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工作两年、精准打击数千人,他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外挂克星”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8-11
深度

[ 编译自 vice ]

无偿工作两年、精准打击数千人,他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外挂克星”

一个住在伦敦的伊拉克人,花了两年的时间坚持在《守望先锋》和《Valorant》中追踪开挂玩家,收集证据上传给暴雪和拳头,最终成功识别并封禁了几千个作弊玩家,并帮助游戏公司填补了不少的游戏漏洞。而这一切都是一个24岁的年轻人自愿、无偿的劳动。

这是一个“外挂克星”的故事。

今年5月,热门射击游戏《Valorant》中,某些玩家似乎获得了超能力。每当他们开枪射击时,都能够将敌方玩家一枪爆头,几乎从不失手。

外挂1.png

某种意义上讲,这些玩家确实有超能力——因为他们在使用专门针对《Valorant》的、最先进的外挂。虽然开发商拳头公司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打击外挂,但这款外挂能被拳头定点清理,还得感谢一名特殊的玩家——他就像“义务警员”那样全天候工作,追踪作弊玩家和他们使用的外挂,然后向拳头,以及《守望先锋》开发商暴雪等公司报告。

但这名玩家并不受雇于任何一家游戏开发商,一直在无偿劳动,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来阻止开挂玩家。当他发现某些东西时,开发商总是会聆听他的反馈。

Mohamed Al-Sharifi今年24岁,家住伦敦,但他还有个更响亮的名号:“GamerDoc”(玩家博士)。在游戏公司与黑客、外挂开发团队之间永无休止的猫鼠游戏中,GamerDoc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当前所有网游都会采用反作弊系统,却始终无法杜绝玩家的作弊行为。以《Valorant》为例,拳头为它开发了先进的Vanguard系统,其中部分程序运行在操作系统底层、会在开机时自启,这也意味着一旦玩家电脑被黑客入侵,就有可能泄露大量个人信息。因此也有一些安全专家批评拳头这种方式太过激进。但就是这种程度的反作弊系统,还是没法杜绝开挂玩家。在《Valorant》的Beta测试阶段,拳头仍然封禁了超过8000个作弊账号。

“没有什么游戏是黑客找不到漏洞的,也没有什么外挂是不能被检测到的。”GamerDoc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外挂2.jpg

“我们总是很高兴收到来自玩家的信息,尤其是那些对外挂社区有深入了解的人。”《Valorant》反作弊部门主管保罗·张伯伦(Paul Chamberlain)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说,“GamerDoc提供的信息可以帮助我们完善反作弊系统,最终更有效地封禁开挂玩家。”

某家游戏公司参与反作弊工作的三名消息人士称,GamerDoc的效率非常高,总是能够帮助他们迅速封杀开挂玩家,为游戏漏洞打补丁。“他的提示能帮助我们更快对一些外挂和开挂玩家做出反应,从而更容易清除外挂开发团队。”一名消息人士说。

另一位信源也表示,GamerDoc发现外挂并向游戏公司汇报,这一点“对他们的工作帮助很大”。

“对负责反作弊工作的开发者来说,GamerDoc就是他们的义务侦察兵。”一个网名为sadko2的外挂开发者说,“他建立了一个社区,增加了一个额外的报告层级。通常来说,玩家会手动汇报疑似作弊的行为,对于反作弊工作来说,这其实是杯水车薪。总而言之,GamerDoc独自一人什么都做不了,但对外挂开发者们来说,他的强大社区和报告体系确实是个巨大威胁。”

据GamerDoc透露,一群外挂开发者曾经在GoFundMe发布了一个项目(现已删除),想筹集资金雇佣一名杀手让他人间蒸发。还有一次,有人试图向他过去的上级打听他的家庭住址。GamerDoc经常收到死亡威胁……他承认这些事情对自己的精神状态造成了影响,但他也强调,这些不会影响他打击外挂的工作。

外挂3.jpg

GamerDoc是从2018年开始“追捕”外挂开发者和作弊玩家的。当时,他创建了一个叫做“《守望先锋》警察局”的Discord服务器,曝光了那些“演员玩家”——《守望先锋》中,某些玩家在比赛中互相放水交替拿分,通过这种“演”的方式来提高排位成绩。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向GamerDoc汇报作弊行为。

“我开始研究这些东西,开始要求人们提供证据,比如视频片段。没过多久,相关材料就堆积如山了。我觉得这就像一场巨大的灾难,有太多人在《守望先锋》里作弊。”

随着时间推移,GamerDoc决定不再仅仅打击作弊玩家,而是要针对整个外挂产业的生态。

游戏外挂催生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PC Gamer在2014年发布的一篇调查报道透露,外挂开发团队的收入可能会达到数百万美元。作弊玩家通常从分销商那里购买外挂,而分销商会在面向玩家的网站上宣传外挂产品。这些分销商与外挂开发团队又有着直接的联系……与单枪匹马的GamerDoc相比,他们的势力相当庞大。

“我一直在想方设法打击外挂,摧毁外挂生意,为玩家伸张正义。”GamerDoc的动机很简单:在他看来,游戏被开挂玩家、被“那些只想赚快钱,只会复制粘贴的黑客”毁了。

“我讨厌作开挂玩家。我认为如果一个人只顾着自己爽,那就太自私了。人们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回家玩游戏,但游玩体验却有可能被一些用妈妈信用卡买外挂的孩子毁掉,这简直糟透了。”他说,“不仅如此,甚至有职业选手试图在比赛中使用外挂。”

目前,GamerDoc管理着两个Discord服务器:“《守望先锋》警察局”和“《Valorant》警察局”,前者有近3000人,后者也有超过2000名成员。这些频道中,会有玩家主动地发布一些疑似开挂的报告,包括他们游戏内的ID、开挂日期、时间和游戏所在区域,以及截图、视频证据。GamerDoc和其他管理员则会对报告进行梳理和审查,将他们认为准确的报告发送给拳头和暴雪公司。

外挂4.png

前不久,受疫情引发的经济下行影响,GamerDoc失业了。那以后,追捕作弊玩家几乎就变成了他的一份全职工作。不过,他没有透露自己有没有通过“漏洞赏金”这样的项目赚到钱。

“我要维护自己的声誉,所以我从来不发布错误的报告,因为那会让玩家不爽,给所有人带来负面影响,还会失去游戏公司的信任。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

为了找到外挂开发者和开挂玩家,GamerDoc还会潜伏在他们社区和Discord频道收集情报。某些时候,他假扮成买家,与外挂开发者或分销商联系,想方设法套取信息,然后向拳头、暴雪和其他游戏公司的反作弊团队报告。GamerDoc称,还有外挂开发团队曾经主动与他接触,向他透露其他竞争对手的产品信息。

“外挂产业就像是毒品,有一整套的组织架构,包括开发人员、助理开发人员、销售经理、分销商等等。每个人各司其职并从中牟利。”

除了向游戏公司举报之外,GamerDoc有时还会在推特账号“反作弊警察局”上公开作弊玩家的姓名、游戏ID,通过这种方式来讽刺他们,让其他玩家可以举报或者远离他们。

据GamerDoc估计,从2018年从事反外挂工作以来,在《守望先锋》和《Valorant》中他已经分别向开发商举报了大约5万和7万个开挂玩家。另据游戏公司工作的两名消息人士透露,这些数字是可靠的。不过这里需要提及的是,在GamerDoc发出“警报”后,开发商还会自己查看报告,以确保精准地打击开挂玩家。

外挂5.png

“一个人只身对抗整个庞大的外挂产业很困难,但GamerDoc有自己的支持者。人们相信他从事的事业。也许有一天GamerDoc能和反外挂工作从业者达成更大规模的合作。”GamerDoc的合作者之一Hina说。

谈到未来,GamerDoc称他计划建立一家公共网站:玩家可以发送报告,让管理员审查,然后将它们发给游戏公司,并公布已知的开挂玩家名单。

GamerDoc曾经买过一个《Valorant》外挂,把它交给了拳头,而拳头则通过补丁修补漏洞,使外挂失效。该外挂是一位自称Bukky的开发者制作的。Bukky习惯通过订阅模式销售外挂,费用分几个层级,分别是每天15欧元、每周70欧元、每月150欧元和500欧元终身。Bukky称,有近1万名用户通过他的网站Applecheats.cc购买了这一订阅服务。

如今,Bukky制作的外挂失效了,销售网站也已经关闭。但Bukky否认自己曾被GamerDoc抓到,并且对GamerDoc的工作不屑一顾。“他只是一个向拳头举报外挂开发者的混蛋,没什么了不起的。”Bukky在一次线上聊天中说。

但几位参与反作弊工作的消息人士证实,Bukky的外挂确实是在GamerDoc举报后被剿灭的——Bukky只是在试图削弱他的成就。

“当外挂运行时,GamerDoc可能会拿到一个外挂的副本或者游戏的内存转储。这些都能帮助我们更快速地检测到新外挂。”一位游戏公司的员工表示。

“每当我(帮游戏公司)封禁了一个开挂玩家,或者检测到游戏中的外挂,我总是非常高兴。”GamerDoc说。

原文地址:

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bv857z/gamerdoc-catching-banning-cheaters-hackers-overwatch-valorant?f

游戏葡萄编译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