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告平台的角度来看,2019年超休闲游戏呈现出了哪些趋势?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1-09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从广告平台的角度来看,2019年超休闲游戏呈现出了哪些趋势?

2019年是超休闲游戏迅猛发展的一年。这一年里,休闲游戏、超休闲游戏都表现出了哪些趋势?

近日,移动广告平台Fyber在北京举办了一次媒体沟通会,期间Fyber亚太区董事总经理Yoad Makov站在分享了他们在过去一年中观察到的行业趋势,在与游戏相关的方向,主要有这几点值得关注:

越来越多的工具开发者转向超休闲游戏的研发。

日本市场,有不少开发者正在谋求超休闲游戏出海、全球化的发展。

Voodoo等超休闲游戏开发者在广告变现的方式上变得更多样化?

以下整理自Fyber媒体沟通会现场采访,以Yoad自述的形式展开。

我们目前主要有三个产品,同时面向In App 领域,相互关联功能上面有所补全。其中一个重要产品就是FairBid,一个聚合产品。是一个全新的广告聚合平台,包括应用内头部竞价,并提供对于开发者来说比较透明的各维度的数据,同时提供用户级别的LTV数据。

去年的8月份,我们发布了FairBid2.0。包含了我们之前的Ad Exchange(广告交易平台)的一些核心技术,它们被整合在了这个新的聚合平台里面。还有我们的Dynamic Reports(动态报告)系统,能展示不同维度的用户数据,开发者可以从这些数据里清晰地分析变现收入。

1.png

另一个是我们的产品Offer Wall,主要更新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算法上,整个产品数据逻辑发生了更新,有一个新的算法叫做Marshall,帮我们的广告主在买量的过程中更有效地匹配到更合适的流量,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在数据效果上有一些提升。

接下来我们会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所看到的一个国内出海开发者或者广告主他们的一些动向和趋势。

2.jpg

虽然说在近两年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仍然能看到有很多的产品走向海外。更多的开发者走向海外市场。接下来,出海广告主的步伐可能也会有所放缓,但是目前来看的话,还没有看到明显的趋势。

第二点我们想提的就是一些工具开发者的一些近况(crash),一些曾经的工具开发者他们研发工具产品的速度在放缓,或者直接放弃研发,转而投向其他方面,但是超休闲游戏的发展趋势却越来越明显。虽然在行业里有很多比较好的工具开发者,他们遵守这个行业的规范,但是也有一些开发者,他们会有一些不利于这个行业发展的行为,例如欺诈行为。

我们之前看到,部分来自欧洲或者美国的广告主,会尽量避免在工具类APP上投放广告,但这对于超休闲游戏来说却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许多工具类开发者转向超休闲游戏。其实工具类APP与超休闲游戏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的研发成本比较低,而且没有那么强的内容依赖,同时容易在不同的区域去进行发版。这种趋势不仅发生在国内,更是一个全球趋势。

我们可以看到,Voodoo和Easybrain他们也在超休闲游戏上有比较大的作为,这种类型的产品,就是用户可以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在产品内消磨时间。不管对于超休闲游戏开发者,还是从工具类APP转型而来的开发者来说,他们均在目前的市场上取得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开端。

但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他们也将面临来自日本的超休闲游戏开发者的竞争。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比较本地化的市场,他们之前可能主要是面向自己的国内市场,不像中国的开发者是面向全世界的。但近期我们也可以看到,日本的开发者也有向海外发展的趋势,而不仅仅是只面向日本当地市场。

第三点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超休闲游戏选择将横幅广告作为他们一个重要的变现方式。之前我们看到的是一些超休闲游戏并没有把过多的重点放在横幅广告变现上,像Voodoo、Easybrain和GrandGame等超休闲游戏巨头,他们之前可能更关注的是插屏广告或者是激励视频广告等形式,但是现在他们也越来越多地关注横幅广告。这是因为投放横幅广告的广告主中有85%是品牌广告主。

选择横幅广告的一个优势就是他们可以保持比较高的DAU,然后也可以使他们的广告更加多样化。2019年我们看到的趋势就是,开发者在转向Header Bidding(头部竞价)的趋势比较缓慢。虽然目前仍然有很大一部分的APP选择的变现方式是传统的瀑布流,但是在2020年,我们预测越来越多的开发者会转向应用内头部竞价。

今年我们还看到一些做博彩游戏的开发者,或者是偏轻度的产品也开始希望用CPE广告产品来买量。CPE一些任务的选择,可以帮助广告主做IAP的稳固提升。广告主通过部分主流视频渠道的买量,是能够筛选出不同的在渠道以及进行用户层面的数据优化的。但是很难保证买进来的用户一定会付费,或者一定付费到多少金额,但是CPE广告可以做到。我们能看到在国内市场、亚太区,广告主越来越接受这种形式。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个趋势是,在美国,欧洲,以及亚太的部分地区,广告竞价逐渐激烈。现在买到高质量的用户越来越贵了。

第三部分是Web Offer,也是我们今年看到的比较有意思的现象。之前和Fyber合作,在我们这边投Offer Wall产品的,多数都是内购产品,是国内一些做游戏的开发者,但是今年会有一些代理公司来跟我们合作,来跑Web单。

什么是Web单?部分是电商推广,把应用内用户引导到网页上面,例如亚马逊的商店发生商品的浏览或者购买,或者是网页问卷调查的填写——例如询问用户的商品喜好,像是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更喜欢哪一款。

今年我们也和国内的几家代理公司合作,来做了很多这种投放美国和欧洲的单,可以看到转化率各方面表现不错,这是今年看到一个新的趋势。

接下来介绍一下我们在国内业务上的一些动向,在我们的Marketplace,也就是Ad Exchange上面,还有我们的聚合平台上面,会更多去关注休闲游戏、超休闲游戏。

这是我们Ad Exchange的一个案例,游戏开发者(Gram Games)主要想变现的广告位是横幅广告,它很大一部分的横幅广告收入都是来自于Fybe的横幅广告,这在我们的Ad Exchange上的表现很好,自从它接入我们的Marketplace之后,收入有一个比较大的增长。

后来这个开发者把越来越多的游戏对接到Ad Exchange上来,帮他们做变现,整体15%到20%的横幅广告收入都是来自于Fyber,之后他们又把他们一个比较大的游戏叫《1010!》也接到了Marketplace上面,这个是我们很成功的一个案例。

这是我们的FairBid聚合平台上的一个案例。这个游戏开发者他的名字叫Melsoft,在我们FairBid上面做了一个A/B测试,60%的量是用了传统的破不留,用40%开了Facebook的竞价和AdColony的竞价,最终测下来的效果是,他看到了30%的ARPDAU增长,然后有更多的需求方可以参与到其中的竞价。

之前在Ad Exchange上,有很大一部分的广告主都是品牌广告主,我们看到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就是,Ad Exchange上面的一些追求投放效果的广告主,比方说Moloco

、Crossinstall、Liftoff它们在我们Ad Exchange上的表现越来越好。

在激励视频广告和插屏广告上的效果上,可以跟那些原本就做效果类广告投放的一些广告平台相媲美。在我们的Ad Exchange上,我们在激励视频广告和插屏广告上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另外一点,我们想提的是我们的新聚合广告平台FairBid这个产品,在这个领域我们是第一家发布了应用内头部竞价这一技术的企业。在这个行业里,我们的应用内头部竞价技术是比较成熟的,平台整体的表现也是比较稳定的。

在8月份我们发布了FairBid 2.0,它是我们第二代的Header Bidding产品,致力于更好地服务于开发者。我们的报表系统可以提供给开发者各种维度的详细数据,他们可以去做多方面分析,也可以从这些报表里面知道哪些平台购买了他们的流量。

我们明年的一个主要方向还是在积分墙产品上面,持续和中重度的广告主们合作,同时我们也会非常关注博彩、纸牌类游戏产品。这类产品对于用户的付费数据要求相对较高,而且我们在欧洲和以色列有非常成功的案例。希望帮到更多国内的同类广告主,用Offer Wall产品进行高质量的用户获取。

总体来说,2019对于透明度和程序化是比较有意义的一年。2020年In-App的程序化会是增长比较明显的一年。我们预测会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意识到程序化对In-App Header Bidding的重要性,他们将意识到实时价格、数据的透明度对他们变现的重要性。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