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万粉网红陷游戏广告抄袭风波;某传奇私服涉赌,核心成员落网 | 一周说「法」

来自 诺诚游戏法 2022-06-26
资讯

[ 转载自 诺诚游戏法 ]

3000万粉网红陷游戏广告抄袭风波;某传奇私服涉赌,核心成员落网 | 一周说「法」

一周说「法」系列文章将搜集当期游戏行业的相关资讯,并以法律角度进行盘点和解读。


01

3000万粉网红梅尼耶,深陷

游戏广告抄袭风波

近期,抖音头部网红梅尼耶被卷入了一场抄袭风波——梅尼耶与《我要修仙》手游的合作宣传片中,被网友们发现其文案与《一念逍遥》品牌宣传片中古力娜扎的台词一模一样,有抄袭嫌疑。事件发酵后,梅尼耶也第一时间作出道歉,并向网友们解释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表示其所演出的脚本,完全是由《我要修仙》方提供。

诺诚评论:

游戏公司常常只关注游戏运营的风险,而忽视广告投放,因此游戏广告抄袭的事件经常发生,游戏公司也极易产生侵权和虚假宣传的法律风险。作为广告主,我们建议游戏公司做好以下广告素材合规措施:

1.加强广告通用合规审查

即根据《广告法》等相关规定,审核游戏广告是否存在禁止发布的内容,审核广告是否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避免存在欺骗或误导消费者的违规风险,避免违规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绝对化用语和极限词,注意合法合规引用数据资料等。

2.结合监管趋势和特点进行专项合规审核

对于游戏广告暂未有法律法规、监管标准规定的,应当结合游戏广告的特点和国家对游戏行业的监管趋势,重点进行专项合规审核。例如:注意禁止低俗暴力倾向,禁止含有低俗营销、诱导消费的内容,禁止侵权、盗版素材,禁止外挂游戏广告,禁止游戏账号非法交易、存在擦边球行为等违规广告素材。


02

《传奇》私服游戏运营商“东方忘忧”因涉赌被抓

6月20日,旭玩科技发文称,在其积极推动下,对内含打金服的“传奇”游戏整治行动已取得突破性成果,公安部门以雷霆速度成功打击了一款以打金、回收为手段,诱导玩家注册、充值,从中牟取暴利的涉嫌赌博的打金“传奇”游戏——《东方忘忧》,相关核心成员现已全部落网。

1656302774844345.png

据了解,被立案运营商的游戏中带有“体现打款”“元宝商人”“充值返现”“奖池活动”等功能玩法。目前,“东方忘忧”全部运营人员已被带走调查。

诺诚评论:

网络涉赌游戏种类繁多,如梭哈、赌大小、炸金花、德州扑克等传统游戏,随着网络技术迅猛发展,氪金开箱等新型游戏亦出现于人们的视野中。游戏本身仅为优化客户体验的娱乐活动,但部分游戏中蕴含的偶然性、随机性过高,在合规设计上稍有不慎即可能被认定为赌博游戏。司法实践中,判断游戏是否具有赌博功能,主要考察如下要素:1.是否提供法定货币和虚拟货币的双向兑换通道;2. 否具有开设代理功能;3. 是否具有抽头渔利功能。因此,为避免被认定游戏涉赌,我们建议游戏公司:

1. 依法取得许可资质,游戏内容应向相关部门备案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在实际经营过程中游戏运营平台和渠道的要求,经营网络游戏的公司应取得增值电信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网络游戏的发行商或运营商在发行或运营网络游戏时,必须具备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游戏产品的内容应获得相应的内容审查或备案许可。

2.加强禁赌宣传

游戏运营商应在网络游戏显著位置刊登禁止利用网络游戏进行赌博活动的公告和提示信息。

3.采取措施防止游戏币与法定货币的逆向兑换,规范虚拟道具使用

游戏开发和运营公司应主动设置禁止游戏币反向货币化功能。网络游戏运营商不得提供游戏积分交易、兑换或以“虚拟货币”等方式变相兑换现金、财物的服务,不得提供用户间赠予、转让等游戏积分转账服务,严格管理,防止为网络赌博活动提供便利条件。

4.加强对代理的监督,防止银商介入

游戏公司应加强对代理的监督,通过多种形式告知其不能参与赌博,触犯法律红线。不能以任何形式参与代理商、群主的抽成行为。在知晓有代理或群主涉嫌参与赌博时候,要及时对之进行相应的封号、终止代理服务等处罚,必要时直接向公安机关举报。

同时,游戏公司还应主动避免与银商发生关联。公司要经常对参与实际经营的股东以及高管和技术人员进行警示,要求其切记不能对银商行为持放任态度,否则公司及相关人员必将为游戏的赌博化承担后果。

5.禁止利用“抽头、抽水”等方式营利

游戏运营商不得收取或以“虚拟货币”等方式变相收取与游戏输赢相关的佣金。开设使用游戏积分押输赢、竞猜等游戏的,要设置用户每局、每日游戏积分输赢数量,严格限制游戏财富输赢的单局上限和单日上限,以保证游戏的娱乐性。

6.用户服务协议明确对涉赌行为的处罚规定

网络游戏运营商应根据相关规定制定用户服务协议和代理守则,声明严禁恶意利用本游戏进行赌博等违法行为,一经发现,立即封停账号,并向公安机关举报。


03

杭州捕鱼平台涉赌案宣判,

最高判刑五年六个月

近期,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法院公布了“790游戏、厚朋麻将”游戏平台涉赌案件的判决,2人被判有期徒刑,平台负责人周某、林某某犯开设赌场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和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和八十万元。

据查,2015年底至2016年初,郑某等人为谋取不法利益,在杭州市某写字楼内商议,先后注册成立多家公司及合伙企业,开发运营具有赌博性质的“790游戏”平台,招募付某等人为银商,并通过开发运营“公益植树”系统为赌客与银商之间实现游戏币和人民币的兑换。上分、下分通过“公益植树”模块来实现,这个系统其实就是用于银商和玩家资金结算,金币在植树系统里结算,人民币是在支付宝或微信里结算,每次上分、下分,平台都会收取0.2%的手续费。

周某等人还开发运营“厚朋洛阳麻将游戏”平台,招募推广员,由推广员组建微信群,赌客通过微信转账等方式实现游戏积分和人民币的兑换。经司法勘验鉴定,从2016年10月始至案发止,790平台充值金额共计146732268元;厚朋麻将平台充值金额共计278792.01元。

被告人周某于2016年7月进入公司,在明知790游戏平台、厚朋麻将平台系网络赌博平台的情况下,负责厚朋麻将平台的运营、管理及790游戏平台的网上宣传等工作,其个人获利880万余元。被告人林某某担任790游戏平台客服部经理。在担任客服部经理期间,其负责公司客服部日常管理工作,即帮助解答赌客线上充值、人民币结算等问题以及调控赌博输赢概率等工作。其个人获利33万余元。2018年3月29日,被告人周某、林某某被民警抓获。

诺诚评论:

本案中,“790游戏、厚朋麻将”游戏平台网站主动联系不特定的对象,官方建立群聊、组织银商活动。银商通过上下分与玩家进行结算牟利,平台通过抽成牟利。此种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构成开设赌场罪。

捕鱼游戏、棋牌游戏近期涉赌频发,本团队律师认为,平台需要注意以下方面:

1.严禁提供提现功能

提现功能是网站涉赌的高压线,若游戏平台提供此功能,无论以何种形式包装,都将被认为赌博网站,构成开设赌场罪。比较常见的情形有“体力玩法”“上下分”,无论是金币或体力,本质上是为玩家提供把游戏内产生的虚拟货币反向兑换成人民币的方式。同时,所兑换的无论是黄金、现金或者可以当做现金使用的“京东卡”,都属于套现。提现功能是最明显的涉赌功能,直接触及刑事红线,游戏平台不得有提现功能。

2.限制游戏内转赠虚拟道具功能

常见的情形有赠送功能或定向邀请的二人比赛玩法。前者使得玩家之间可以相互转移游戏币,玩家可以通过这个功能在游戏平台之外,使用第三方支付软件私下根据游戏币价值进行结算。而定向邀请的二人比赛是指用户可定向邀请其他玩家进行比赛,在比赛中故意将游戏币输给另一方以实现转移游戏币的目的。设置上述功能系为银商和玩家转移虚拟道具提供便利,平台设置的该玩法易被认定为赌博玩法。

3.严肃对待玩家投诉,审查可能涉赌的功能

为防止被认为包庇银商,构成开设赌场的共犯,平台首先不得自行招募银商,同时需尽到监管义务,审查游戏内玩家的头像、昵称、玩家聊天等可以自行上传设置的功能,防止玩家在游戏内发布涉赌、涉游戏外交易等内容。同时,如平台收到玩家举报关于银商的举报,应及时审查并封禁银商账号。


04

严防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游戏,游戏公司

或将被纳入征信“黑名单”

6月16日,陕西省教育厅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预防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从加强源头管控、规范游戏行为、强化校内管理、推动家校协同以及强化监管问责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

其中,《通知》提出,对违反有关规定,上线运营后落实防沉迷措施不到位或擅自添加违法、不良信息内容以及未经审批违法违规运营的网络游戏,要按有关规定予以惩处,通过纳入征信系统“黑名单”、顶格罚款、吊销营业执照等措施严厉惩戒,并明确责任部门为省委网信办、省委宣传部、省公安厅、省文旅厅、省市场监管局。

诺诚评论:

如果游戏公司违反未成年人保护的相关规定,违规运营游戏,通常行政处罚的内容是下架删除游戏、并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责任人处以罚款。陕西省的通知规定提出了将违规游戏公司纳入征信系统“黑名单”,此举也引发了热议。征信“黑名单”,与我们常见的司法失信被执行人并不相同。

2006年,经中编办批准,人民银行设立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以下简称“征信中心”),作为直属事业单位专门负责征信系统的建设、运行和维护。2013年3月15日施行的《征信业管理条例》,明确了征信系统是由国家设立的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定位。但,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没未设立“黑名单”。征信中心只是客观地收集和展示客户的信用信息,不对客户信息做任何评价。

所谓征信系统“黑名单”,实际影响的也仅是商业银行贷款等业务,《通知》所涉及的责任部门是否有权介入征信系统监管,是否有权将企业纳入所谓“黑名单”,而“黑名单”又有何设立标准、依据和罚则,均没有进一步明确,因此对该“黑名单”处罚措施,我们仍保持怀疑态度,期待下一步的配套细则规定。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