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这部美剧,你就知道“活在一款有内购的游戏里”是什么体验了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6-08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看了这部美剧,你就知道“活在一款有内购的游戏里”是什么体验了

开场不到半小时,男主就挂了。

但是主角身边的亲友几乎没有人对此表露出悲伤。

不是因为他们冷血,也不是觉得男主罪有应得。因为死后的他,仍然能以另一种形式活在虚拟空间里。

《上载新生》(Upload)这部设定在近未来背景的科幻剧中,相关的硬件、软件技术,已经发达到可以支持人类意识的上传。在一个人彻底死亡之前提取他的记忆,重构、形成他在虚拟空间的形象,就可以让去世的人继续存活,以一种数字方式实现近乎永生的存在。而在世的亲友,也可以通过VR设备与其互动,就像他在世时一样。

m1.gif

这是亚马逊这部新剧的核心设定。

《上载新生》的背景设置在2033年,随着技术发展,意识上传技术已经成熟,相关算法也能够“真实还原”出一个人生前的样貌、性格,以及习惯偏好等各种细致入微的特征。

社会上有专门的公司经营着不同风格的虚拟空间,用来承载人们的上载体,并提供各类服务。

生活在虚拟空间里,有不少现实世界中想到却做不到的事都能实现。比如你可以随意切换四季:

m2.gif

一键换装:

m3.gif

在不会变胖的前提下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image4_meitu_8.jpg

还可以把客服等系统NPC调成格斗游戏模式:

m4.gif

甚至利用系统机制玩花式撒尿:

m5.gif

除了意识的上传,彼时意识下载到身体“复活”的技术,也正处在探索阶段。一些人选择将死后的躯体冷冻存放,等待技术成熟的那一天。

意识上传是这部剧的核心矛盾点,发生在男主身上,和周边的所有故事也都围绕着它展开。目前《上载新生》第一季已经完结,豆瓣评分8.4分,IMDb评分8.1分。

image7.png

记忆存储、人格意识的上传重构等设定,让不少观众和影视媒体都将其称之为喜剧版《黑镜》。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对于被上传的人而言,这其实更像是一款高度拟真的游戏。抛开现实世界的肉体束缚之后,每个个体都作为保留了自我意识的角色,活在一个有更多可能的游戏世界。

只不过这场游戏里不止有新奇的体验,也隐藏着各种问题。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2033年世界变成什么样了

《上载新生》设定在近未来的2033年,这个年代数字信息技术突飞猛进,日常生活中最直观的表现,莫过于AI技术进步后带来的全方位的自动化。

比如路上的所有车辆都由AI自动驾驶,一切井然有序。当然,像男主这样的叛逆码农,也可以突破系统限制,切换成手动模式,然后掏出一副手柄在车流里狂飙。

m6.gif

都实现自动驾驶之后,车内有了更大的空间,也就可以用来做没羞没臊的事了。

image9.png

超市也同样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无人化,AI只需要扫描,就可以自动识别你都应该通过哪些食物,补充哪些营养物质。

image10.png

当然这也会导致一些尴尬的情况,比如你坚持要给自己买大号的套套时:

m7.gif

这个年代里,手机、平板已经不再依赖于实体硬件,而是可以依靠全手势操作。张开手就可以视频通话,并拢五指则会变成纯语音。

image12.png

image13.png

不过这些光鲜的生活科技背后,也暗含着一些看上去不那么乐观的变化。比如飞机已经变成了相当廉价的出行方式,像公交车一样拥挤。普通人日常吃的,都是3D打印的食物。只有富人才吃得起“实体食物”

m8.gif

此外,虽然上载技术让人们能够以数字形态延续生命。但这并不是什么人人享有的公共服务,反而是商业化气息相当浓重的产业,这个领域每年的产值高达6000亿美元。

大大小小的公司,经营着风格各异的虚拟空间,人们将其俗称为“天堂”,但天堂只对付得起的客户开放。而对于真正意义上的穷人,死后依然尘归尘土归土。

这也应了《双城记》那段经不朽的开篇: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世代……人们奔向天堂,人们奔向地狱。”

假如真的有 “活在游戏里”,可能就是这部剧里的样子

剧中的男主角内森·布朗是一个正在和朋友创业的码农。作为技术合伙人,他正在研究一项能帮助人们自主上载的技术。在一个产值6000亿美元的领域,这样的技术如果落地了,无疑会成为颠覆行业的存在。

于是开篇不久,就他们的在技术快要推进到应用层面的时候。他的汽车AI失灵了,在行驶中径直撞上了一辆大卡车。

重伤意识模糊之际,内森在女友的劝说下放弃抢救,选择了上载。上传进了Horizon公司经营的“湖景(Lakeview)”天堂。

image15.png

就像前面展示的那样,这里贴近自然,景致优雅,有了富二代女友的资金,并不富裕的内森住进了豪华套房。内森在这儿结识了新的朋友,有足够的活动消磨时间。湖景这样的“天堂”空间,甚至不提供工作岗位,只有休闲娱乐消遣的各类项目。

m9.gif

借助已经很成熟的VR设备和技术,活在虚拟世界也可以和现实世界的亲人互动。

image17.png

此外,随叫随到的人工客服“天使”,也会满足上载客户们的各种要求。

image18.png

但很快你也会意识到,活在一款高度模拟现实的游戏里,要面临的各种问题也不少。

作为“付费游戏”,上载空间里同样也有各种内购——买快餐,花钱;买衣服,花钱;太久没生过病了,像体验一下感冒套餐?花几美元买一个喷嚏吧。

image19.png

除了内购,我们现在就已经无比熟悉而厌烦的弹窗广告,在虚拟世界里更是无处不在。

image20.png

湖景酒店盖到了数十万层,但就像游戏不同的服务器分区那样,你和其他的某些上载个体,可能永远都遇不到彼此。

image21.png

湖景的景色确实不错,但走近细看就会发现,波光粼粼的湖面,无非就是GIF式的循环播放。因为如果真的要模拟出真实的湖水,对于数据流量的要求极大,也会加大服务器负载。单纯为了这样一处景观耗费过多资源得不偿失——这也和现实中游戏研发颇为相似,有些玩家不容易注意到,或是到不了的地方,完全没必要做高清模型,拿贴图+固定视角应付一下就够了。

image22.png

与之相似的,当服务器负载过大、濒临崩溃的时候,所有上载体都会暂时以低像素的形式存在。画风一瞬间就会从高清开放世界游戏,变成《我的世界》。

image42.png

虽然三餐种类丰富,但时间一到,全都会自动清空。不过就像经验丰富的玩家们学会卡bug那样,其中也有漏洞可以加以利用。

m10.gif

而这些其实都还是不痛不痒的问题。最核心的问题在于,上载之后,每个个体就不再是自然人,而是现实世界中亲友的私人财产。只要账号所有者愿意,他们随时都可以将上载体删除。

image25.png

image26.png

除此之外,虚拟世界同样存在着一些更深刻的社会问题。比如活在底层、让人唏嘘的2G群体。这些人活在大众视野之外。往往都是在大楼底层,这种最不起眼的看空间勉强存活。

image27.png

image28.png

如同名字指代的那样,他们每个月只有2GB的流量可用,一旦流量耗尽,就会被石化。直到下个月解冻。

m11.gif

从他们身上,你能看到虚拟世界最不美好的那一面。在天堂里上载体所做的一切其实全都要花费流量。内森和身边的朋友虽然大多不是顶级富豪,但也多是富裕阶层。并不需要为日常的花销分心。

image30.png

而2G人群的吃穿用度都是最简陋的基本款,书架上的书只有几页试读,除了吃喝拉撒睡几乎没有什么活动可做。连“用力思考”都要花掉不少流量。有些人的身体部位甚至都不完整,因为天堂的运营公司,觉得没必要在低消费人群的身体建模上花费太多。

image31.png

看到这儿也不免发问,对于这些人而言,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生命真的是一种有意义的选择吗?

你愿意在这样的虚拟世界延续自己的存在吗?

死后上传的设定看上去不错,但上载后的人们往往也都会意识到,这里没有他们活着的时候,看到广告描述的那样美好。

image32.png

image33.png

男主在上载后的第一天就陷入了“我到底还是我不是我”的哲学困境之中,差点被逼疯到自杀。“天使”拿尼采的“我思故我在”做了一番生与死的哲学拆解之后,才打消了内森的轻生念头。

尽管上载体还是能和现实世界中的亲友联系、交互,但物理上的阻隔确是实实在在的。即便在成熟VR技术能模拟逼真触感的前提下,也会遇到各种小状况。

image34.png

此外,上载之后,自己这一侧其实就陷入了类似于时间静滞的状态。前面那个把湖景调成《街霸》模式的小男孩,小时候因为意外去世。妈妈因为过于思念,不愿意给他设置成长变化,他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变成一个高中生,自己却还是一副小男生形象。时间久了,很容易就会发现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割裂。

image35.png

上载也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有的人是在健康存活的时候上载的。内森的邻居是一位双腿残疾军人,受不了瘫痪生活的他选择了在年轻的时候上载。并且在虚拟世界中自得其乐。但对于所有选择上载的人来说,这件事本身没有反悔的余地。

m12.gif

剧中当时的技术还不支持意识下载到人体,唯一一次接近成功的尝试,以下载体爆炸而告终。所有的上载体,在现实世界中其实就是一块脆弱的主板。

image37.png

在没有备份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可能就“全泡汤”了。

image38.png

和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类似,上载体们的隐私其实也得不到有效保护,女主诺拉的老板、Horizon的一名高管就是个窥私狂,经常偷看隐私模式下的顾客来下饭。

image39.png

围绕上载这件事,虚拟世界之外,更多的社会矛盾正愈演愈烈。面对着从现实演进到虚拟世界的贫富差距等问题,底层民众高呼着“上载是每个人的权利”的口号外出抗议。为了争取免费上传的机会,做母亲的甚至愿意排着长队等着让她1岁的孩子上载,获得“永生”。因为“反正现在这个世界也是糟糕透顶”。

image40.png

image41.png

而这些呼声背后,男主遭遇车祸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一项上传意识技术,还掺杂了意想不到的利益纠葛。

那么,换作是你,会愿意以这种形式延续自己的存在吗?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