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深游戏圈2021人才大困局:断层有多痛?

来自 游戏葡萄 2021-10-21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广深游戏圈2021人才大困局:断层有多痛?

2017-2018年,华南游戏圈曾是整个行业的中心。面对腾讯网易和买量热潮的诱惑、更低的落户难度,人才纷纷南下,加入科兴科学园和科韵路的堵车大军。

可如今买量帮江河日下,上海新贵拔地而起,越来越多广深公司表示招人越来越难,求职者对手里的Offer也不太满意。在这片土地,5-7年经验的高级、资深和专家岗位有了断层的势头,人才市场正在陷入一场结构化困局。


01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多名受访者都表示,买量帮招人,已经越来越难了。

最头疼的问题是品牌。某公司招聘负责人称,每次想挖网易的人,只说到「我是XX公司的HR……」,就会迅速听到电话挂掉的声音。"被打击得不行,对面连一句不需要都没有。"

她告诉我,如今「大翅膀」挣钱太难,不少买量公司想转做SLG。可广州的头部SLG人才都在向网易、阿里和FunPlus靠拢。如果想从Tap4fun、IGG等外地公司招人,又要面临和上海公司的竞争。

那么冉冉升起的新星:二次元公司招人会不会容易一些?未必。像一家二次元公司的老板就说,自己的研发正在面临3倍工资Offer的诱惑:"组长能拿到制作人的工资。"

《镇魂街:天生为王》的研发商——心源互动的副总经理毕长恒则表示,不算期权和奖金,他们从去年到今年年初平均薪酬翻了一倍,员工福利和培养计划也在不断完善,面对人才竞争才有了喘息的余地:"招人难,留住人更难!"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大厂应该没有类似的烦恼。可一位腾讯互娱资深HR称,由于业务扩张,标准提升,他们2021年的招聘难度比往年更大:"越是头部人才,做选择就会越慎重。"一位前网易HR则表示,他们培养的中层也很容易被外部挖走:"我就好奇了,现在谁过得容易呢?"

更尴尬的是,在招聘难度不断上升之余,不少岗位的需求与供给还出现了错位。

以曾经最热的广告投放为例。年初某上市公司市场VP曾向葡萄君抱怨:"最近面试了27场,达标率不到三成。"还有二次元公司高管吐槽,面试一个92年的投放:"问他看动漫吗?说工作太忙。问他投过二次元产品吗?说投过《闪烁之光》……年轻人总该弄点儿年轻的东西吧?"

可曾在乙方担任投放经理的雾雨却表示,如今游戏行业已经不是他们的首选:"之前我在游戏圈拿到最高的Offer是22K x 16。后来面试拼多多,我就要了24K x 16。出来后我仔细一看傻了:这是最低档的工资。"最后他拿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年薪40万的Offer。

广深游戏圈的人才市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微信图片_20211022103827.jpg


02  买量公司转型的阵痛

首先,买量公司的衰落与转型,可能是广深人才市场断层最大的原因。

先说投放。猎头晋玲表示,2019年初,只要是1年以上经验的投放都会被盯住挖猎。但2020年后受精品化浪潮冲击,广州公司产品开始断档,原本庞大的买量团队迎来了大规模裁撤的命运。

据内部人士透露,某家曾经的买量大厂,为了转型砍掉了所有换皮产品,月流水从几个亿掉到几千万,流量需求锐减,整个买量团队只剩一位负责人。当类似的案例越来越多,各家公司最缺的就不再是单纯的投放,而是既懂营销,又懂流量的发行。

再说研发。某游戏公司高管称,由于注重ROI,买量公司转型一般有两条路,要么做强调数值和系统的卡牌,要么做强调社交的MMO和SLG。"但年轻用户再大几岁,也不会成为数值游戏的用户,这个池子只会越来越浅。"在内卷之下,传统产品对研发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像是优秀的数值策划就一将难求。

想做差异化的项目?恐怕也不容易。晋玲说,如今中型厂商都在尝试二次元、模拟经营项目,相关人才愈发稀缺。某上市公司CTO则表示,以前做「随大流」的传统产品,团队着急用人招聘还能放放水。但在转型之后,他或CEO会尽量参与最后一轮面试。"因为市面上的团队很少,你很难找到相关岗位的行业标准。"

虽然人才缺口愈发严重,但迫于转型,部分公司反而做了更激进的裁员或优化。某公司招聘负责人称,"如果是只会做套路产品的策划或者美术,可能就比较难了。"晋玲则表示,现在没有接触过Unity的Cocos程序已经很难找到工作,"就算能跳,月薪也要降低1-2K。"

但问题在于,考虑到转型的风险和原来的人才结构,买量公司的新项目很难吸引特别优秀的人才;而公司原有的买量产品又不擅长长线运营,这让大家缺乏All in的底气——没有现成的爆款,拿什么开出高薪?这样的恶性循环,成了困扰所有转型公司的难题。


03  和腾讯网易抢人是什么体验?

与北京上海两地不同,广深前有腾讯和网易两大巨头,后有虎视眈眈的字节和阿里。这种行业格局也加剧了人才断层的局面。

大厂对于顶尖人才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某上市公司CTO称,他们的工资能达到行业80分的水准,但UE4专家的招聘依然艰难,因为深圳最优秀的人基本都在腾讯。我问价格到底有多高,他反问:"你看去年吃鸡发了多少奖金?"

那从校招阶段开始培养?大厂的压力同样摆在面前。某上市公司HR负责人表示,去年他们研发岗位Offer的拒签率达到了70%,拒绝者基本都去了腾讯、网易或字节。"有的公司光是签字费就有3万-5万,特别优秀的同学还会发总额5万-10万的股票,而且应届生也会觉得大厂的培训制度更完善一些。"

事实上,在大厂面前别说吸引人才,能留住人才都不太容易。某深圳公司的HR负责人称,他们去了字节的同事,一般固定薪资都能翻倍。而对于难以挖猎的高管和制作人,大厂还会给予投资支持。例如深蓝互动等多家二次元CP背后就都有腾讯的影子。

QQ截图20211022104822.png

也有公司拿出血本,想从大厂截走几个关键人才,比如曾有团队开价250万,只为招一名对标腾讯T4(现12级以上)的技术美术。但这条路的竞争一样十分残酷。雷霆游戏HR负责人季新波就表示,大厂员工的选择很多,招聘周期会拉得很长,转化效果又不一定好:"一昧拼抢大厂员工是一个取巧的方案,但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由于组织架构和生产管线不同,来自大厂的人才也未必能发挥出全部实力。某游戏公司CEO就表示,他们招过不少网易的人,但真正用得顺手的也就30%-40%。"他们的美术中台特别强,但单个工种会被拆得很细,单兵作战能力有限,反而给不了我们想要的认知。"

更微妙的是,在火热的市场需求之下,大厂员工的胃口也越来越大。某上市公司CEO称,要跳槽的大厂总监往往会索要VP(副总裁)的title,他们曾经吃过不少亏,"把腾讯不要的人当神仙",后来才决定让所有跳槽员工都先做项目,后定职级。

对于普通公司来说,最现实的选择,是不要和大厂在一个层面竞争。某上市公司HR就表示,由于腾讯网易偏爱清华北大985的硕士,他们已经把目光投向广州的重本:"总要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吧。"


04  人才外流的烦恼

上述的种种情况,还会导致更复杂的后果:转型期的买量公司没有主动抬高薪资的底气,大厂又有一套详细的职级和薪酬体系,平跳的涨幅相对有限,这限制住了广深薪资的天花板,也加剧了人才外流的态势。

晋玲称,相比广深稳定的市场价格,上海新贵没有那么多顾虑。"你在广州评的是高级,拿30K,14薪;但如果技术确实不错,到了上海就能当资深,拿40K,16薪。"她甚至建议,准备跳槽的候选人即便并不想离开广深,也不妨面试几家上海的公司,以此了解自己在整个行业中的水平和待遇,做出更长远的职业规划。

因为薪资的差距,晋玲说自己也很少遇到从上海回广州的候选人。最成功的一个案例,是一个上海40K的主程回到广州拿了50K,涨薪25%。"这个水平其实高于广州的平均值。更多人都是因为家人孩子在这儿,才愿意降薪回来。如果进不了大厂,基本就不考虑了。"

就这样,广深最顶尖的人才几乎都在大厂,他们对跳槽的态度相当谨慎;而本应频繁流动的高级和资深研发,也在向大厂和其他城市迁移。

唯一乐观的是,不少外地公司,例如FunPlus和英雄互娱都在广州建立了自己的研发团队。在英雄互娱CEO Daniel看来,广州二次元文化发达,人才极其务实,而且重视故乡,回流率很高。这样的趋势也许能改善广深的生态,但对于本土公司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微信图片_20211022103818.jpg


05  重流量,轻产品的基因

最后,广深游戏圈人才的断层的根本原因,还和这个地区的发展历史有关。

广深游戏圈一向重视流量,这里既不像北京那样有多家端游大厂,也不像上海那样有很多参与过3A项目的外企,大部分公司都靠页游、页转手和H5发家致富。某公司高管评价,广州的工业化平均水平明显落后于行业,"就算有些大厂有自研引擎,可能效果和Unity都有距离,更不用说Unreal了。"

买量公司的研发底子有多差?一位曾做出畅销榜Top 5买量产品的制作人表示,在探索PBR渲染流程的时候,他们一张地图就要做上4-6个月——毕竟团队大多是1-2年经验的年轻人。而当年从2D转向3D的时候,这家公司的另一款产品连前端主程都换过2次。

而且由于过去赚钱过于容易,大部分公司既没有探索新的品类,也没有尝试差异化的美术风格,更不具备全球视野。这又进一步放慢了这个地区认知的成长速度。

如今虽然人人都在谈转型,二次元的团队也越来越多,但这种重流量,轻产品的基因很难迅速转变,这也影响了不少人才的选择。某家二次元CP老板吐槽:"平时和广州公司聊天,刚开始还在聊怎么做口碑,做品牌营销和用户运营,但每次聊到具体的玩法设计,他们就会问这个该怎么做付费点?然后天就聊死了。"

而买量独特的商业模式,又让广深公司形成了一套抱团文化,4399系、潮汕帮……诸多公司形成了错综复杂的资本关系。在「大翅膀」如日中天的时代,那些数值模型、系统框架和起量技巧确实可以互通有无;可一旦要讨论如何拔高品质天花板,建立次世代生产管线,基因高度相似的兄弟团队就爱莫能助了。


06  如何破局?

那么面对重重困难,广深游戏公司打算如何破局?未来这种断层的局面又能否得到缓解?

不少公司都承认,硬仗已经在所难免。某上市公司研发招聘负责人Jennifer表示,他们会在关键岗位继续加码:"市场卷得太厉害,该抢就要抢。"晋玲也表示,人才外流的风险倒逼一些公司提升了薪资。即便是在广州非大厂的公司,那些做出月流水过亿项目的主美、主程和主策,不少人的年薪也已经超过了200万:"不然很快就会被人挖走,或者干脆带着团队离职。"

和薪酬一起「卷」起来的还有福利,前一段时间,三七把员工免息购房借款的总额提到了3000万;而就在上周,腾讯也宣布自2022年1月1日起,将为社会工龄小于3年的正式员工发放更高的租房补贴:北上广深由每月1250元上调至4000元,其他城市则由每月625元上调至2000元。

微信图片_20211022103810.jpg有人猜测"不要求住在公司附近"是针对字节

面对竞争,一些公司正在寻找新的角度。雷霆HR负责人季新波称,他们希望为关键人才创造大厂没有的机会,例如给予发行负责人更高的决策权,让他们在获得公司平台和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自己选产品,签产品,调度内外资源,向自己汇报。业绩优秀者,还可由公司协助创办其独立负责的公司。

英雄互娱CEO Daniel则表示,他们希望用更宏大的项目来吸引人才:"最强的人一定想做《原神》,做《黑神话:悟空》。普通的MMO项目要求多人同屏,面数被卡得很低,很难招来顶级美术。"

也有公司呼吁从更底层的生态解决问题。例如毕长恒就认为,行业不要想着如何收编成熟团队,而是要多做人才孵化,找到做好玩游戏的团队,帮他们学技术,培养年轻人。"现在大家都在找现成的树苗和大树,没人播撒种子,再这么下去,土里就啥都没有了。"

还有公司的规划更加长远。某上市公司CTO称,他们去年在长沙搭建了技术团队,结果时不时有同事问他能不能去长沙。"大家都知道我们不好意思降薪,同样的工资,在长沙生活多舒服。"虽然没有明确计划,但他也在思考,能不能把成熟模块向幸福指数更高的城市迁移。

谈到未来,Jennifer认为广深的断层迟早会得到解决:"每个人都能看到行业的趋势,那些只会2D引擎的程序早晚都要学会U3D和UE4,不然他们就会被时代淘汰。只是这需要缓慢的过程。"

 而在晋玲看来,如果能在价值观、产品定位、团队背景和发展机会上多多入手,普通公司一样能在竞争特定人才时击败大厂。"毕竟高级、资深和专家更看重这些东西。我就遇到过9377打败腾讯,三七打败头条的例子。"


07  结语:广深的断层,是行业的缩影

如果我们把视野再拉高一点儿,其实广深断层的情况,也是整个中国游戏行业人才现状的缩影。

因为页游和早期手游的流量红利,广深在资深人才上出现了断档;而F2P模式和人口红利,同样影响了中国游戏行业的研发实力。MMO和战术竞技产品固然提前让大厂看到了工业化的重要,但绝大多数公司,还是在看到《原神》之后才开始警醒。

按照这一逻辑,未来大部分团队都会保持这种断层的局面:年薪几百万的关键人才要努力搭建生产管线,扩散自己的认知;少数几个有经验的Leader要想出落地和培训的方案;而更多的研发同学,则要学习新的引擎、流程和工具链,努力跟上前辈们的脚步。这个过程一定趟坑无数,但大家总要为曾经的快钱付出代价。在追逐工业化和3A人才的背后,这种格局才是真正的原因。

对于普通从业者来说,断层并不完全是坏事:与影视行业相比,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还不算太高。而且在转型过程中,即便是基层岗位,也能接触到更加优秀的Leader,获得更多成长机会,填补那些中层的空位。

但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广深以及整个行业的断层造成了巨大的损耗和挑战。但愿未来「弯道超车」的说法越来越少,大家都能一步一个脚印,让走过的弯路不再重演。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