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辐射》手游里祖孙恋并生下10个孩子的 | 酷玩东西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6-20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我是如何在《辐射》手游里祖孙恋并生下10个孩子的 | 酷玩东西

《圣经》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上帝命令珥的弟弟俄南与其嫂夫人同眠,繁衍后代。但当天晚上,俄南却以“体外”的方式敷衍了事,被上帝施以死亡的惩罚。以上帝的立场来看,繁衍是全体人类的共同责任,浪费生育机会是一件极其罪恶的事。

在《辐射:避难所》的末日世界里,你就是上帝,为人类的存续“想尽一切办法”。为了解避难所中的情况,葡萄君采访了其中三位成员,以下是访谈记录:

1. 艾米丽

“这已是我第三次怀上斯蒂文的孩子了。”

“我和斯蒂文是最早进入避难所的一对。我在发电区工作,他负责餐厅,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从进入避难所到现在,已过去了15个小时。我们就像‘亚当和夏娃’,为避难所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到了后来,“亚当”的称号越来越响,“夏娃”却渐渐被人遗忘了。但这并不影响我和斯蒂文的爱情,我们每六个小时见一次,斯蒂文总能让我怀孕。一位别着发卡、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同事说,这叫‘小别胜新婚’。”

“可惜的是,我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怀孕3个小时后,肚子就会自动恢复原状,休息区(living quarters)会闪现一个儿童。斯蒂文的素质非常优秀(否则他不可能每次都让我怀孕),我们的孩子一定也非常优秀,只要我能看到他们,一定认得出来。”

“12个小时前,我和斯蒂文还在休息区见过一个,素质那么差,一定不是我的孩子。”

“避难所的一切都被老大哥关照着,它做事井井有条,我们从来无需担心。斯蒂文和“老大哥”的关系非常好,每次见他都穿着新的装备。”

“上次见面,斯蒂文说,他们餐厅来了一位秃头的新同事,浑身散发着平庸的气质,可能会被“老大哥”派到外面送死。这可真是可怜,还好斯蒂文的属性非常优秀,我们的子女个个都有稳定的工作——他是这样告诉我的。让那些垃圾统统滚出去吧,这样我们就不会经常断电了。”

640.webp (6).jpg

2. 斯蒂文

“我不可能告诉艾米丽,我没有在餐厅工作。自从进入避难所,我就被老大哥安排守卫大门。原因很简单,我的基因太优秀,老大哥需要我繁衍后代,而休息区就在入口的隔壁。”

“艾米丽?哈哈我这么优秀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我几乎和避难所里的每个女人跳过舞,嗯,你懂的。其中我最喜欢一位别着发卡的金发美女,她的属性也非常优秀,我们常常单独见面。每次见面她都能怀孕,她说这叫“小别胜新婚”。有趣的女人!”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种马,我因此被大家称为“亚当”。老大哥曾告诉我,我的愉悦值永远是避难所里最高的。”

“我也不曾见过自己的孩子。我觉得在这个避难所里,没有人知道谁是自己的孩子,谁是自己的父母。我在进入避难所的第12个小时迎来了一位同事,他身体很胖,头也秃,看上去非常平庸,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过他很快就会被老大哥派到外面送死了,谁会去关心他呢,哈哈!”

“你知道吗?守卫大门其实很有趣,因为有时候会有一群混混来砸门。里面有女人哦!曲线分明的大腿,性感外露的腹部,在避难所这么多年,她们是我见过最性感的人。在他们面前,我的心就像这避难所的大门——挡得住核弹攻击,却挡不住这长枪短炮。”

640.webp (5).jpg

3. 爱德华

“完全没有预兆地,“duang”的一下,我凭空出现在了休息室。没人告诉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没人告诉我父母是谁。我还记得自己懵懵懂懂走出休息室的一刹那,对面跑来一对男女……”

“从大门到电梯是13步,从电梯到大门还是13步。我在大门和斯蒂文做同事也有6个小时了,他常常在隔壁的休息区鬼混,而我却只能无聊地待在这里。”

“平庸?这还不是父母遗传的吗?平庸的人只能一直守着大门,斯蒂文那样的人却能一直跑休息区。”

“在守卫大门之前,我曾在发电区工作过6个小时,临走前来了一位带着发卡、一头金发的漂亮女孩。老大哥告诉我,那其实是我的亲生妹妹,我曾见她和斯蒂文在一起。可恶的斯蒂文,素质高有什么了不起,Mother XXXXer!”

“在发电区的时候,有个可恶的女人叫艾米丽,她相当鄙视我,常常装作无意地讲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我们都知道斯蒂文是亚当,对,就是那头种马。所以她觉得自己是夏娃吗?夏娃有一堆!”

“你知道为什么避难所经常断电吗?因为那里的女人最多!”

“你不觉得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有bug吗?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男一女,那他们的孩子之间必然存在近亲繁殖……甚至,有可能出现跨辈繁殖……”

“我?我才不会!你不要忘了,我是这个避难所出生的第一个孩子!”

640.webp (4).jpg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