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能治病?这家游戏公司发布了行业首款获国家药监局认证的游戏化数字医疗产品

来自 游戏葡萄 2022-04-18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真的能治病?这家游戏公司发布了行业首款获国家药监局认证的游戏化数字医疗产品

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游戏可能都跟治病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尽管几年前,国内就已经有“游戏化数字疗法”这样的概念,但实际上,切实有效、经过认证的医疗游戏还并不多。

今天,波克城市在线上发布会上公布了一款游戏化数字疗法产品——《快乐视界星球·视觉训练系统》(以下简称《快乐视界星球》)。波克城市方面表示,这是国内游戏行业的数字疗法产品首次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资格认证。换个说法来讲,这款软件获得了国内游戏行业数字疗法的“第一张证”。

这样的名头,不得不让人好奇:这款产品到底能治什么病?为什么要靠它来帮助患者康复?


01 游戏如何与医疗结合,帮忙治病?

《快乐视界星球》是一款用Unity制作的弹幕射击类训练软件,玩家会在游戏中扮演一只小恐龙,在充满童话色彩的各种主题场景中,拾取“花朵”打败敌人——这么一说,你或许会觉得它就是一款再正常不过的游戏。但对于那些患有斜弱视的小朋友来说,它却是一个改善视力的帮手。

1~1.gif

这款产品为什么能帮助治疗弱视?就以导致发病原因之一的斜视为例子:斜视的患者双眼不对称,就像马车的两个轮子有一个位置不正。这种异常,会让弱视眼的眼底黄斑部得不到足够多有效的刺激,进而导致对应的大脑皮质下意识地产生抑制,久而久之弱视眼就会落后于正常眼形成弱视。

这种疾病多发于年龄低下的儿童,其病因有很多种,这里不做赘述。重要的是,这种病越早治疗越好——一般认为如果12岁之前得不到合适训练和治疗,恐怕会影响孩子一生,比如导致视力低下、影响对距离感的判断,甚至是影响到未来就业。

治疗斜弱视最常见的方法,或许不少人都在生活中见到过——遮盖疗法。那些用布片遮住一只眼睛的小朋友,实际上就是在通过强迫注视来训练弱视眼的视力。

1650338782164685.png

图片源自网络

而《快乐视界星球》则采用了其他多种方法:比如用一些小目标来强迫弱视眼精细注视;用特制波长为640nm左右的红光,或是黑白条栅移动或者旋转产生的空间频率来刺激视网膜黄斑中心凹锥体细胞的敏感性;以及利用红蓝眼镜分视来训练双眼高级的视觉功能等。

2.gif

好吧……这些词儿可能不太好懂,不过在医疗效果上,这款训练软件一定不会差——毕竟为了确保专业,波克城市专门联合了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背景团队共同研发;并且在产品中嵌入的治疗原理和方法,都是经过国内权威GCP中心临床试验和医学研究反复认证过的。

可想而知,这款训练软件的研发过程会与寻常产品有不小的差异——据说在进入该项目组前,成员都需要通过一些培训与考试。可是在已经有这么多种疗法的前提下,波克城市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来做一款治疗斜弱视的产品?


02 为什么是“游戏+医疗”?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一言以蔽之:游戏化的数字疗法软件,有能力做得更好。

一方面,游戏化软件能做到许多传统疗法做不到的功能。这一点在《快乐视界星球》的全流程中都有所体现,比如在训练前通过小游戏为玩家评估弱视眼的视力,匹配出最合适的训练难度;以及在训练中通过AI实时监测来保证小朋友的专注度,对错误姿势进行提醒,确保训练有效。

另外在训练结束后,系统会每天在线生成训练报告,帮助家长、医生判断情况。当然……防沉迷方面他们也考虑到了——家长可以用《快乐视界星球·家长端》App随时了解训练状态、修改训练时间,甚至一键结束训练。

1650338783440834.png

更重要的是,游戏化医疗软件比起其他疗法更加有趣、便捷,也更适合小朋友。波克城市的医疗顾问陈航在发布会上提到了一个观点:“疗效=有效的原理+患者的使用。”目前的主流疗法尽管在原理上都有效,但在患者使用方面,却仍然有许多不足之处。

精细目力训练的传统做法,是让小朋友每天穿几百次珠子或针线,过程十分枯燥;而光学刺激则需要专业仪器,且同样对患者的「依从性」有所考验——如果孩子没法好好配合治疗,即使再牛的技术也治不好病。

而将游戏化机制与医疗原理结合来提高患者的依从性,就是游戏化软件作为训练工具的核心优势。对于这些尚且年幼、专注力不高的小朋友来说,能在玩游戏的过程中矫正视力,无疑是一件既轻松又正确的事。

3.gif


03 这意味着什么?

尽管上面说的这些,面向的只是一个很小的群体,但我依然觉得这个国内游戏行业“第一证”意义非凡。

首先,它让国内的“游戏+医疗”领域又迈出了一步——就像在2020年,美国FDA首次批准了《EndeavorRx》作为多动症的处方药一样。如果说在以前,还有不少人觉得游戏治病是模棱两可的伪科学,那么《快乐视界星球》这样的产品就是相当有力的回应。

1650338786899226.png

即使从相对功利的角度来看,游戏化数字疗法的市场潜力也并不小。尽管在商业化方面还有待发展,但这确实是一个极其专业、极其垂直,且相对空白的市场。

其次,它也在拓宽游戏的应用边界——就像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的主任医师王勤美教授在发布会上所说的,游戏的作用在将来会“泛化”,游戏会成为生活在各个方面的载体。像是军事训练、教育培训、科学探索、应急管理……等等领域,都已经出现过一些功能游戏。

波克城市目前就将“游戏+”作为一项战略,其中在“游戏+医疗”方向,除了《快乐视界星球》以外,他们还有一个方向——针对老年MCI(轻度认知障碍)患者,研究如何减缓和推迟患者由MCI发展到老年痴呆过程的项目。

最后,这样的项目也有着非常显著的社会意义。它仍然在提示着我们,游戏不仅是娱乐产品,也在许多层面都有着自己的任务,它可以让这个社会,甚至是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