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Joy,来年再见

来自 游戏葡萄 2014-08-03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ChinaJoy,来年再见

今天是ChinaJoy B2B的最后一天,B2C展区明天结束,从今天下午开始,已经有人开始陆续离沪,回到北京广州成都武汉福建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可怕的台风没有如期到来,倒是阴雨一场接着一场。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ChinaJoy——以一个媒体人的身份。

说实话我还并没有对自己的媒体人身份产生具体的认知,就像“游戏人”一样,“媒体人”这个词总是渗透着一种情怀和厚度,当一个名词把一个行业和“人”联结在一次,这个词就开始具备一种深层次的联结。往常,媒体人这个词总是会和一些代表经历和深度的词联动出现,比如“老媒体人”“资深媒体人”,而我入行不到一年,无知且青涩,当我用这个名词来形容自己的时候,难免有些惴惴不安:我真的有做过能配得上这个称号的事情吗?

这次ChinaJoy,除了男女葡萄,我们共有三个记者和一只负责商务的葡萄妹共同赴会,参加各样的活动,约见各样的人。一个粗略的统计是,这届ChinaJoy,我们联合举办了11场活动,采访了20多人。

根据ChinaJoy工作人员透露的数据,本届CJ平均每天普通观众入场人数在4.6万左右,专业观众在8000左右,参展厂商人数一万多人,入场媒体平均2800家左右。

1407035777398480.png

在昨天晚上,女葡萄在和人聊完之后,带着三大袋小龙虾回了酒店,我们几个记者编辑一起好好吃了一场。虽然素有游戏人来CJ必吃小龙虾的传统,不过这还是我们在上海的第一顿小龙虾。

主编没能吃到小龙虾,他在忙着赶稿,如果你看到了我们昨天晚上那篇11:59才推送的有关ShowGirl的文章,我首先要对您说一句抱歉,文章末尾写着因为时间关系未完待续,这是真的——他在晚上10点结束了白天的各种活动与采访返回酒店,这篇稿子从10点多钟开始动笔,终于没能写完。这必须得道歉,我们没能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和计划,被迫发出了一篇未完成稿件,不过在ChinaJoy结束后我们将会补完这篇文章。

后来在男葡萄不知所踪的情况下,女葡萄和我们所有人一起开了一场会,说到了一些对于未来的愿景和规划。我们聊了很多,事实上因为依赖于微信的快捷沟通,我们很少开这样的会,散散地坐在各自的椅子和床上,听女葡萄关于这半年的总结,和未来规划。游戏葡萄只是一家行业媒体吗?女葡萄的答案是NO,如果您愿意关注我们,大约在接下来两个月内,我们会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发布。

在后半部分,我们甚至开始说起一些过去的故事。女葡萄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ChinaJoy对于老游戏人来说,是一个很容易引发感慨的时间节点。因为——又是一年,在同一个地方,相似的场景,甚至同一个咖啡馆或者餐厅的同一个座位,这很容易让人陷入一种“在去年CJ,我还……”的感慨之中。

比如在去年今日,游戏葡萄公司还没有成立,记者和投资人出身的女葡萄在展馆旁边的Element Fresh和一个投资机构负责人一起吃了一顿饭,那个时候她想要做游戏葡萄,不过还并没有太多人看好,那位投资人甚至直接对她说,你不如就来我们这里上班吧。

不过,一年之后再回头看,虽然磕磕绊绊,这件事情目前来说做得还算不坏。

对我个人而言,这样的感慨似乎有些无从谈起,不过也并不算全无想法。去年的ChinaJoy,我还呆在武汉,上一份工作结束不久。正式加入游戏葡萄是在10月半,我和男女葡萄在成都汇合参加GMGC,那个时候游戏葡萄算上程序总共才只有四个人,新版网站甚至还没有上线。

有一段时间我负责运营DemoWall,接触的第一款游戏是来自魂世界的《天降》,后来他们2000万代理给了乐逗。另外一些登陆DemoWall的产品比如《超级英雄》也已经上线,当时的名字是《禁区》,而《众妖之怒》代理给了飞流,《大官人》代理给了蓝港,《星际猎人》参加了三四月份一场线下DemoWall活动,而在ChinaJoy的会场上,我在《雷霆战机》开发商爱乐游的展台看到了这款游戏的巨幅宣传画。

不过后来我坚持改版了这个栏目。我们一度每天都会推荐一款游戏,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开始反思这件事存在的意义——DemoWall只是一个广告栏或者传声筒吗?我觉得不应该是,它应该用来鼓励和支持那些优秀的游戏和团队,而不是流于广告和形式。

所以现在,你也许很久才能看见一次DemoWall栏目的推荐,因为它只为那些“不太一样”的游戏和团队准备,但这样的游戏和团队都非常稀少。现在,我会尽量客观中立,并且引入第三方的点评。我希望的是鼓励好的东西,但不回避问题,当然现在我做得还不够好,比如因为需要兼顾更多的事情,我减少了对新游戏和新团队的关注,这期间也许有许多优秀游戏和团队我没有关注到,不过相信我,未来它会变得更好。

新的DemoWall栏目推出之后,我们也开始更多地使用长文和头条来介绍一些有趣优秀的游戏和团队,这其中令我最开心的一件事情是我曾经为一款名为《夏季频道》的休闲游戏写了一篇报道,在几天之后的星期五,我在苹果刚刚更新的“优秀新游戏”推荐中看到了这款游戏。我当然并不认为自己对苹果产生了影响,不过对我来说,这具有一些意义,是对于自己判断的一种认可,是宝贵的动力。

今年ChinaJoy,也有一些值得记录的事件。比如Xbox One的发布会,这是我参加过得最“游戏”的一场发布会,我还见到了一些人,看到了一些真实的景色,也看到了虚幻的光亮。比如此前提到的《天降》,游戏代理出去之后他们现在过得还算不错,换了新的办公室,开始招募新的成员,而游戏的制作人刘哲也开始酝酿尝试一些真正“不一样”的东西了,我不能透露细节,但我必须要说,这会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故事。

所有新生都值得期待。

今年ChinaJoy已经结束,我不知道明年我是否还会去参加这个活动,也不知道明年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状态,是否仍然带着一些自怯的心理顶着这个“媒体人”的称号?

明年ChinaJoy的游戏葡萄会是什么状态?刘哲的故事能够讲出来吗?关于手机游戏,人们又会开始讲述一个怎样的过去和未来呢?

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明年又会是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但如果还有机会,一年之后,你也许会再次看到这篇同样标题的文章。那个时候,我再细细地说一说,这一年,我和我们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ChinaJoy,来年再见。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