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图】独家曝光:雷亚《聚爆》成绩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4-16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信息图】独家曝光:雷亚《聚爆》成绩单

上周末,台湾独立游戏制作团队雷亚,以动作游戏新作《聚爆》引爆了手游圈。雷亚此前以《Cytus》《Deemo》两款精品手游获得了全球玩家的好评。而 《聚爆》登陆App Store一周,来到付费榜第七,获得五星好评率为91.9%。

而官方透露,安卓版《聚爆》将在明天(4月16日)正式开放下载,届时,登陆官方中文网站即可下载游戏。考虑到安卓的开源和玩家付费习惯,游戏下载是免费的,但想要体验完整版游戏内容,就需要和IOS一样付费60元RMB才能解锁全部内容。本次安卓版本上线,也是全球同步发售,无需实时联网,游戏内除解锁费用外再无任何内购。

那么《聚爆》 到底有多火爆呢?请看如下信息图(中文版信息图由龙渊科技提供游戏葡萄首发,点击图片可查看清晰大图)。

640.webp (7).jpg


附《聚爆》iOS代理商龙渊网络的投稿《聚爆Implosion背后的故事,付费游戏的文艺复兴》:

单单对《聚爆》的评价已经有很多了,在这里不赘述了,我更想把implosion背后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我相信任何一个游戏从业者、游戏爱好者都看得出来,这真的是一个好游戏!作为一个资深游戏爱好者,同时也是游戏从业者,我希望能够用《聚爆》证明一件事情:高品质游戏是必然会有玩家买单的!不管是网游还是单机!

从目前来看《聚爆》获得了appstore全球推荐,《聚爆》的成绩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当然,还是那句话,路还很长,咱们且走且看且听风吟。

一、雷亚联合创始人张世群来跟大家分享《聚爆》的开发历程

刚开始让Jerry(张世群)跟我聊聊《聚爆》的开发历程,Jerry说了一句:“开发过程好多我都不愿意回想,太累了,哈哈”,可见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在我百般骚扰下,Jerry才开始给我讲,以下是根据Jerry微信内容整理而成,因为实在太曲折,所以文章略长。

《聚爆》是雷亚创建时就立项了,三个月后邀请同行参加开幕party,大家看一个三四个人的小团队要做3D的家用机游戏都觉得非常疯狂,甚至第一版本的英文配音都是我配的,效果自然可以猜到,很一般,才知道配音都需要专业的人才能干。

在做好测试build后,满怀期待发给微软,可惜音信全无。这时团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根本想不到会有现在的待遇(wisp:在126个国家地区荣获Apple App Store推荐)。

这时的雷亚虽然因为《Cytus》有点小名气,媒体/同行/投资都非常看好,但其实整个团队都很忧虑一个问题:“《聚爆》该何去何从,方向在哪里”。

随后看到了手机平板硬件效每年都会不停提升,让我们坚信在手机上做一款旗舰级类3A品质是可行的。在经过数个月的努力慢慢确定了目前版本的游戏结构,随后逐步补充团队人才,尽管如此《聚爆》团队仍一直处于人力配置不合理的状态下。

在开发过程我们并没有抱着什么企业理想愿景,只是想做个好作品,想向所有人证明雷亚不是制作特定类型的开发者,而是不管做什么类型都可以做出精品的世界级开发者。当然这个想法也是随着开发过程延续出来的。

公司进入第二年,这时名扬(游名扬,雷亚公司CEO及《聚爆》执行制作)认为团队必须有个短期目标,于是定下了《聚爆》在2013年九月参加东京电玩展的目标。《聚爆》已经从2011年九月开发到现在了,大家都在想真的能在几个月内拼命出一个没有致命BUG的测试版本参展么?

没人有答案,但是团队决定拼命了!团队管理阶层都是自己兄弟,都是自己出钱创建雷亚的(一直到今天雷亚也是独资,没拿过外部资金),股东决定即使公司需要再给《聚爆》增加投入也不会放弃。

在这个信念下继续开发下去,20人的团队同时跑着Cytus,Mandora的更新,推出《Deemo》,进行《聚爆》的开发。《聚爆》团队只有6个人,6个抱着“bringing console gameing experience on mobile devices”的美好梦想,一个人当几个人用。尽管此时雷亚已经举办了第一场收费游戏音乐会,并开始周边的售卖,但整个公司仍然持续亏损,看不到持平的希望。

于是公司上下都开始准备东京游戏展,本着拿着007皮箱世界走透透的精神,所有工作都是自己做。直到9月的到来,电玩展前一天,布展结束当晚《聚爆》发现存在重大bug,志远(公司董事长兼CTO)硬是熬了一个通宵解决BUG。

此时因为《Cytus》,《Mandora》以及PSV的《Cytus Lambda》,日本许多游戏公司知道雷亚,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下一款音乐作品,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只会做音乐游戏,没必要浪费资源在自己不擅长的游戏类型。

直到展会上大家对《聚爆》在电视上表现的效果表示非常惊讶,一开始我们猜可能是日本人处于礼貌缘故,但是随后玩家,媒体,同业(尤其是欧美)纷纷表示对《聚爆》的肯定和期待,让整个团队都兴奋,终于可以松了口气,这回是非做出来不可了,虽然没人知道要多久游戏才能开发完成。当时的摊位很小,还靠近Capcom的巨大摊位,但是人潮还是不停涌来,这可把我们累坏了。

随着2013年11月份《Deemo》的上市并受到国际上的肯定,最先担心的超越《Cytus》的恐惧感消失了,商业上也获得成功,成立两年多的小公司也实现收支平衡。12月举办了游戏音乐会,到场有1-2千粉丝,在音乐会展出了雷亚旗下所有游戏(包括未来上市的),来自台湾香港韩国日本的原创作曲家,DJ,歌手甚至乐团进行了5小时以上的马拉松嘉年华。

这时的《聚爆》团队终于有10个人以上,公司也决定2014年底前上线《聚爆》。这时大家也开始担心一个问题:TGS的欧美人士能够代表主流的欧美玩家吗?怎样去证明?于是大家带着更为完善的版本前往旧金山参加GDC,尽管因为时差问题,我们几个人都没睡好,但是游戏的流畅度,打击感和画面获得了一致好评,但是对于故事的叙事,角色的刻画,voiceover这几方面则是持保留意见。毕竟重度玩家见识过太多日本作品在这些方面毫无说服力的表现,但是我们认为科幻是欧美人血液里的基因,就好像三国对于中国人一样。于是我们逐步开始优化。

Ok,这里插一下谈下音乐。《聚爆》的副标题是never lose hope,这几个字是因为当时《聚爆》需要一首主题曲,请了《Cytus》合作过的意大利金属乐团Alpha Legion写了一首原创歌曲,歌词里就有never losing hope under the moon。这里面还有小插曲,我们告诉意大利佬们我们喜欢Lana Del Rey的声音,但他们找不到适合的女主唱,于是他们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唱,后续用软件修成比较女性化的声音XD..Alpha Legion很受国内音游玩家喜欢,我们希望有机会能带他们到中国演出。当然never lose hope也是我们自嘲的,因为《聚爆》好像永远都做不完。志远为了《聚爆》硬是从27岁做到了30岁,他的口头禅就是自己的青春都毁在了名扬和《聚爆》手里了。

14年开始我们决定对《聚爆》的故事,角色,配音,配乐打掉重来,目标是改掉一个刻板的印象。不过这个时候出了个程咬金:谷歌大神。谷歌邀请我们参加i/o的展出,不过需要冒着延迟发布版本的风险,因为google要我们做些不在版本计划里的事情,尤其是对Android TV的适配。这个时候团队又拼了,通宵干!三个月之内赶出来!直到最后一刻,google又开了一个大招:如果可能在keynote speech上demo 《聚爆》 (全球过百万人同时看),你们愿不愿意做双人联机,再一次拼命开始!最终雷亚成為2014年Google i/o 13個showcase partners之一,Founder们再一次前往旧金山,一切都很順利,直到紧张的keynote,android TV要被介绍到了,Google的VP拿起手柄,我和志遠、名揚火星人等等都不能呼吸,巨大的屏幕上出现了... 你Y的NBA Jam,我們当场脸绿,匆匆逃离现场,決定去玩Google glass了,太干了!(这几天Google的女工程师一直找火星人聊天,夸像火星人这么强的程序员实在太少了!当然我们也不戳破真相)。

于是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我们跳票了,雷亚游戏跳票基本是成了副标题。14年大家忙活了一年,一年内啥游戏都没出,实在很郁闷。当然我们搞了这么久了,脸皮厚的很,不管外面怎么喷!不过我们倒是换了新办公室。

0.webp (51).jpg

大家都知道旅程已到终点,2015年农历年的时候发布不是很好嘛!结果还是发不出来!这个项目搞了这么久,好像所有人都有洁癖似的,总感觉哪里有问题,没做好,非常焦虑。迫于无奈,假期只能拿出秘密武器游戏宣传CG来给粉丝们看看,所以整个15年年假,《聚爆》团队还是火力全开。

但是苦日子还是没结束,这次苹果对《聚爆》的审核严格到不行,就连小到日文的标点符号放哪里都要管,我们还要支持中英日韩俄德法西葡等语种。

OMG!

Anyway~最终《聚爆》按照计划如期上线,也获得了一定的成绩。未来路还很长,我们一起加油!

二、关于龙渊和雷亚的结缘

基本上我们是在2014年的CHINAJOY上看到《聚爆》这款产品的,当时的感觉就是“我操,我操,我操,这产品太牛B了!太牛B了,要赶紧认识一下”。不过当时人太多挤不进去,也就没有联络上。后来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偶然认识了雷亚的几个创始人,在跟雷亚的几个创始人进行了多次的亲密接触之后,我们在14年底基本上确定了合作意向。而且不仅仅是合作《聚爆》一款产品,还包括了其他一系列的产品和市场合作。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雷亚几个创始人第一次到成都的时候,一共是2男1女(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们在一起聊人生谈理想、纵横上下五千年,吃了四顿饭,其中有2顿是火锅,一顿是羊肉汤锅。在这2天当中,我一直觉得雷亚创始人团队中的那个妹子很厉害,知识相当广博。我自诩也是一个特别能聊的人,但是这个妹子看起来更厉害啊,就像一个维基百科一样,基本上没有问倒她的问题。于是内心各种佩服,表面上自然是各种照顾。吃火锅的时候还特别叮嘱服务员给妹子上王老吉,不要上啤酒。

恩恩,然后开开心心的送他们回了台湾。甚至内心一直对这个名叫“火星人”的妹子念念不忘(咦,为什么我会念念不忘呢???) 。 但是,我们知道,他娘的人世间最悲惨的就是这个BUG,哦,不,是BUT。不过TMD也差不多了!这TMD就是一个BUG!

等到我们合作意向都已经完全确定,雷亚的联合创始人Jerry(上次没有来成都)到成都来聊一些产品发布细节。当然,我作为东道主必然也是各种接待啦,火锅、羊肉汤锅自然是跑不掉的,Jerry还参加了龙渊的年会,贡献了一个特别奖(我们亲爱的的吉莉同学不要忘了哦~~~)恩恩,总之一切都按照愉快的节奏和氛围在进行中。某一次吃火锅吃到酒酣耳热的时候我又提到火星人(咦,为什么我用了“又”呢?),各种对这个传奇的妹子赞不绝口,表示下次去台湾一定要再找她畅聊人生。

就在这时(是的, 是的,高潮就要来了!)Jerry幽幽的说:龙飞,我给你讲讲我跟雷亚其他几个创始人是怎么认识的吧。我说好啊好啊(是啊,是啊,一直很好奇的说,Jerry哥你年纪这么大快奔四的人了,你怎么跟名扬、志远、火星人这帮80后小朋友混到一块去的呢?)。

以下叙述我决定采用对话式:

J:“我跟名扬是在XXXXXXXXXXXXX认识的”

L:“恩恩”

J:“我跟志远是在XXXXXXXXXXXXX认识的”

L:“恩恩”

J:“我跟火星人是在台大认识的,你知道的嘛,火星人是保送念的台大,一直念到研究院,很聪明很天才的那种嘛。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呵,是在男生厕所。我当时都以为自己看错了,身边怎么站了一个女生,结果一看,哦,没有看错,还真的是个男生哎...”

L:“嗯嗯嗯,恩?恩!恩!!!我@!$@%#%#%#%#%#”

J:”我给你说啊….我给你说......哎哎哎....龙飞...龙飞,你还在听吗?你还在听吗?不要光喝酒啊,来来来,吃菜吃菜。。。。"

我嘞个大擦!我能说从此三观被刷新了吗?!

以上就是我们和雷亚结缘的过程。当然,我们的缘分还在继续,龙渊还会持续的将雷亚的游戏、音乐以及其他带给大陆的玩家,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们。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