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虚拟现实大会实录(一):全球VR专家们都在做什么?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5-20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硅谷虚拟现实大会实录(一):全球VR专家们都在做什么?

本文由特约记者台伯河带来的独家现场报道,授权游戏葡萄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也不能转载。作者为资深VR爱好者和VR行业观察者。

自从Oculus在Kickstarter众筹成功,虚拟现实技术就从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破灭后的沉寂中恢复过来,重新成为了众多资本、媒体和用户热烈追逐的超级明星。而与上次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凭借着计算能力在这指数式发展20年间的进步和全行业的努力,这一次它真的有可能变为现实。

SVVR(Silicon Valley Virtual Reality,硅谷虚拟现实)组织就是这种努力中的一部分。虽然SVVR在2013年才成立,但是这个组织已经成为了硅谷虚拟现实行业中非常重要的一股势力,也是当下全球屈指可数的专注于VR方向同时兼具号召力、影响力和深度的组织。

今天,SVVR大会正在美国加州热火朝天的举行,VR界的最前沿最先锋的公司和个人都会悉数到场,而颇多长期浸淫于计算机图形和VR领域的先锋也会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说和圆桌对谈,在这届SVVR大会,构成虚拟现实的三个重要环节都得到了重视:输入/交互——处理/内容——输出/显示。

索尼的Project Morpheus也来到了现场.jpg

索尼的Project Morpheus也来到了现场

Perception Neuron的展台.jpg

来自国内的VR动捕技术公司诺亦腾的产品Perception Neuron的展台

Sixense的VR控制手柄.jpg

Sixense的VR控制手柄

AltspaceVR,一家新兴的做VR社交的开发者.jpg

AltspaceVR,一家新兴的做VR社交的开发者

Oculus的展台十分神秘,需要关门体验.jpg

和今年GDC一样,Oculus的展台依旧十分神秘,需要关门体验,门口大排长龙

SVVR还有历史展览,这是1995年所开发的VR眼镜.jpg

SVVR还有VR历史展览,图为1995年所开发的VR眼镜

记者在现场还遇到了诺亦腾的CTO戴若犁,作为专业的VR动捕技术公司,诺亦腾也是今年唯一一家受邀与会的中国公司。(葡萄君此前也曾采访过诺亦腾团队,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一开始,我对这个会议实际上是有一些疑虑的。”戴若犁告诉记者,“毕竟SVVR组织本身就很年轻,这才是他们的第二次大会——当然虚拟现实这个领域本来就很新——所以我此前曾怀疑究竟会有多少人来参加这个大会。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所有人都来了。”戴若犁所指的所有人,是全世界所有对虚拟现实有投入的公司和机构,这其中包括业内的大公司:Google、三星、索尼、Oculus、Valve,也包括学术研究机构,如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南加大(USC)都有研究者参加了这次大会。

今年的SVVR大会除了虚拟现实的公司们展示各种技术和设备之外,还设置了不同主题的圆桌环节,戴若犁所参加的关于VR交互圆桌讨论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例。同样被邀请到这个VR交互圆桌讨论的,还有索尼VR眼镜Project Mopheous的设计师,Valve所发布的VR眼镜Vive的工程师,还有做VR手柄的Sixense的创意总监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教授,他们都是VR交互业界的顶尖人物。

SVVR.jpg

SVVR大会关于VR交互的圆桌

尽管这个话题在国内VR行业鲜少有人关心,但这其实是国内VR产业非常薄弱的环节。在戴若犁看来,目前国内的这一波VR大浪潮,在目前VR输出(头显、手机头盔)和处理领域群雄争霸的情况下,再加入这一场混战已经不再是一个选项。VR本身在技术上都使用的是目前的成熟技术,而硬件制造则是目前中国的强项,所以有一大堆中国厂商在高新技术风险投资的刺激下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VR眼镜。

在现阶段这种资本严重倾斜的情况下,大批厂商蜂拥而上制造VR眼镜,输入-处理-输出的链条极度向输出端倾斜,而内容和交互则基本上一片空白。这样的产业是无法培育起一个健康的消费产业的:没有内容,没有交互,用户能够拿到手里的仅仅是一个大号玩具而已。就好比一台手机,就算硬件再先进屏幕再清晰,没有应用市场,只能使用键盘鼠标操作,也是不会有人买单的。

这也是SVVR大会的意义:在VR技术飞速成长的当下,除了技术和商业上的考虑,我们也要去思考,虚拟现实到底应该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我们有了技术,如何去使用才能够让这个行业真正的成长起来,这就是SVVR的全球先锋们在讨论的问题。

这是SVVR大会第一天的内容,如果大家感兴趣,请关注后续报道。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