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动视不会举报EA?R星不会举报育碧?”丨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8-20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为什么动视不会举报EA?R星不会举报育碧?”丨葡萄语录

言论,是业界生态最原生的反映。游戏葡萄于每周末推出“葡萄语录”,蠡测业内百态,臧否各色人物,将互联网有触感、接地气的一面呈现给诸位读者。

1、“如果写代码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那陈本锋可以在这些嘲笑他的人群中杀个七进七出。人家做的事情,大多数人一生都做不到。”

8月15日,一则《自主研发国产浏览器内核,红芯宣布获2.5亿C轮融资》的资讯出现在网上,声称该浏览器“打破美国垄断”,系“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红芯”创始人陈本峰在官方介绍上还写着“专注浏览器内核技术超 10 年”。

随后,有网友把红芯浏览器的 exe 文件多次解压,发现了广为人知的Chrome浏览器。

“红芯”被扒皮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轩然大波,同时引发质疑的还有“红芯”联合创始人高婧自称的哈佛大学学历,被起底只是在2011年去哈佛交流了一年而已。

语录1.jpg

学历遭到质疑后,高婧的自我介绍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至于CEO陈本峰,自称2000年加入科大讯飞初创团队。但科大讯飞回应称,陈本峰非初创团队成员,只是本科期间曾在讯飞实习。

语录2.jpg

就是这样一家从创始人经历到浏览器产品都疑似在造假的公司,仍能拿到2.5亿元的融资,并被打上“民族品牌”的标签,光鲜亮丽地成了中国企业在自主创新方面的代表。

甚至在被媒体曝光之后,陈本峰依然很有底气地反击造假质疑,称“如果我们没了,中国就少了一家浏览器公司”。

语录3.jpg

2006年,举国闻名的“汉芯”造假事件被媒体揭露,当事人被解除职务,课题经费被追缴。谁能料想,12年后魔高一丈,造假者比当年更有自信,地位已经稳固到根本不care社会舆论怎么说了。

葡萄吐槽

鉴于当年的“汉芯”事件不了了之,葡萄君对“红芯”事件的结果也不抱希望,多说无益。

我只想聊聊可以谈论的事。

在“红芯”事件的舆论反应中,我看到了这样一则评论,被很多人点赞:

“陈本峰是技术大牛……如果写代码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那陈本锋可以在这些嘲笑他的人群中杀个七进七出。人家做的事情,大多数人一生都做不到……吊丝之所以是吊丝,因为他们笑别人时从没想过别人远胜于他,所以永远不会进步。”

这段话的大意是,人家造假说明人家牛X,你行你上啊!

这是非常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这种人非常推崇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认可“成王败寇”、“我强我有理,你弱你去死”的思想。

葡萄君身边有不少持这种想法的人,比如针对最近被热议的“生育基金”,他们就会说“生不起活该”、“你穷你怪谁”,丝毫意识不到,这一话题的本质是维护公民与生俱来的权利。

据我总结,这种人通常人文素养比较差,脑子里只有二元思维,对事物的认识只有“黑”和“白”两种解释,无法接受对问题的多元化解释。如果有人试图告诉他们某个问题是复杂的,他们的内心就会抗拒,认为你的观点侵犯了他的尊严。

而事实证明,越是这样想的人,越是社会的底层,以撂狠话来掩饰自己的弱小,正应了鲁迅那句话:“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2、“明星也搞避讳这套?僭越了啊……”

这是发生在二次元圈里的事。

某画师在作品中画了一个坏角色叫“万坤”,漫画粉丝们在聊天时使用“坤坤”来称呼这一角色。

谁料,此举招来大批“蔡X坤”和“PG万”的粉丝攻击,前者认为“坤坤”是蔡X坤专属的昵称,不能被一个反派角色使用,后者则认为作者使用“万”是在影射“李X璐事件”。

语录4.jpg

语录5.jpg

事后,作者找出了一年前与编辑讨论为角色取名时的聊天记录,声称自己当时仅仅是想用“比较有年代感”的字,并没有想到蔡X坤。

漫画粉丝们也表示一年前蔡X坤还未大火,连蔡X坤粉丝都不知道他,漫画作者又怎么会去“蹭热度”。

但粉丝们仍旧不依不饶,画师最后还是道歉了。

葡萄吐槽

“红芯”都有脑残粉,明星有一批脑残粉也没什么奇怪的。

葡萄君只是觉得不忿,既然没有做错,何以要道歉呢?

对无理的事情道歉,就相当于把道歉的底线后退了一步,往后遇到同样的事件,葡萄君是不是也要道歉呢

这就好比一伙流氓闯进村庄,要求每家贡献出一名小姑娘。如果大家团结起来把他们击退,倒也不会怎么样,偏就有那不识相的,乖乖把女儿交出去了,引得一批软骨头纷纷倒戈,想挺直腰杆的人反倒被孤立了起来,何苦呢?

3、“可能的确不是你们举报的,但这幸灾乐祸的嘴脸也太难看了”

本周业内最大的新闻,就是《怪物猎人·世界》下架事件。

截至目前,此事内情仍不得而知,或许终究也不可能为人所知,但此事引发的后续风波却值得关注。

《怪猎》下架之后,很快朋友圈迎来了一波刷屏,“十万+”一方面为腾讯感到惋惜——这倒是没什么错——同时又暗示业内TOP 2的企业是始作俑者。

在“十万+”的暗示下,业内的CEO,甚至很资深的媒体人也发声了,矛头一致指向同业互害,显然已默认腾讯是被“某公司”举报的。

鉴于都是业内前辈,葡萄君就不截图展示了。

终于,顶着“莫须有”的罪名,丁磊对外发声,表示举报“不是网易游戏的行为”,对黑公关借题发挥“绝不姑息,一定会追究到底”。

语录6.jpg

但丁磊的发声哪有“十万+”传播得远呢?品牌伤害已经形成,先入为主的玩家可不买这个帐。

语录7.jpg

葡萄吐槽

葡萄君是新闻专业出身,自课堂和实习都被叮嘱一句“新闻守则”,即:

“所有的报道,核心事实必须经过三个独立的信源核实,并保留证据。”

“十万+”的这一段风波显示,不仅游戏行业内的媒体缺乏必要的新闻素养,连平时宠辱不惊的大佬们也极易被渲染焦虑的文章煽动。

这说明,这个行业内部缺乏必要的互信,个个都是单兵作战,遇到暗箭飞来,第一反应不是举盾挡在暗箭的来处,而是先对准身边的同行。

游戏行业虽然年年开会,但并没有形成“行业共同体”。每有大难临头,必是TOP 2两个在前面给所有人挡箭。一旦听说两家似乎闹起了矛盾,大家心里就恐慌不已。

真是没有出息。

语录8.gif

4、“真诚许愿自己这辈子都别和这种神经病有交集。”

在之前的语录中,葡萄君批评了那些在豆瓣评论与B站弹幕中用 “三观正不正” 来评论作品的 “三观党”,但最近听说,有些同人文作者已经捋起袖子自己写小说跟原作掐架 “以正其三观” 了。

比如我们熟知的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当年中国有幸引进了无删减版,杰克和露丝的爱情感人至深。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对恋人的评价开始变味,同情露丝未婚夫卡尔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出现了以卡尔为主角的同人文。

据vice中国的报道,目前晋江《泰坦尼克号》同人文积分第一名叫《泰坦尼克之回归正途》,它和其他《泰坦尼克号》同人文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男主一般都是 Karl,而 Rose 和 Jack 会双双生还,但极端情况下燃烧的爱情回归到现实的柴米油盐后反而无法继续,总之,你!没!有!好!下!场!

语录9.jpg

语录10.jpg

这些同人文作者愤怒的是,露丝何以敢违背婚约?何以敢和一个穷小子恋爱?何以无视卡尔花了那么多钱买的海洋之心?影片何以敢歌颂出轨?

不仅仅是《泰坦尼克号》,连《红楼梦》也被人改编。

同人文作者们认为贾宝玉滥情,和众多丫鬟纠缠不清,没有男子气概,也没有出息,不能给林黛玉幸福。很多同人文把林黛玉需配给了北静王——他们心目中的理想配偶。

甚至还有把林黛玉许配给伏地魔的。

语录11.jpg

葡萄吐槽

葡萄君理解为何网文圈反对经典作品如此愤怒。

网文之所以能盛行,就因为它们都是“爽文”,绝大多数都在极力的迎合低龄读者的价值观、好恶感,为其提供“龙傲天”式的处世快感。

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读者们误以为“文学”本就该是为快感服务的,难以想象会有《泰坦尼克号》、《新月格格》、《包法利夫人》这样的作品违逆读者的好恶,专门写“小三”和“荡妇”的爱情。

于是他们发出了呐喊:

“我不接受他们在一起!”

在西方,爱情和婚姻是个人的私事,人人都知道不要干涉别人的私事:don't judge!

但在中国,爱情和婚姻从来都不是一件私事,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评判别人,去逼迫别人按照自己的价值观生活。

网文的读者们年纪虽小,传统价值观却学得挺好。咋不去看朱熹呢?

这样的网文,说到底就是作者借着名著的壳,自我意淫的结果,把文学当作自慰棒。

但同时,它也证明一部分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对经典著作的认读能力,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福楼拜写的不是荡妇,而是女人的命运;曹雪芹写的不是宅男,而是一个家族的兴衰;琼瑶写的不是小三,而是反叛。

某些同人文作者缺乏一定的审美水平或者思想浅薄,照他们的想法“转”出来的世界同样反映了他们的幼稚和浅薄罢了。

葡萄君同意一位文学爱好者所言:“真诚许愿自己这辈子都别和这种神经病有交集。”

语录12.gif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