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拉联合十余家企业成立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欲促进内容创作爆发

来自 游戏葡萄 2019-01-08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克拉克拉联合十余家企业成立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欲促进内容创作爆发

日前,克拉克拉(KilaKila,原红豆Live)在北京举办畅谈会,会间透露包括微博、克拉克拉、奇光影业、HIDII嗨的、超次元等上十家企业联合发起成立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预计投入价值1亿资源,通过一系列扶植计划,发掘行业优秀人才和优质项目,打通产业链,促进虚拟偶像内容的爆发。

虚拟偶像发展基金将投入价值1亿的资源,汇集业内顶尖的AI技术,协同直播、社交平台,打通千万级流量池和亿级曝光资源,扶持超过1000个优质内容IP。虚拟偶像发展基金将着眼于虚拟行业各方优势,推动彼此协作,降低成本,扩大规模效应。

虚拟偶像已成为年轻潮流

虚拟偶像近年来凭借VTuber的热潮火爆全球市场,其中绊爱是VTuber的代表,她凭借蠢萌的人设和犀利的吐槽风格收获了众多粉丝的喜爱。截止 2018 年 5 月 12 日 YouTube 上投稿单个作品最高播放已达 320 万,粉丝数超 180 万。由于视频开放给网民自由添加字幕,常见多达 10 余种语言的字幕,Bilibili 上也有字幕组为绊爱翻译节目。

Cyber-Agent数据显示:2017年12月虚拟偶像Top50频道登陆人数为162万人,而在18年6月这一数字翻了5倍达到825万人,全部的虚拟偶像频道关注人数合计已经达到1089万人,且仍处在快速增长的阶段。与频道关注数推移的趋势一样,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6月虚拟偶像的视频播放量激增,从2017年12月2亿4900万次,到2018年6月达到了6亿4000万次。全体虚拟偶像总播放量为6亿9000万次。

从2017年开始,国外涌现了新的虚拟偶像形式,虚拟主播、虚拟网红、韩国捏脸软件。从最初的初音未来式歌姬偶像,到2018上半年走红的虚拟主播绊爱,以及最近进入中国走红的韩国捏脸社交app(ZEPETO),虚拟偶像到普适化的虚拟形象等内容越来越多样化。与此同时,国内虚拟偶像市场也开始逐渐壮大,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超过30家虚拟偶像组合在国内涌现。

目前来看,国内涉足虚拟偶像的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受到初音未来影响延伸出的歌姬式虚拟偶像,包括洛天依、东方栀子、荷兹、And2girls安菟女团等。

其中洛天依算得上最成功的代表,这位由上海禾念公司运营的虚拟歌姬不仅举办过自己的演唱会,代言了肯德基、百雀羚等知名品牌,更是多次登上湖南、江苏卫视的舞台,与三次元歌手一起表演节目。2017年6月,洛天依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场线下演唱会,这场演唱会首批500张SVIP的内场票创造了3分钟内售罄的成绩。

第二种是从固有IP中分化出以特定角色为代表的虚拟偶像。比如《狐妖小红娘》的女主角涂山苏苏、《秦时明月》中的高月公主、国漫《灵契》的主人公杨敬华和端木熙、《阴阳师》中的人气式神“大天狗”、《妖怪名单》的苏九儿、《神武3》的小昕、《天涯明月刀》的移花少女、《王者荣耀》的貂蝉和公孙离等。IP本身的热度也使得这些角色在宣传曝光上更有优势。

第三种是依托于短视频、直播等平台诞生的虚拟偶像。比如抖音上拥有数百万粉丝的默默酱,通过搞笑内容、「学猫叫」等有趣的视频产出,成功塑造出了受粉丝欢迎的一个具有人格属性的小女孩。此外,《QQ飞车手游》虚拟角色中的“小橘子”推出了《小橘子玩转英伦范》系列Vlog;虚拟偶像MCN奇光影业也推出了虚拟主播石榴籽。

从国内外的趋势来看,虚拟偶像已越来越快的速度抢占着年轻人娱乐消费的比重,尤其深入影响着Z世代为代表的喜欢差异化、趣味性内容的年轻人。

克拉克拉的虚拟偶像布局

克拉克拉是一家面向18-25岁年轻用户的互动兴趣社区。从红豆Live升级而来的克拉克拉,自2016年9月上线以来,凭借其独有的技术积累和社区氛围,获取了大批的知名声优、唱见、Coser等用户和其粉丝爱好者。2017年5月,平台调整为兴趣直播互动,并陆续上线IP联动、声优活动、AVG小游戏、虚拟直播等内容。目前,克拉克拉月活用户已经突破1000万。

由于克拉克拉早期以语音直播切入市场,于是能看到播主不露脸直播的诉求非常明显,而虚拟偶像的架空形象,恰好能衔接这部分直播用户的诉求,同时借助虚拟形象丰富的直播观看效果,于是克拉克拉顺应用户诉求开始扩展虚拟直播业务。

2018年10月23号,克拉克拉举办两周年虚拟偶像战略发布会,宣布正式布局虚拟偶像业务,上线虚拟直播功能,开放虚拟形象定制服务,打造国内第一家虚拟偶像互动平台。同时,他们也开始积累自己在虚拟直播上的核心竞争力,实现了三个技术突破。

2.jpg

第一、自研表情驱动算法,解决了如何应用单目摄像头获取到的2D人脸特征,驱动3D画部表情的技术难题。扩充了虚拟偶像直播的使用范围,普通手机也可以接近iPhoneX的3D面部表情捕捉的效果,并且深入优化了模型表情的表现力。

第二、在原生3D引擎技术得到突破。从底层开始,打造虚拟偶像直播互动技术架构。平滑继承了已有的直播间互动功能,缩减了研发成本的同时,保障了音视频基础体验,加速优化用户体验进程。

第三、与技术合作伙伴联手制定并推行3D模型需求标准化,与数家顶尖美术设计机构联手,为用户提供标准化的虚拟形象定制服务。

这些技术将对虚拟偶像基金会联盟成员开放,实现共享,以此降低内容产出成本。此外,虚拟偶像基金会协同克拉克拉、创幻科技等十数家公司厂商联合发起建立虚拟偶像标准OpenVIM (Open Virtual Idol Modeling),统一3D虚拟偶像的模型标准,并将标准推向全国虚拟偶像行业应用。这个标准制定了虚拟偶像从原画设计,到3D建模、动画绑定,表情驱动各个阶段的制作规范,提升了模型的通用性,从而提高虚拟偶像模型制作效率,降低技术成本。

2018年11月,克拉克拉上线手机虚拟直播互动功能,并提供虚拟形象定制服务,让用户只需要一台手机即可完成虚拟直播。目前,玩家可以直接用PC端和手机进行虚拟直播,以及使用克拉克拉提供的虚拟形象定制服务。还可以自带虚拟模型导入,无缝链接直播间。接下来,克拉克拉还会推出捏脸功能,更进一步满足用户自定义需求和个性化的形象展示。

在过去的两三个月中,除了做好技术上的铺垫,克拉克拉还邀请到了第一批虚拟偶像内容的入驻。目前,神秘电竞美少女“石榴籽“、全网坐拥超600万粉丝的人气虚拟偶像默默酱、人气唱见葛雨晴、星座大V陶白白、星座大V凯蒂阿、声优吴磊、声优图特哈蒙、CV晓水等数十位主播陆续带着自己的虚拟形象入驻到克拉克拉进行直播,与社区用户进行虚拟互动,吸引到了数百万用户观看。

据透露,他们还与奇光影业达成合作,将在克拉克拉平台推出十位在ACG圈中集聚人气的二次元人物,未来将有超过50位虚拟偶像陆续入驻,其中不乏知名IP。同时,克拉克拉联合HIDII嗨的、超次元成立了首个虚拟偶像直播公会“超嗨公会“,从专业的内容创作入手打造自有IP,依托于克拉克拉平台进行品牌传播推广,首批推出包括“雀小河”、“唐棠”、“郎溪”在内的10位虚拟偶像,将涉足包括直播、音乐、动漫多个领域。

可以看到,从融资1.2亿到投资1亿资源成立发展基金,克拉克拉试图将目前尚不完善的虚拟偶像内容生产产业链衔接起来,而再从技术门槛降低和虚拟偶像全民化的运作来看,虚拟形象社交也是他们布局的一环。

克拉克拉创始人兼董事长刘子正在会上提到:“我们提出人人皆可虚拟偶像的概念,是为了让粉丝们也能参与进来,我们想搭建的是一整套虚拟的世界,想成为明星的人可以在里面成为明星,不想成为明星的人也能用虚拟形象在虚拟世界中生活。他们可以创作内容、进行直播,也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发朋友圈,跟别人聊天。现在我们平台社区框架的搭建进行了半年左右,已经初步成型了,再过一两个月或许就能看到巨大的变化。”

3.png

总体来看,克拉克拉现在尝试的阶段,是衔接产业上下游,让虚拟偶像的自造血能力可以循环起来。现在虚拟偶像入行门槛高、变现难的问题,都是不少从业者担忧的痛点,而通过发展基金等扶植措施,可以让优秀的团队避免第一点的问题。

而关于第二个痛点,刘子正则抱有不同的想法。在他看来,克拉克拉原本切入的声优直播模式更加垂直和变现难,但事实上,他们已经跑通了这一整套模式,实现了有效的变现。例如除了直播互动等传统变现形式外,其平台中的AVG游戏、对话小说等内容和场景,都能提供更好的效果。或许,这也是他们有信心投入大量资源,来打通虚拟偶像内容创作产业链的重要原因。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