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砍预算还要开发更多游戏?动视正在对暴雪施加前所未有的影响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12-26
深度

[ 编译自 Kotaku ]

裁员、砍预算还要开发更多游戏?动视正在对暴雪施加前所未有的影响

译/安德鲁&阿景

暴雪正在采取各种措施试图削减开支,预计2019年会是支出受限的一年。

削减措施已经或多或少地传了出来,包括部分员工“买断”、扩大财务部门、限制非开发团队预算等等。

01.png

直到最近,暴雪削减开支的举措才被报道出来,但事实上暴雪今年一整年都在推进这些措施。比如暴雪有一个项目,叫做Career Crossroads(“职业十字路口”),这个项目是为自愿“买断”离职的员工设计的,以便他们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地离开公司。最开始,这个项目是为客服部门的老员工准备的,只有工作5年以上的员工才有资格参与这个项目,但一个熟悉该项目运作的人说,今年项目适用范围扩大到了QA和IT部门,“买断”要求的工作年限也有所降低,这样一来,适用这个项目的员工就增加了不少。(Kotaku原作者注:原本Career Crossroads是提供给QA部门的,后来才开放给客服部门,最初版本的文章中有谬误。)

一位暴雪前员工表示:“过去一年里,暴雪一直在想办法削减开支,同时又尽量不给外界留下消极印象。

对此,暴雪回避了其他问题,只就Career Crossroads项目发布了一份声明:

Career Crossroads是长期存在的项目,我们将它提供给那些有资历并且自愿离开暴雪的员工,让他们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寻找下一份工作。我们没有强制任何人参与这个项目,但是我们希望尽可能为那些参与的员工提供帮助。这个项目已经实施很多年了,最初是为客服团队设计的,最近我们又把适用范围扩大到其他部门。因为从过去的实践经历来看,那些想换工作或是回学校深造的员工对此有积极的评价。尽管在我们扩大范围后仅有不到10人选择了“买断”,但这个项目能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帮助我们尽可能给予团队其他员工发展机会。

但与此同时,暴雪也在积极扩张游戏开发团队,以求继续开发旗下IP的新作,比如《暗黑破坏神》和《守望先锋》的新游戏。削减开支在未来几年会造成什么后果,现在还很难说。但高层的态度是很明显的,那就是发售更多游戏,这样最后受益可能还是暴雪玩家。不过正如一些暴雪现任或前任员工所说,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公司文化上的转变会对暴雪、暴雪的游戏造成什么影响?要知道,暴雪通常被划分在“工作环境最好的游戏公司”这一类里。

02.png

上个月我们发布了一篇调查报道《暗黑破坏神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其中提到,暴雪员工被告知要在减少支出的前提下产出更多游戏。原因有很多,如暴雪推出新游戏的节奏不够稳定、动视暴雪今年整体的收入状况不佳,以及动视对暴雪的影响正在逐渐加深(暴雪与动视原本各自独立,但2008年与动视合并后,由动视的首席执行官Bobby Kotick统管全局)。今年,动视加强了对暴雪的影响,这体现在在很多方面,有些是显性的,也有一些是隐性的。

今年11月我们采访了11位现暴雪现任和前任员工。在那之后,我们从更多暴雪员工那里听说了公司为削减开支采取的措施,以及各种措施实行中暴雪发生了什么。前文所述的Career Crossroads项目即为其中之一。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在某次权力交接之后,财务部门话语权提高了,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

“通常情况下,财务部门是暴雪内部一个近乎隐形的功能部门,没有话语权。”一位最近离职的暴雪老员工表示(他本人要求匿名,因为他们不被允许向媒体透露内情),“但最近他们突然就出现在会议上了。

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也提到:“(暴雪的)很多决策都开始受到商务部门、市场营销和财务部门的影响。现在开发团队与市场团队之间已经有了切实存在的矛盾…公司战略性的决策也受到财务部门的驱动。”

他还提到,这些决策变化可能是宏观上的,比如“我们在新项目里应该使用哪种技术”;也有可能是极其微小的细节,比如“今年暴雪嘉年华的纪念礼包该花花多少钱”。这是公司文化的重大转变,由Armin Zerza这样的高管主导(Armin Zerza是暴雪前CFO,2017年底出任暴雪COO),他为暴雪带来很多商业运作方向的员工,这些人主要来自动视或是麦肯锡这样的咨询公司,相比长期在暴雪任职的员工、有游戏研发背景的人,那些有商业背景的人获得了更高的优先级。

今年早些时候,新任暴雪首席财务官Amrita Ahuja(也来自动视)曾再一次全体大会上告诉员工,接下来要开始缩紧财务支出了。从暴雪员工透露的信息来看,今年这一决定影响到了暴雪的很多部门。一位来自非开发部门的员工表示:“Amirita说的缩减成本是一件长期的事,我们被要求按月削减开支。”

03.png

迄今为止,削减开支的动作主要针对非游戏部门,当然也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外。上周,暴雪宣布公司打算减少《风暴英雄》开发组的员工,并取消这款游戏的电竞项目。对于直接受影响到的《风暴英雄》项目组成员来说,这可能是意料之外的。但是对于暴雪游戏来说,《风暴英雄》带来的经济收益确实相比其他几款大作确实是最少的。

此外,Eurogamer还报道称,在爱尔兰科克市暴雪分部的客服部门,近日有超过100名员工买断离职。而在暴雪员工当中,明年要裁员的谣言也流传开来。现在看来,游戏开发团队是安全的,毕竟高层还是希望开发更多游戏。但是其他部门的员工则有些担忧,他们不知道2019年是否会发生变故。

纵观十多年来动视和暴雪的关系不难发现,这两家公司的业务模式其实很不一样。在Bobby Kotick的领导下,动视通过每年发售的游戏获得了成功,其中包括《使命召唤》系列,当然还有最近新推出的《Skylanders》。同时,暴雪也在联合创始人、前任CEO Mike Morhaime的带领下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即一边尽可维持既有游戏的运营周期来获得长期利润,一边在公司觉得合适的时机发布新游戏。在这两种模式下,暴雪曾经有多年未曾发布全新的游戏,动视则是自从2004年以来每年必出一部《使命召唤》。

现在Mike Morhaime已经卸任暴雪CEO,动视也开始对暴雪施加更多影响。在这些新变化下,暴雪原有的“游戏即服务”模式和“时机成熟再发售游戏”的传统能够被保留下来吗?这个问题或许要在几年后才能看到答案,但是不少暴雪员工和玩家都对这个问题十分忧虑,因为一些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的变化起初可能非常微小,有时候甚至不容易察觉到。

“暴雪是个很特别的公司。”一位暴雪前员工说,“很多人都在担心暴雪的未来——如果动视模式对暴雪的影响继续深入,未来的暴雪会变成什么样?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