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与游戏的蜜月结束了?

来自 游戏葡萄 2014-12-23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A股与游戏的蜜月结束了?

本文作者为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TMT分析师,授权游戏葡萄独家首发。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是,艾格拉斯被其收购方巨龙管业调整估值,交易价格从原来的30亿元调整为25亿元,发行数量减至1.51亿股。

公告称,基于目前游戏行业的情况,艾格拉斯对战略部署和新产品细节规划作了相应调整,新产品全面上线时间有一定延迟,原预测业绩将延期实现,艾格拉斯也相应对盈利预测作了调整,其2015年-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调整为1.78亿元、3.00亿元、4.01亿元、4.09亿元,并增加了业绩承诺期限,从原来业绩承诺至2017年延长一年至2018年。

这并不奇怪。估值并不是按“市梦率”而定,也是根据实际业绩走势来调整的。万一真的没做到对赌业绩,股价下跌反而不好。资本市场一直强调预期,低于预期的事当然是能避免尽量避免。

而今年的游戏收购案,对赌时间的延长(比如从3年延长至4年),高管在职的保证等附加条款出现的越来越多了。A股与游戏的关系,不像之前那样甜蜜了。

可以看出,二级市场对待游戏的态度正趋于理性,或者说,回归正常。收购游戏公司的PE,一定且已经往下降了,以前给40-50倍,一方面游戏上市公司过少,一方面概念正热。现在只能按照成长类公司估值,合理的PE也就是20-30倍左右。

只有业绩大幅超预期且估值较低的才有可能收到资本热捧。还有一种,越来越多的游戏上市公司也开始玩跨界概念,例如拍电影、做动漫,这种也有助于提升估值,但是最后,还得是靠业绩说话。

目前的状况是,游戏公司买卖双方分歧很大。买方普遍认为游戏不值十几倍PE,过往高估值的游戏收购未来会越来越少见。而卖方还处在惯性当中,目前心理预期普遍很高,很多都按照2015年预期净利润的15-20倍估值。

2014年A股游戏公告的并购及参股案例有差不多40单,2015年可以预想会大幅萎缩。一方面是2015年4月份绝大部分已经收购的上市公司需要披露年报,届时收购的游戏公司是否完成业绩对赌将成为很重要的一个考验,目前来看,有相当多应该是难以完成的,可能40家里面可能只有不到5家是超预期完成,一半多可以完成,剩余30-40%则是完不成预期的——可见业绩对赌完成之难。

这会造成资本市场对于游戏风险的重新认识,从而导致游戏估值的大幅下降。只有开始做产业整合,比如从研发到发行,或者从发行到研发,或者开始跨界合作,才能保住估值不降。游戏公司第二款是个世界难题,如何过渡保证每年对赌的完成对于绝大股份刚刚取得成功就把自己卖掉的游戏公司来说是个槛。

A股前一波游戏收购的大潮更多是出于上市公司股价诉求,因为收购游戏股价会大涨(估值和业绩双重提升带来)。但是随着供给的大幅增加之后,估值效应已经不具备,业绩存在完不成的重大隐患。上市公司没必要再收购游戏了,他们有更多选择方向,比如教育、医疗、体育、智能硬件等等更多新的产业和概念。

二级市场,每个概念的鼎盛生命周期也就是一年多。接下来收购游戏的应该是产业整合者,但是他们也没必要收购一堆CP团队,EA就是前车之鉴。产业整合应该围绕整个游戏产业链进行布局。跨境并购是个新的机会点,不过,对于所有管理层来说,跨境并购的管理都是大的多的挑战。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