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G之父谈新项目:花几年时间研究新玩法,不会再做另一款吃鸡

来自 游戏葡萄 2019-04-03
资讯

[ 编译自 Gamesindustry ]

PUBG之父谈新项目:花几年时间研究新玩法,不会再做另一款吃鸡

3月14日,《PUBG》之父Brendan Greene宣布自己离开了《PUBG》开发团队,前往PUBG公司的阿姆斯特丹分部主导新项目的开发。前不久的GDC上,他接受了Gamesindustry.biz的采访,详细谈到了他对《PUBG》现状的认知,以及对新项目的预期。

目前,PUBG的新项目组仍然没有具体确定要做什么游戏,但能够确定的是他们不会再做另一款吃鸡玩法的游戏,而是会花几年时间来开发自己喜欢的玩法。

新项目大概率是一款多人游戏,可能会“有更多的合作要素”,并且会“探索在线体验以及人与人之间新的连接方式”,同时尝试新技术的应用。

以下为Gamesindustry.biz采访内容(有删节):

我上一次采访布兰登·格林(Brendan Greene),还是在2017年的EGX Rezzed,《PUBG》刚刚上线EA版本后的几天。

今年GDC再见面的时候,格林把过去两年形容成“狂飙突进”的两年,这么说还是有点保守了。《PUBG》成了最受欢迎的游戏。2017年上线EA版本之后的几个月内,游戏一直占据着媒体的头条位置。《PUBG》和Xbox达成了限时独占合作、刷新了Steam上同时在线的最高纪录,并且带动了整个游戏行业跟进战术竞技(大逃杀)品类的热潮,行业内的巨头也参与其中。

《PUBG》的流行启发了Epic Games。Epic Games调整了《堡垒之夜》的开发进度,推出了相应的战术竞技模式,让《堡垒之夜》成为了一款每月有数百万玩家的游戏;动视最新一代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游戏卖点从单人模式转向了战术竞技模式;而EA目前仍在享受着《Apex英雄》成功带来的收益,同时在《战地5》中加入了相同的玩法模式“烈焰风暴”。更不用提其他建立在战术竞技概念上的诸多同类游戏,而这一概念正是格林在他的从业经历中推动形成的。同类竞争这样激烈的局势下,《PUBG》自己的玩法设计会有相应的变化吗?

“不,不会变。”格林告诉我们,“对于游戏的走向,我们有自己的计划。有时候开发团队会借鉴一些同类的做法,毕竟我们都属于同一个类别。我乐于看到战术竞技这个品类有良好的发展,未来还会有更多(游戏)出现。死斗到最后一人,这个概念还有很多不同的表现方式,整个品类也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我很期待《荣耀战魂》那类游戏中出现战术竞技玩法。”

“围绕着一个简单的想法,迸发出足够的创意,这很棒。”

格林最近转移了工作重心,上周他宣布自己将会离开《PUBG》项目组,转向PUBG公司在阿姆斯特丹的分部,并且会在那儿开发针对其他玩法品类的“特别项目”。目前《PUBG》整体依然表现良好,尤其是在移动平台上,那么格林的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

“并不是说我想转向一些不同的东西。我对于团队很满意,他们能驾驭战术竞技玩法,对于《PUBG》和我们的战术竞技有清晰的认知。也很明白我们对游戏的想法,以及对《PUBG》未来的规划。所以我觉得现在公布特别项目,是一个合适的节点。”

格林在GDC上公布这个消息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这是为新团队招募人手的恰当场合。“因为有保密协议,(招人)变得很困难。”格林补充道。不过现在特别项目已经公之于众,格林就能前往旧金山,跟合适的候选人聊聊他们在做些什么了。

那他们在做什么呢?格林引述了此前官方声明中的描述——“开拓新的技术、尝试新的工具、创造新的工作流程以及游戏玩法”——有点语焉不详,格林对此有更详细的解释吗?

“把这里的东西,”格林一边指着脑袋一边说,“变成一些也许可玩的东西。”

对于这个说法,格林又给出了一些更细节的解释。PUBG公司的CEO金昌汉(Chang Han Kim)曾经提到过,格林的日常工作经常需要四处旅行。格林也曾经表达过希望能离家近一点,这样可以时不时地去爱尔兰看望女儿。而既然PUBG公司已经在阿姆斯特丹建立了办公室,那么对于格林来说,换个工作地点似乎就顺理成章了。

于是,在母公司Krafton(也就是此前的“蓝洞”)寻找下一个爆款的时候,金昌汉给了格林一个机会,让他在欧洲组建新团队、试验新玩法。这和前两年的情形很像,那时候格林刚做出第一个吃鸡的mod。没有创造新品类或重新定义现有玩法的压力,只需要“做点你自己想玩的”就行了,这也是目前特别项目的方向。

“对于我想要玩的游戏,我有很多想法。我们会看看其他人是不是也这么想。”格林说,“这就是我们目前的状态,仍然在建设团队,没有真正开始做什么。”

格林没有交待更深入的细节,他说“我自己也还不知道”。不过他的兴趣似乎仍然在多人游戏方向。格林表示他想要“探索在线体验以及人与人之间新的连接方式”,同时尝试新技术的应用。

格林用到了“连接”这个词,这很有意思。也许意味着他的下一个项目不会像《PUBG》这样充满对抗性。《PUBG》这款游戏的影响在于,它促使大量的开发商、发行商加入到这个品类的竞争中,“战术竞技这类玩法的空间越来越小,击杀其他所有人的核心玩法也没有变化。也许对于更偏重合作性的多人游戏来说,市场还有空间。

“那(更注重合作性的内容)会是我们会探索的方向。”格林说,“厮杀到最后一个人的概念很好,但我已经做过了。我不想做一款《PUBG2》出来。做过战术竞技类别,该试试其他的了。对于怎样让人们彼此连接、怎样提供不同的体验,我们有一些想法。”

“我为大家提供了互相对抗、厮杀的玩法。这很有趣。不过我现在想试试其他的东西。”他说。

格林目前正处于一种压力之中,这种压力笼罩在他和团队的头顶。从外部的角度来说,对于这个“特别项目”,人们可能会希望它真的是个很特别的项目。鉴于格林在DayZ的mod、H1Z1以及《PUBG》中所做的工作,他经常被称作战术竞技之父。但他会找到下一个爆款吗?在游戏行业里,连续两次成功的例子并不多见。

“没错,我完了。”他承认道,“不过我也觉得自己能和PUBG公司合作很幸运。”他再次强调,对于下一款大作,金昌汉没有给他任何压力。没有指明他一定要做出一款能发售或是能公布的游戏。现阶段纯粹是尝试、探索。

“我们做这些没有盈利的考量。”他接着说,“未来的某个节点可能会。但现在的时间主要用来探索(新方向)。也没有明确的截止日期,我们可能好几年的时间。游戏和游戏行业变得有些困难,这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是好事。我们能在这段时间里探索、保持好奇。”

这种没有压力的情况恰好可以检验《PUBG》在过去两年里到底有多成功。3天1100万销售额的开局对于任何游戏而言都是梦幻的。但要支持特别项目的运行,还是需要从长期来考量。业界的一些言论倾向于认为《堡垒之夜》抢走了《PUBG》的一部分收入,不过PUBG公司层面似乎不是很在意这一点。

“我们的成功远远超过了曾经的预期。”格林说,“但是我想抓住这次机会。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些蠢事上。我很幸运能有几年的时间来酝酿想法。如果只是因为灵感不经常出现就放弃,那就太蠢了。”

接下来格林仍然会担任PUBG项目的创意顾问。但除此之外,对于未来几年战术竞技类别的发展,格林可能不会有直接的贡献。当然他依然关注这一玩法概念会发展到怎样的程度,也依然会有自己的预期。

“我想看到战术竞技电竞(的发展)。”他说,“我认为团队做得很好。创建成功的电竞事业要花上很长时间,没法一蹴而就。尤其是系统和流程的搭建。我不是很在乎最终谁能做到。当然我会乐于看到是我们做到了。那是我的梦想。”

“我也希望能看到这类玩法稳定下来,有更多人处于爱好去尝试做战术竞技游戏而非未来赚快钱。《Apex英雄》做得很好。他们没有大肆宣传,只是公布然后上线了一款很不错的游戏。现在进入这个品类会很难,我并不羡慕同类的开发团队。”

[文章来源:Gamesindustry,游戏葡萄编译整理]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