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诉《英雄枪战》、《枪战前线》侵权案一审胜诉,获赔397万元

来自 游戏葡萄 2019-11-13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守望先锋》诉《英雄枪战》、《枪战前线》侵权案一审胜诉,获赔397万元

近日,上海浦东法院对《守望先锋》诉《英雄枪战》《枪战前线》侵犯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

暴雪娱乐有限公司(下称暴雪公司)、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网之易公司)诉称,《守望先锋》是暴雪公司开发的第一人称团队射击游戏,已成为电子竞技领域内颇具影响力的游戏。网之易公司经授权独家拥有在中国复制、通过网络传播及运营该游戏的权利。

由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四三九九公司)开发、制作、传播、运营和营销的手游《英雄枪战》、页游《枪战前线》,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大量抄袭、使用《守望先锋》游戏元素,包括玩法和模式、胜负条件、人物设计与特色、游戏界面、战斗地图等,构成著作权侵权。

关于赔偿责任,由于权利人损失难以计算,而被告提交的收入情况表明,《英雄枪战》的收入已远超原告主张的诉请标的额,因此对原告主张的300万元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予以全额支持。

《枪战前线》已于2017年7月14日停止运营,法院综合酌定该案赔偿额为50万元,对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公证费等47余万元合理费用亦予以全额支持。

微信图片_20191113193023.jpg

《守望先锋》(左侧)与《英雄枪战》(右侧)单幅地图画面比对

四三九九公司辩称,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的整体画面不属于类电作品。其画面并非预先设定,而是多位玩家按照游戏规则、通过各自操作所形成,是比赛情况的客观表现,兼具过程的随机性、不可复制性以及结果的不确定性。

同时,在《守望先锋》发布之前,已经有与其玩法、规则、英雄、技能等核心玩法一致的游戏上线,原告也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该游戏是借鉴其他游戏而来,所以,《守望先锋》并非原告独创。

被告的两款游戏虽然在玩法和规则上借鉴了《守望先锋》,但也进行了大量的研发创新,是技术的进步,应当给予鼓励。

微信图片_20191113193033.jpg《守望先锋》(左侧)与《英雄枪战》(右侧)单幅地图画面比对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结合伯尔尼公约及我国著作权法等有关规定,射击类游戏整体画面是否可以视为类电作品,应衡量此画面是否由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具有独创性的画面组成。

《守望先锋》符合独创性要求,游戏时无论是英雄的移动还是使用武器释放技能的过程,呈现出来的都是连续的动态画面,因而可认定为类电作品。

与其他类型的网络游戏不同,在以快节奏为特点的第一人称视角即时射击游戏中,玩家追求的是完美的配合,精准的打击,高效的取胜。

一旦进入游戏,英雄人物的美术形象、建筑物的外观造型、色彩的运用等等有美学效果的外部呈现均被淡化和抽离,而地图的行进路线、进出口位置的设计、射击点和隐藏点的位置选择、所选人物的技能在当局战斗中的优势和缺陷、自己和队友的人物选择搭配、对方人物的选择搭配以及血包的摆放等游戏设计要素则被凸显,恰恰是这些要素构成了对游戏规则的具体表达。

微信图片_20191113193040.jpg

《守望先锋》(左侧)与《枪战前线》(右侧)单幅地图画面比对

最终,上海浦东法院对两案作出一审判决,要求尚在运营的《英雄枪战》全面停止侵权并赔偿300万元;虽然《枪战前线》已经停运,仍需赔偿50万元,对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公证费等47余万元合理费用亦予以全额支持。

四三九九公司主张,《枪战前线》在游戏停服前付费用户共1946人,总付费额度为3.4万元,停服时又为玩家退费7千余元,并没有产生收益。

但法院认为,游戏内购收入只是侵权获利的一小部分显性价值,不足以直接作为认定原告损失或被告侵权获利的依据。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