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直播著作权该怎么界定?我们听了听几位法学专家的看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9-09-29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网络游戏直播著作权该怎么界定?我们听了听几位法学专家的看法

一段时间以来,网络游戏直播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案件开始增多,逐渐成为直播行业发展面前的一大挑战。

相关案例的矛盾集中体现在,比如直播画面是否有版权?截取他人游戏视频画面是否构成侵权?由于司法层面没有明确的法令条文,来界定网络游戏直播著作权的侵权标准,因此现有的局面下,各方对于其中的标准众说纷纭。

9月19日,在北大举办的网络游戏内容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上,多位法学专家给出了他们的看法,这或许能给游戏直播、短视频行业带来更有价值的参考。

网络游戏动态直播画面是否有著作权?

在今年年初的一起与直播侵权有关的案件中,游戏开发商就以某直播平台未经授权直播旗下游戏侵犯其著作权为由,将其提起诉讼。那么直播过程中展示出来的游戏画面究竟是否享有著作权?

北京大学杨明教授认为,游戏动态画面可以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下的作品,著作权主体涉及游戏开发商,运营平台(代理商、发行商等)。原则上应当赋权给开发商,但允许开发商与运营平台之间进行权利归属的相关安排。

对外经贸大学卢海君教授对此比喻称,网络游戏是网络游戏直播、短视频等衍生行业“奶娘”,万丈高楼平地起,应该给奶娘付费。此外卢海君并不认同游戏直播是转换性使用、属于合理使用范畴的说法,“一部小说或者剧本拍成电影是不是转换型使用,按理讲应该是,但为什么不能认为是合理使用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不管是美国的四要素说,还是三步检验法,包括我国的法律规定与司法实践,均是各个因素在一起综合评判的,转换性使用不等于合理使用。

涉及到网络游戏及其衍生品的著作权保护问题,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汪涌律师认为,其保护路径共有两条。第一是将网络游戏中的元素作为独立的作品进行保护,如引擎作为软件作品进行保护,网络游戏中的美术、文字、音乐、游戏规则等满足独创性时亦可获得保护。第二,从网络游戏整体保护的角度,网络游戏在终端设备上运行所呈现出的连续动态游戏画面,可归入类电作品进行保护

至于第一条提到的“独创性”,玩家在游戏过程中是否有独创性?

“这应视不同游戏类型而定,”汪涌指出,“在大型竞技类游戏中,由于游戏美术、音乐、文字、武器、地图等元素,以及游戏规则和玩法的开发者预先设置固定的,玩家如同足球运动员,是为了竞技目的取得胜负结果,不宜认为玩家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创作行为。但在《我的世界》等沙盒类游戏中,玩家的创作空间非常大,有创作的机会与可能。”

游戏短视频侵权该如何界定?

近两年,短视频平台的高流量有目共睹,平台方也推出各种扶持政策,吸引内容创作者入驻。而这其中,又该注意哪些侵权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陶乾副教授提到,短视频强调社交性、共享性和互动性。用户看短视频的同时,会切换到播主的直播平台,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更重视内容的共享性、社交性与互动性,平台提供了软广告植入、虚拟礼物打赏、视频推广等服务,粉丝与播主之间可以互动,可以通过平台获得粉丝打赏、电商推广与平台补贴等多种收入。

目前游戏短视频多是截取游戏运行的画面片段,对于这类行为是否属于合理使用,必须注意到,我国著作权法的合理使用条款是封闭规定的,我们在这个问题的判断上必须关注到行业生态、经济利益链条与平台的商业模式。

播主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如果构成侵权,平台要不要承担连带责任?在“红旗标准”下,很多短视频平台的游戏内容是商业机构、网红大V等发布的,甚至平台还做了推广,这相比普通用户发布的短视频内容,应该有更高的注意义务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平教授则指出,各直播平台之所以开展游戏直播业务,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一商业模式蕴含的巨大经济利益,并可以通过用户打赏、广告和流量等多种方式来变现。

只要是出于商业目的游戏直播行为和游戏短视频传播行为,不管玩家或者主播在这一过程中是否具有独创性的贡献,是否形成了新的作品,都必须获得游戏著作权人的在先授权。以游戏短视频为例,不管你截取的短视频画面有多短,只要你是用于商业传播,就必须经过授权。游戏开发商不会限制普通玩家去玩游戏,但他是有权利去限制别人商业化的利用自身开发的游戏作品,限制别人利用自身游戏作品从事搭便车等不正当的商业竞争行为。

如何看待行业竞争规制?

除此之外,会上也针对竞争规制问题进行了探讨。

虎牙直播品牌市场部副总监卫然首先从平台的角度,谈了谈当下的直播产业。卫然称,直播江湖已进入后黄金时代,行业将愈加重视技术与生态,不断有新的力量进场。斗鱼、虎牙相继上市,今日头条建设了直播平台,谷歌投资了触手,行业也越来越规范,社会对直播行业的关注度非常高。在5G时代,随着网络基础建设的加快,直播内容会被更多用户接受,直播会成为5G时代下的最大受益者。

行业发展迅猛的同时,竞争规制的跟进速度却相对较慢。那么国外市场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

中国政法大学张今教授拿《欧盟数字版权法》做了举例。这部《欧盟数字版权法》立法历时两年多,对“避风港规则”进行了调整,新设了授权寻求义务与内含技术过滤的全面合作治理方案。我国音乐产业版权秩序已经相对规范,大的平台都会主动寻求授权。游戏直播与短视频产业也应逐渐规范。

实际上,我国国家版权局从2012年开始,在官网公布“重点作品预警名单”,要求“提供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商应禁止用户上传版权保护预警名单内的作品”。我国目前应本着实践先行,待时机成熟再考虑是否需要立法的基本态度,鼓励平台创新版权治理措施。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宋健法官表示,在电竞产业链中,游戏版权方把内容授权给主播与游戏直播平台,游戏直播平台主要通过主播传播内容,吸引流量,通过打赏、广告等创造收益。对于游戏用户而言,他们更关注的是内容本身,而不是这个内容产生的方式。何种形式的内容对用户而言,并不构成实质性差别。市场上出现了一些主播跳槽的问题,也引发了争议和诉讼,我们应借鉴传统体育赛事行业的转会制度来加强规范。另外,对于游戏直播画面的版权保护问题,这和体育赛事直播画面的问题是一致的,我们应该承认它的版权属性

结语

会议最后,北京大学盛杰民教授认为,游戏直播行业是一个全新的产业,就像当年的网约车一样,有的人接受起来容易,有的人接受起来就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有一点很明确,知识产权保护对这个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这里面有游戏开发商,有游戏玩家,直播和短视频的博主,还有平台和主播公会。不同的角色对于内容授权的态度会因为立场的不同而有截然相反的诉求。甚至有人会说你不授权给我,就是滥用你的权利,就是垄断。

在他看来,新行业需要了解足够的信息才能做专业的判断,过程中也要秉持宽容、谨慎的原则,要给新事物发展的空间,不能管死,要给产业充分发展的机会。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