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路子厂商,正在疯狂薅着正版游戏的羊毛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7-06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野路子厂商,正在疯狂薅着正版游戏的羊毛

让用户记住自己的品牌,是每个厂商的终极梦想。

厂商们会为此不惜重金请明星代言、设计洗脑广告词、冠名综艺、投放无孔不入的广告......你可能也有过被铂爵旅拍、Boss直聘、新氧电梯广告所支配的恐惧。这些厂商投入成百上千万元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路人对他们的品牌产生那么一点点印象。

然而,在每个成功品牌的背后,都会有很多成天琢磨如何搭便车的野路子厂商。他们想尽办法模仿正版的品牌、外观,薅正牌厂商的羊毛获利。在十几年前,这种思路就已经有了一个颇为正式的说法,山寨。

越是著名的品牌,通过山寨薅羊毛的野路子厂商就越多。比如前两天让鹅厂一脸懵逼的老干妈,其他厂商申请过的「相似」商标甚至超过了一百个。

s1.png

图片来自澎湃·美数课

当这样的野路子出现在游戏行业,也会造成各种各样的山寨盗版乱象。

最近,网易《逆水寒》在一场商标侵权案中胜诉了。鉴于《逆水寒》本身的影响力,以及案件本身有趣的细节和代表性,葡萄君借着今天这个机会简单地盘一盘。

s2.png

事情其实很简单。去年9月,《逆水寒》官方接到玩家投诉称,有一款手游使用《逆水寒》的名称和素材在各个渠道投放广告,甚至直接以「逆水寒」同名手游作为卖点。据产品下载页面显示,这款手游已被下载了388万次。

s3.png

要知道,网易自研的《逆水寒手游》今年5月才曝光,目前还处于开发阶段。

s4.png

于是去年10月,网易将山寨手游运营方——一家广州的手游厂商告上法庭。然而直到今年1月7日,这款冒牌「逆水寒」手游仍然可以正常下载和付费。

s5.gif

后来,这家站在被告席的厂商是这么辩解的:

「原告的产品是一款武侠题材的端游,而我们的产品是仙侠题材的手游,二者的运行设备、美术画风、故事情节等没有任何关联,因此并非同一种商品,并不构成侵权行为。

其次,由于这两款游戏在运行设备、美术画风、故事题材等方面完全不同,因此并不会导致用户的混淆。」

s6.gif

有意思的是,对于页面显示的388万下载量,这家厂商解释称,「涉案推广链接中的下载量是自行编辑生成,并非真实数据。」

而且按照被告厂商的说法,这条推广链接实际上亏了不少钱:

「截至推广链接删除,推广链接产生的总充值收入仅为3282元;在推广期间,根据百度后台截图,涉案链接的消耗成本为8917.57元,消耗成本远大于充值收入,因此我公司并未从涉案推广链接中获得任何收益,也未给原告造成任何损失。」

最魔幻的地方在后面,被告厂商要求网易《逆水寒》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知名度,否则「即便我公司构成侵权,对原告造成的损失也是极小。」

s7.png

于是,网易《逆水寒》不得不提供了一系列证据,包括用户数据(注册玩家数超千万),以及此前央视、新华社对大宋春节活动的报道......来证明自己的玩家影响力和知名度。

s8.png

《逆水寒》春节庆典活动曾获央视报道

最终,法院认定被告厂商的商标侵权行为成立,要求其赔偿网易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

《逆水寒》官博动态显示,被告厂商在官网发布了致歉声明。葡萄君撰稿期间顺手翻了一下这家厂商的官网,发现这则声明已经找不到了。

s9.png

截图来自《逆水寒》官博

而这起品牌侵权案件,仅仅是游戏行业山寨乱象的冰山一角。向《逆水寒》官方了解案情期间,他们还向葡萄君展示了其他侵权形式:有些厂商在制作投放广告时,直接使用了《逆水寒》的游戏素材。因为《逆水寒》此前为了方便同人创作,内置了官方动画编辑器,盗版厂商可以轻而易举地制作类似的广告素材。

s10.png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行业乱象?说到底无非就是流量二字。

冒用知名游戏的品牌、素材进行广告投放,能假借游戏已有的名气和影响力,提升投放效果,素材制作成本说不定也会相对更低。这导致现在国内外很多知名的头部游戏甚至3A游戏,都成为了野路子厂商天然的广告素材库。

s11.png

类似2B小姐姐的形象被广告滥用

在此过程中,监管的缺失和正版厂商维权的高难度,使得野路子厂商薅正版游戏羊毛时,往往有恃无恐。

即便投放渠道有心规范素材,面对每天海量的投放,也很难逐条审核素材版权。而通过《逆水寒》案例可以看出,正版游戏厂商想维护自身权益,存在耗时长、举证难度大、成本高等问题。

对于网易这样的头部游戏厂商,一起侵权案从起诉到结案都花了将近九个月的时间。团队体量相对较小的游戏厂商和工作室,可不一定能承受这样的维权成本。

更重要的是,现在正版厂商争取到的赔偿金额不一定能让侵权厂商伤筋动骨。网易耗时五年、耗资数亿研发的《逆水寒》,在此次侵权案中只获赔了100万元;去年葡萄君还报道过一个案例,某动画公司耗时2年维权仅获赔300万,而盗版手游的月流水就将近3000万。

s12.png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选择诉诸法律,类似的乱象或许能逐渐得到遏止。近两年,游戏厂商的维权案件屡见报端。

还是以网易为例,此次《逆水寒》维权案获得了央视网、法制日报等媒体的微博力挺。央视网称「挂羊头卖狗肉,骗的是消费者的信任,寒的是游戏开发者的信心,愿此案能为国内游戏版权问题敲响警钟!」

s13.png

而法制日报点明了游戏行业的维权窘境和这起维权案的正面影响力:「由于维权流程复杂等原因,很多权利人放弃了正当维权。希望此案能够提醒广大权利主体主动作为,运用法律武器积极主张、维护自身权利,让侵权行为无所遁形!」

s14.png

同时,政府部门近些年也在不断加强对游戏版权的保护力度。比如今年6月,国家版权局、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四部门联合启动了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剑网2020」专项行动,其目标包括「严厉打击网络游戏私服、外挂等侵权盗版行为」。

s15.png

国家版权局有关负责人此前还表示,本次专项行动将突出查办案件,进一步加大对网络侵权盗版案件的处罚力度,对人民群众意见强烈、社会危害大的侵权盗版分子一律依法从严查处。

因此,那些仍在钻营取巧,靠着薅正版游戏羊毛、欺骗玩家获利的野路子厂商们,不要侥幸,现在只是没轮到你,正义的铁拳终将来临。

s16.gif

参考文章:

1. 相关商标权权属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e04ca83f41144825b075abdf009d7078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