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水一年后,敖厂长为何离开西瓜独家签约B站?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7-06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试水一年后,敖厂长为何离开西瓜独家签约B站?

「失踪人口回归了」、「爷的青春回来了」。

在敖厂长于7月2日更新的一期《囧的呼唤》里,B站观众带着久别重逢的心情,刷着如上弹幕。这位头部游戏圈 UP 主虽未宣称与 B 站分手,但或许是因为同时入驻西瓜视频的关系,曾放缓了在B站的投稿频率。此时距离他上一次更新代表作系列,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期间,一度还有人以为他要远离B站。

可没想到的是,敖厂长非但没有出走的意思,还在今日(7月5日)宣布:「我和B站正式签署合同展开长期的独家合作。」这意味着,敖厂长之后所有的视频、直播内容都将独家在B站更新。

a1.gif

敖厂长的「重要人生决定」,也从侧面反映了平台对头部UP主的重要性。

但,敖厂长从B站辗转至西瓜,如今又全面回归B站,这中间仅仅只隔了一年时间。难道,西瓜已经不香了吗?而他又为什么要和 B 站签署独家合作呢?

试水一年后,敖厂长离开西瓜

敖厂长是游戏圈内绕不开的头部UP主。他的风格很独特,最早以川普口音、犀利文案来吐槽游戏而闻名,后来又以不计金钱代价的游戏考据受人追捧。《囧的呼唤》系列是其代表作,每期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均不下百万。

去年6月29日开始,敖厂长在西瓜视频开设专栏,上传了独家视频系列《厂长来了》与《MC厂长博物季》。这位B站头部UP的初来乍到,并非毫无征兆。入驻西瓜的前半个月,敖厂长便大大方方地在 B 站上表态,称自己在考察到底哪个平台、哪类视频更受欢迎。

已经做了 12 年游戏视频的敖厂长,其实经历过多次平台转换。

自 2008 年到 2020 年,他从贴吧转战土豆,又从土豆入驻优酷,后来在 2011 年 4月,又带着《囧的呼唤》的系列开始走向 B 站,一度成为 B 站粉丝拥有量最多的UP,在此之后,他也通过 YouTube 发布视频。

12年来,敖厂长的每一次转型,都在追求自身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对于入驻西瓜的原因,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短视频用户越来越多,我们必须要在这个风口上引起重视」。

与此同时,敖厂长从去年开始,也不再把自己限定于游戏UP的标签里。他的视频内容开始出现泛娱乐化的趋势。有几点迹象:一是试水影视解说;二是重启「黑暗料理」吐槽视频《我不是吃货》系列;三是在《囧的呼唤》系列里尝试评价动漫;再者就是,他目前也做起了游戏直播。

a2.jpg

从敖厂长最近的转型策略与相关举措来看,他有很强的意识,想要成为一个影响力更广泛的KOL。或许是冲着西瓜视频的用户更下沉,此前与西瓜达成独家合作,敖厂长也是朝「扩圈」这个方向在寻寻觅觅。按照UP的说法,与西瓜签约的两部视频系列,针对的受众都是「小朋友」。

而如今,他搁置了在新平台里寻求流量的想法,转而打算在 B 站上长此以往地留下去。敖厂长没有给出离开西瓜的具体原因和细节。不过,他在前述官宣视频里表示:「当一个视频制作者的内容变成了流量的一部分,我们的全部意义是不是就是用内容投身于风口,赚一波人民币?」

a3.jpg

他目前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如敖厂长所言,生存固然重要,但他眼下更看重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内容拥有长期生命力」。而据葡萄君观察,入驻西瓜这一年,敖厂长或许并没有取得令自己满意的成绩。

敖厂长想要的是什么?

与其说敖厂长「回归」B站,倒不如说他经过试水多平台后,最终选择扎根于最适合自己的土壤上。而他扎根B站的原因,或许就在于当他重新面临选择时,B站源自社区氛围与粉丝黏性的平台优势,或许对比西瓜的流量扶持来说,更能让其持续走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敖厂长入驻西瓜之后,他在 B 站上的影响力,并没有因为其内容减产、活跃度降低而变少了。我们可以来看一个数据对比:2019年7月,敖厂长在B站上的粉丝量为560万;时隔近一年后,关注他的的B站用户总数,则超过了707万。

对于已经在B站待了9年时间的「远古」UP来说,如此规模的粉丝增长,是值得让他重新审视何去何从这道题。

对视频创作者而言,西瓜视频与B站其实各有优势。前者强于流量算法与变现能力,后者则拥有优质的社区氛围与创作生态,且游戏、动漫等用户更垂直。也正因此,敖厂长以及其他UP主,在选择入驻的西瓜视频的同时,其实也没有远离B站。

但,转换至一个生态不同的平台,对UP主来说,会存在一个适应问题。具体而言,便是UP主们是否还能在缺少粉丝反馈与陪伴的环境下,获得创作的满足感和兴奋感。

而从敖厂长在西瓜视频上的经营,他确实有得也有失。入驻一年,他在西瓜上迄今获粉205万。这个成绩对比同期他在 B 站上的粉丝增长来说,还算不错。但如果结合视频播放量以及用户反馈与粘性来看,我们会发现敖厂长并没有取得突破。

a4.jpg

上为敖厂长B站页面截图,下为其西瓜视频主页截图

敖厂长去年在西瓜上传的第一条视频,播放量超过了400万。但这个热度没有持续下来。其最新的五条视频,平均播放量仅为30万左右,如果把时间线进一步拉长,我们会发现敖厂长制作的视频,在西瓜平台上有明显的数据波动,较低的播放量甚至不足10万。

这个现象自然牵扯到一个情况:适合B站的UP主,不一定就适合西瓜视频。作为对比,敖厂长在 B 站上发布的视频,基本稳定于百万播放量级。

而B站上由弹幕、投币、评论等玩法形成的互动规则与社区氛围,更是西瓜目前所无法给予的。差距显著呈现于评论数量上:敖厂长发在西瓜的视频,评论数普遍不足500条,弹幕量则少于100条;B站的用户则乐于回应视频创作者,敖厂长的每期视频,评论和弹幕都是数以千计。

a5.jpg

敖厂长在西瓜上的一条视频,播放量超过600万,但评论量却不到500条

葡萄君注意到,入驻西瓜视频的一批游戏UP主,其实与敖厂长有类似的经历。他们都在西瓜上获得了大量关注,如小潮院长获粉超过438万,中国Boy的粉丝数量则达到了187万。与此同时,这些UP主们所发布的视频,也有着播放量不稳定、评论反馈较少的情况。

a6.jpg

UP主小潮院长的西瓜视频主页

这些现象反映了西瓜视频相对短板的地方:它虽然有头条系流量扶持的优势,但该平台由于社区氛围沉淀不足,其用户的内容消费欲望远远大于互动欲望,并且他们对于创作者的粘性并不高。

而敖厂长作为视频创作者,他可能对粉丝质量这件事,是比较在意的。2019年的7月,他查询了一番自己的B站粉丝数据,并根据活跃度来判断真实粉丝的多寡。他当时发现,「我的真实粉丝数应该在300万左右,粉丝质量非常高了。」

a7.jpg

敖厂长在西瓜上虽有200万关注量,但从起落不定的视频播放量来看,时刻关注他的人,显然占比不多。而一个在自己视频里见惯了弹幕墙与各种高质量评论的 UP,想必也不会乐于在新平台里接受互动与反馈上的落差。

像敖厂长这样的职业 UP 主们,所思虑的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但西瓜视频目前的生态与社区氛围,还无法有效激励 UP 进行长期创作。而 B 站的优势就在于此。它有完善的创作者生态与社区氛围,使其不仅仅是单向的内容消费平台。而由弹幕、评论、投币、点赞所形成的一套互动反馈激励,已经成为UP主持续创作的动力。

B站是一块更适合创作的土壤

兜转一圈后,敖厂长想必对自身定位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今年3月下旬,他闲来无事,依据手头题材,粗略制定了《囧的呼唤》系列的创作规划,这一规划,便把更新时间排到了2035年。他当时所疑惑的是,未来长视频是否还会流行;而没有对自己创作的持续性产生了质疑。

a8.jpg

从这点来看,敖厂长的本心,是通过坚持做自己喜欢的内容,来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

相比现阶段的西瓜视频,B站能给敖厂长提供更充分的创作条件。这其中既包括耦合度更高的用户生态,也包括平台与创作者之间对内容趋于一致的价值取向。另外一点,自然是社区氛围。敖厂长在宣布与B站达成长期独家合作的同时,就提到一点:

播放量不仅是数字,弹幕不仅是打卡,是真实的交流与互通,我在B站上得到的反馈,是我持续创作和更新的一大动力。

a9.gif

对敖厂长来说,B站是一块更适合垂类UP主生长的土壤。因为只要坚持做好内容,创作者总能得到反馈与互动。而这一点优势,其实并不局限于 B 站平台所流行的游戏、动漫、鬼畜等领域中。去年至今,以财经、科技为代表的新兴知识类UP主,也在 B 站上得到了广泛认同。

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在B站上获粉450万。而这位北京邮电大学的学生,去年原本默默无闻,因为发布了一条5G测评视频,便在三天内涨粉过百万,后续还受央视邀请,上了节目。而在成名之后,何同学专注做科技知识类视频,每期视频的平均播放量超过200万。

今年2月,作为微信公众号和知乎的双料大V@硬核的半佛仙人,凭借《瑞幸咖啡是如何暴打资本主义的?》一条视频,成功转型B站财经类UP主,一年半载的时间,他已经拥有了超过400万粉丝的积累。

继半佛仙人之后,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则几乎撑起了B站刑法知识普及的一片天地。他用幽默风趣的授课风格、浅显易懂的讲解方式、生动形象的案例分析,引来了用户的共鸣。半年不到,罗翔在B站的粉丝数量已经超过了750万。

从这些UP主的兴起来看,B站对于多元化的内容,是有足够的包容与支持的。

事实上,对于平台而言,打造一个更多元全面的生态环境,让不同视频创作者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就能够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