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欠薪,裁员……2019年,游戏直播平台的下半场该怎么走?

来自 游戏葡萄 2019-01-05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缺钱,欠薪,裁员……2019年,游戏直播平台的下半场该怎么走?

1月5日晚,虎牙直播、斗鱼直播和触手直播分别在广州、上海和杭州举办了自己的2018年度颁奖盛典。

谁都能从中嗅出一丝火药味。在杭州的葡萄君问触手CMO杨淑玉,这个日子是不是各家心照不宣选择之后的结果,杨淑玉谦虚地夸了夸几位同行。听葡萄君吐槽这个回答太官方,她又轻轻补了一句:“正面刚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01.jpg

触手可能还有“正面刚一下”的底气——据比达咨询的数据,2018年Q2触手APP的MAU在1041.6万左右,在游戏直播平台中仅次于2000万左右的虎牙和斗鱼。但对于整个直播行业来说,2018年其实不太好过。

在过去的1年里,多家直播平台曾被曝欠薪裁员,有的平台被曝寻找买家,有的平台被传要放弃游戏直播业务。行业缺钱似乎已成常态,有几名头部主播也被封杀。

在触手的年终盛典上,杨淑玉和葡萄君聊了聊触手的业务规划,以及她对行业现状的认知。总结起来,在游戏直播平台的下半场,几个头部平台都将进入内容和海外领域的正面比拼,硬实力会是最重要的竞争要素,这个行业已经没有捷径。

内容

正如熊猫直播副总裁庄明浩此前所说,“整个大互联网的竞争,已经从用户的竞争过渡到了用户时间的竞争”。快手、B站、字节跳动(头条)都在入局。在这种竞争格局下,如何弥补平台内容的短板,保持差异化内容的竞争成了关键。

一方面,直播平台试图在泛娱乐上下更多功夫,把他们的头部主播发展成艺人。例如触手的《王者荣耀》主播剑仙就曾登上综艺节目《火星情报局》,还曾推出单曲《玻璃眼睛》,后者在网易云音乐获得了超过1万条评论。杨淑玉称,他们还将与资方爱奇艺合作,为主播提供更多的综艺资源和流量入口。

02.jpg

这种造星的手段已经获得了初步成效。在盛典现场,在触手公布年度男神、女神主播“mds丶剑仙”与“小魔王皮皮椒”,以及“mds丶剑仙”,蓝烟和若月等十佳主播的时候,屏幕上一出现对应的人物,我身后的观众们就发出非常夸张的欢呼,且大部分都是女生。甚至有前排的观众半开玩笑地喊了一句:“别叫了!”

03.jpg

另一方面,直播平台也在更深入地布局电竞——这是新晋直播产品难以迅速追平的专业领域。他们会争取关键赛事的转播权,开展平台专属的电竞活动,签约选手、接受和战队,以此吸引流量,保持用户的忠诚。

例如触手就举办了奖金过百万的CSSL联赛,并仅在《王者荣耀》领域就签约了RNG.M、XQ、QGhappy、Hero久竞四支KPL战队。杨淑玉称,战队成员所对应的明星效应和粉丝经济对直播平台价值更高,相较周期性的比赛转播,他们的直播也能为平台供应更稳定持续的内容。

顺带一提,在娱乐和电竞内容之外,触手也在探索对战小游戏、娱乐户外直播等新的内容形态。不过这些相对创新的方面还在探索阶段。

海外

而在国内竞争日趋白热化,用户时间的争夺愈发艰难的基础上,海外市场成了直播平台们的下一个竞争点。

盘点起来,触手上线了Game.ly;斗鱼投资了nonolive,自己也上线了Doyo;虎牙上线了Nimo TV;YY旗下的BIGO LIVE上线了游戏直播产品Cube TV;猎豹旗下的LiveMe推出了手游与电竞直播产品Fluxr……这些产品大多瞄准了人口红利依旧,且对电竞越来越感兴趣的东南亚。

印度尼西亚成了许多产品的头号选择,也给了它们回报。这个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极其热爱电竞和MOBA手游,它的首都雅加达也是首届加入电竞项目亚运会的举办地。在触手盛典上,触手COO李强称,他们在印尼的游戏直播平台Game.ly的主播量已经超过15万,日活主播量也超过了1万。杨淑玉则告诉葡萄君,Game.ly的MAU已经超过了100万,暂时做到了印尼No.1的位置。

04.jpg

触手COO李强

不过海外市场并不好做。像猎豹有海外拓展的经验,触手COO李强也有拓展墨西哥、德国等海外市场的经验,这种经验在直播平台中相对难得。同时海外资源可能也会成为抢占用户的胜负手,例如杨淑玉称,近期触手CEO曹建根正在和资方谷歌接触,看看能不能引入Youtube、Google Play等平台的用户资源。

另外,拓展东南亚等下沉海外市场可以迅速取得用户,但也要付出可怕的成本。杨淑玉称,海外地区的带宽成本比国内高很多,市场规模越大,亏损程度就越高。在跑马圈地,抓住人口红利之后,直播平台还需要等待市场与用户习惯的成熟。

开源和节流

最后,开源和节流可能会成为直播平台在2019年的重点。

2017年,某家头部直播平台收入的95%都由直播打赏构成,但在用户量很难大幅度跃升的基础上,直播平台需要追求更完善的收入结构,例如尝试包括广告在内的,更多的to B业务。

杨淑玉称,今年触手的礼物和广告收入比例大概在7:3。他们在主页开放了硬广和信息量广告,并会和主播五五分成品牌广告的收入。另外主播在娱乐内容上的收入也会与他们五五分成,这有点儿像经纪公司的收入逻辑。

节流则更好理解。在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下,资本的态度愈发冷静。如今各大平台间大主播跳槽的现象越来越少,这可能因为没有平台愿意承受巨大的挖人和违约成本。杨淑玉也表示,触手从来不烧钱竞争,且在游戏新品减少,海外投入增加的同时,他们在开销上依旧相对保守,努力实现了收支平衡。

结语

综上所述,2019年,主播培养、用户运营、内容制作、市场营销、商务拓展、资金资源等硬实力的碰撞或将成为竞争的关键,挖角、公关战等行为的可行性和意义会越来越小,而内容和海外领域将成为竞争的重点。

在风口逝去,资本遇冷的市场环境中,关键业务能力和现金流状况可能会是直播平台最需要关注的事情。正如杨淑玉所说:“今年整个互联网行业都不太好过,不可能所有人都能生存,不是说谁被谁打败,而是总有人自己活不下去。”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