘攀:目前我们还处于构建生态的初期,我们自己会做很多服务商的工作。比如广告业务是一块非常大的市场,有很多服务商将功能点切出,来做针对性的服务,在生态早期,可能这些角色还不多,所以我们会自己来做。而到了后期,我们的这些服务商都会退出,让整个生态更符合自然规律地发展下去。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