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直播平台只剩20-30家,但背后这片蓝海却不容忽视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1-15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2020年直播平台只剩20-30家,但背后这片蓝海却不容忽视

和一年前相比,直播行业、短视频行业所呈现出的姿态更加多元。不难发现,出海布局、营销带货、AI创新、资源聚拢是行业2019年的主旋律,而对于直播、短视频行业的机遇和挑战,数据机构、平台方、MCN的感受也有所不同。

在上周红人机构一站式服务平台“小葫芦”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网络红人营销大会上,直播短视频头部平台、MCN、公会以及数据机构均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直播平台眼中的难题与挑战

根据CNNIC发布的数据,截止2019年底,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5亿,日均活跃主播数量达到50.4万人,行业营收规模由2018年的495.5亿元,增至2019年年底的700亿元人民币。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秘书长瞿涛也指出,直播和短视频的从业群体已经达到了500万,创造了大量的社会就业,这在经济形势下行用户红利见底的总体形势下,显得难能可贵。

另一方面,平台方也直言竞争压力不小。来疯直播负责人刘蜜表示,在自身发展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几个规律:

首先,用户需要18次触达才有可能已完成一个注册转化(渠道购买的流量除外),这个数据在2016年来疯刚做的时候是4,可见直播业务的渗透之广,转化的难度之大。

其次,平均一个用户访问26个主播可能产生一个付费转化,26个主播的过程中需要消耗47分钟。如今的流量变少了,存量的流量基本上都被渗透和覆盖,所以难度非常大。

最后,从应用市场端平均买到付费用户的成本是2317元,成本的提升也是一种直观的变化。

在刘蜜看来,2020年综合类的平台可能只能保留2030家,后面的平台会全部死掉。头部几家平台的收益仍会涨,而被淘汰的平台、MCN机构将汇总到头部行列,所以平台数量变少了,主播和机构的分发空间变少,要想承载更多的主播,平台的分发效率必须加以优化。

WechatIMG310.jpeg

KK直播副总经理总裁都汉钧认为,直播行业要想突围,一共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对内寻求精细化的运营、大数据的运作、产品迭代和内容运营;二是对外挖掘能实现突破的资源。针对后者,KK直播主要选择从直播出海、地方市场、线下聚合来进行切入。

2020年,又会有哪些机遇?

艾瑞咨询副总裁卫锋提到,直播领域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增速会有所下滑,然而短视频+直播营销却一如既往能维持20%-30%的增长。究其原因,营销领域的玩法其实在越来越多,从初期搜索关键字、图文到现在电商、直播短视频广告,品牌主选择营销的空间在拓宽。做好这一点,市场仍会有增量可以获取。

wx101A3010.jpg

和传统营销相比,短视频、直播为首的网红营销逐渐走上台前,其背后的MCN机构近年来在中国发展逐渐壮大,形成了红人挖掘、能力培养、内容制作、流量传播,能力变现整个产业链。

在小葫芦发布的《2019年MCN机构价值白皮书》中,截止2019年12月下旬,全网平台MCN机构已经突破10+,行业规模达3000亿元,部分MCN机构单月流水突破2亿。小葫芦CEO对此表示,他也十分看好MCN机构的商业价值。

作为MCN的愿景娱乐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佼佼者之一。2018年4月,愿景娱乐入驻抖音,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做到签约主播10万人,每天开播主播8000多人,孵化出了王北车、严谨、表哥等网红大V,月流水2.5亿排在抖音第一。

在愿景娱乐CEO关明贺看来,MCN经历了野蛮扩张的时代,想做到头部首先要做到“选择+专一”,选择决定天花板,专一决定位置。其次,要有自己的杀手锏,以愿景娱乐为例,他们的短视频投入已远超直播。最后是精细化运营,做一个流水更高工会的前提离不开一个专业化的团队基础。

WX20200114-210229.png

古麦嘉禾MCN机构内容合伙人李庆玲则从内容角度分享了经验。她认为内容创作首先考虑到用户消费习惯的转变,原先更多是目的性消费,但从2019年,直播、短视频带货迅猛,逐渐往场景化消费调整。所以做内容的时候,一定要贴近消费场景,贴近生活当中的方方面面。在此基础上,内容方向也要迎合共鸣,这个过程当中,人设的塑造有绝对的影响力,有助于往商业化上驱动。

WX20200114-210249.png

由此可见,在直播、短视频平台进入下半场的同时,关于网红KOL营销的市场红利争夺也来到了白热化阶段。步入2020年,市场内仍有红利等待入局者争夺,而这种激烈的竞争也将持续下去。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