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孩子后,你还愿意留在游戏行业吗?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4-29
资讯

[ 编译自 washingtonpost ]

生了孩子后,你还愿意留在游戏行业吗?

很多开发者喜欢将他们制作的游戏形容为孩子,但Snap Finger Click的游戏设计总监乔·哈斯勒姆(Jo Haslam)怎么也没想到,公司发布游戏的时间险些和自己生孩子“撞车”。

“我的丈夫也在这家公司工作,当我分娩时,他带着笔记本电脑到了医院。我在夜里9点钟生下孩子,次日上午9点,他点击了发布游戏的按钮。”哈斯勒姆回忆说,“此前我没有透露过自己有孕在身,所以当我发帖谈论新宝宝时,很多人还以为我指的是游戏……”

哈斯勒姆的经历反映了游戏开发的残酷性,不过她承认与许多女性同行相比,自己算幸运的了。“我在一家小型工作室担任高级职务,所以在工作方式方面有一定的话语权。”

对女性开发者来说,怀孕和生育可能引发一系列问题:她们可能比平时更容易感到疲劳、不适,或者身体出现各种并发症。另一方面,游戏行业的超长工作时间会令她们承受更大压力。在美国,只有8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制定了家庭带薪事假政策,并且其中一部分政策尚未生效……这些因素意味着在游戏行业,怀孕的女性从业者不得不面临巨大挑战。

image-2.png

乔·哈斯勒姆(Jo Haslam)

凯蒂·古德(Katie Goode)是独立工作室Triangular Pixels创意总监,她在接受采访时说:“由于怀孕过程不太顺利,我觉得自己浪费了半年的职业生涯。我的孕吐非常厉害,所以被迫卧床几个月。那段时间我没办法玩大部分游戏,也不能工作,因为只要摄像头一动就会呕吐。”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过去的几年里,《生化奇兵:无限》、《最后生还者》和《行尸走肉》等流行游戏都曾探讨父亲与孩子的感情,却很少有游戏刻画母亲。

“我读过一份标题为‘游戏里的十大母亲’的列表,里边甚至提到了《精灵宝可梦》的袋兽和《模拟人生》里的母亲……这很能说明问题。”哈斯勒姆说,“由于大多数决策者都是男性,所以他们自然会探索与父亲相关的主题。”

许多女性开发者表示,她们在怀孕期间和重返工作岗位后没有得到充分的支持,例如公司无法提供足够的休息时间、挤奶的私人场所,或者要求她们工作太久。

Atelier 801是一家法国工作室,曾经制作《搬运鼠》(Transformice),据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梅拉妮·克莉丝汀(Mélanie Christin)透露,工作室在她生孩子10天前推出了《死亡迷宫》(Dead Maze)。虽然怀孕会让女性的身体出现变化,“但团队仍然希望你将所有热情和精力投入项目。”克莉丝汀说,“与即将成为人父的男同事不同,绝大多数准妈妈还得想着家务活儿,承受更大的情感负担。我们不可能不间断地工作一整天,在下午6点后完全专注于家庭。”

image-3.png

《死亡迷宫》

工作环境可能会给怀孕女性的身心健康带来压力,造成严重的后果。当克莉丝汀在工作室推出《死亡迷宫》后生育时,孩子实际上早产了一个月。“我不得不接受紧急剖腹产,在最糟糕的时候尽快恢复身体,学习怎样当妈妈,还要处理游戏发布后的很多问题。”

作为工作室CEO,克莉丝汀仍然感觉自己需要不断努力工作,无法摆脱那种压力。

“我想让自己远离工作,但总是无法成功,压力对我的奶量造成了不利的影响。我在休息两个月后就回到公司,每天都会在办公室的一个小型衣帽间里挤三次奶,同时用手机回复电子邮件。”

据几位受访者说,除了衣帽间之外,她们还曾到会议室、洗手间或临时布置的房间挤奶。

与此同时,许多怀孕女性和新手妈妈还不得不接受游戏开发项目完工前的密集加班。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妇产科的助理教授詹妮弗·勒斯科(Jennifer Lesko)表示:“当你回到职场后,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挤奶,或者挤奶前不够放松,那么奶量就肯定会减少。在美国,我们经常看到这种情况,很多女性在产后6个月或9-12个月后就没奶了。”

image-4.png

在游戏行业,超时加班现象非常普遍

有受访者指出,超时加班对女性造成的危害最大。

“如果某个工作岗位要求应聘者在一段时间里连续加班,我会犹豫。”编剧兼叙事设计师德西蕾·赛弗雷(Desiree Cifre)说,“我在游戏行业的第一份工作就需要经常加班,当时我还很年轻、单身,所以个人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我看到了它对某些同事的影响。我的一位同事和未婚妻分手,另一位有小孩的同事离婚了。”

在游戏行业,超时加班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根据全球游戏开发者协会(IGDA)在2017年的一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37%的游戏从业者称每周工作50-59小时,29%员工每周工作60~69小时,还有4%每周的工作时长超过了70个小时。

“当我供职于大型工作室时,我很少看到女性开发者,怀孕的女同事几乎没有。”古德说,“某些公司要求你在上午9点钟前签到,在办公室工作一整天,然后还得加班。你根本没时间照顾婴儿,简直就像被拘留了……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那么我建议你换个环境,加入一家懂得尊重员工家庭生活的公司。”

艾莉森·萨蒙(Allison Salmon)曾经为动视和Raven软件公司工作,如今制作独立教育游戏,在她看来,美国的医保政策对怀孕女性的保护力度也远远不够。萨蒙呼吁女性同行积极争取为自己争取权益。“就算没有相应的政策,你也可以提出需求。”她说,“在某些公司,公司之所以缺乏政策,仅仅是因为没有遇到过任何类似的情况。如果你把自己的需求提出来,也许公司愿意重新考虑。”

有人认为,考虑到她们所面临的现状,愿意留在游戏行业的女性开发者也许会越来越少。

image-5.png

贝卡·索茨曼(Bekah Saltsman)

“我的一些朋友在有了孩子后就彻底离开了这个行业。”FinjiCo首席执行官贝卡·索茨曼(Bekah Saltsman)说。贝卡于2011年生下第一个孩子,当时她在某家游戏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工作。贝卡的丈夫是FinjiCo的联席CEO,在丈夫帮助下,她能够继续从事游戏开发。

但其他女性开发者就没那么幸运了。

“当我刚入行时,我的梦想是参与开发一款3A游戏。”赛弗雷说,“现在我更重视工作的稳定性,以及公司是否让我有时间陪伴家人。”

消息来源: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video-games/2020/04/27/being-pregnant-changes-everything-game-industry-awkwardly-grapples-with-maternity/

游戏葡萄编译整理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