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行业真的不行了吗” | 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9-07-22
葡萄观察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游戏行业真的不行了吗” | 葡萄语录

1. “只会玩游戏的我,在异世界很受欢迎!

1.jpg

(现在的漫画:转生到异世界成为陀螺勇者,只会玩陀螺的我在异世界很受欢迎)

日本动漫演化这么多年,最终演化到了“异世界”。

最近的新番,上了一堆“宅男穿越到异世界很受欢迎”的新剧,像《盾之勇者成名录》、《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这件事》、《重来吧魔王大人》等。

换作多年前,如果有人告诉葡萄君,将来做穿越题材肯定能大火,我绝对会拿出《十二国记》和《天空战记》摔到他脸上,让他看完再说话。

但现实还是打了葡萄君的脸。

我错误地认为,剧情、思想、艺术性依旧是评价一部动漫作品好坏的标准。

我还错误地认为,人类的审美品位会随着市场的发展逐渐提升。

我错了,我全都错了。

原来,读者的品位是会倒退的!漫画作品是可以逻辑混乱的!动漫作者是可以稀里糊涂地交代剧情的!

只要读者觉得爽就行了!

他们也许在现实社会处于鄙视链的底层,但却能从动漫中获得类似网游中碾压别人的快感,以弥补现实中的存在感缺失。

这就无怪乎越来越多的番剧都直接照搬了网游的设定,因为读者们想要获得的快感是相似的。

但是,一个人长期接触这些低水准的内容作品后,他就失去了鉴赏高水准作品的能力。

举个例子,跟葡萄君同龄的人们,小时候阅读资源少,而国家在教育上又规定有“名著书目”,因此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或多或少接触了一些名著,最差的也集体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鲁滨逊漂流记》,或者电视剧《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

在葡萄君这一代人的心里,网文再好看,也永远比不上名著。不敢说自己欣赏水平高,至少能识别什么是沙雕剧情和小学生的表达。

但在比葡萄君年纪更小的一代这里,顺序则完全倒过来了。他们不接触名著,先接触网文。在形成点儿像样的鉴赏能力之前,先被培养成一个思想简单的村炮土鳖。

网文基本是卖人设的,看惯了人设,再看有血有肉的人物会很不习惯。

葡萄吐槽

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有个年轻人跟你说,他刚看了一部小说,内容是男主生活在一个大家族里,女主身份低微,结果因为与男主性格契合,排除万难走到一起的故事。他觉得小说非常伟大,能名垂青史,列身历史名著。

你可能以为他说的是《红楼梦》。

其实那个人说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

2. “大多数福利姬远比你自己更努力!

福利姬改行学写代码,人们会觉得很励志。

程序员穿起女装做福利姬,人们却会觉得很恶心。

社会对程序员就是这么不公平。

2.jpg

葡萄吐槽

我觉得大家是不是对程序员有什么误解?

其实程序员和福利姬是两个相似性很高的职业——

第一,很累;

第二,35岁之后出现天花板;

第三,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

大哥别笑二哥。

3. “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

10年前,葡萄君上大学的时候,有位老专家说,社会的风气变了,对错标准都不一样了。

当时的舆论领袖还是韩寒,纠正说,不是社会变了,是掌握话语权的群体变了。

最近,葡萄君感觉到,舆论的话语权真是变了,连周杰伦有没有人气,都成了可以质疑的事了。

3.jpg

做数据=割韭菜。

为什么要做?因为除了粉丝没人care,所以粉丝才要拼命把数据做上去,让各大金主明白哪捆韭菜比较金贵,比较好割。

一千个粉丝做十万数据和十万粉丝做十万数据对金主来说没区别,都是在证明有价值十万数据的韭菜可以割。

在这个完全靠粉丝撑起的流量模式下,韭菜-明星-金主形成了完美且成熟的闭环,闭环之内明星拿到了利润,金主赚到了销售额,韭菜获得了荣誉感/满足感,皆大欢喜。

而在闭环之外,没人认识这些人,所以才会有年度榜单数据前十的流行歌普通路人完全没听过这种情况。

所以长时间浸淫在流量模式里的小粉丝,才对生在流量时代之前的巨星感到震惊:为什么他们“数据”这么低还能卖碟拿代言?(from @墨冉千汐_善待未亡人组织)

其实回过头想想,我们也没有资格嘲笑00后,明明是80后的老板,带着90后的员工做起了这一串产业链,把小朋友的世界涂抹成了这个样子……

葡萄吐槽

其他小鲜肉明星给《英雄联盟》打广告,我会觉得他们在蹭《英雄联盟》的热度;

周杰伦给《英雄联盟》打广告,我会觉得腾讯太牛逼了,连周杰伦都请得动。

这大概就是流量偶像和实力明星的区别吧!

4. “游戏行业真的不行了吗?

RT

这两年是游戏行业多灾多难的一年,从业者们变得有些神经质,对风吹草动越来越敏感。

不少想入行的新人在网上询问:

“我要不要趁早转互联网其它方向?本人对游戏开发挺感兴趣。”

从业者的回答也是不一的——

4.jpg

5.jpg

微信图片_20190722113713.jpg

葡萄吐槽

以葡萄君的感受,游戏行业也在面临一场供给侧改革。

所谓“供给侧改革”,在我来看就是两个要点,一是去产能,让不合格的产品逐渐退场;二是提高供给质量,带动消费升级。

对应到游戏行业,如顽石互动CEO吴刚所言,很多人“入行数年,屁本事没学会,仗着市场红利,学了一身鸡鸣狗盗,挖坑埋雷。正值壮年,满身的套路,而最先死掉的一定是套路……像股市一样,大牛市才埋人。”

“埋人”的过程,就是“去产能”。

现在新入行的年轻人,不再像行业野蛮生长时期的从业者那么油腻,被套路过,所以讨厌套路,知道什么才是好的游戏,也梦想着做好的游戏。

而这个实现“中国游戏梦”的过程,就是“消费升级”的过程,是游戏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核心。

你对游戏行业还有信心吗?

6.gif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