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钱看,向厚赚:央视报道DOTA2隐含了哪些信息?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8-22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向钱看,向厚赚:央视报道DOTA2隐含了哪些信息?

8月18日中午,央视财经频道(CCTV-2)对DOTA2国际邀请赛TI5中国队的表现进行了报道,称比赛为电子竞技“世界杯”——这是今年来,央视针对电竞和游戏产业的又一次正面报道。

1个月前,同样是央视财经频道,邀请陈星汉为演讲嘉宾,在《一人一世界》栏目中介绍了自己的游戏理念,并与《仙剑》姚壮宪进行了对谈。节目的末尾,主持人陈伟鸿点题道:“游戏它早已经不再仅仅是娱乐,它可能开始了真正的人性关怀的功能,成为反映这个世界真实面貌的另外一面镜子。”

央视如此光明正大地为游戏“洗白”,这在以往并不多见。犹记得10年之前,广电总局一纸《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又称“网游电视节目封杀令”),让火热的电竞行业骤然步入寒冷的冬天。

葡萄君预计,这一系列媒体口风的转变,有可能是三季度要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要的铺垫,届时纲要中将有肯定性的表述出现。

政策层面上的小角色

先抛出结论: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必定有大量与“互联网+”有关的内容,但游戏产业的篇幅恐怕不会多(“十二五”规划纲要只字未提“游戏”,只简单地提到了“数字内容和动漫产业”)。

根据《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互联网在政策层面上被定义为“驱动力量”,其根本目的是促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也就是说,在政策制定者的眼里,互联网是一个工具,承担着提高劳动生产率、提升公共服务能力、引领经济发展的任务,其着眼点仍然是对传统产业的改造,而非什么“互联网思维”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

具体要做什么?

据制定“十三五”规划专家组介绍,加快各类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将是互联网“十三五”规划的重点。这其中包括宽带、4G网络、5G网络、IPv6网络在内的各类网络建设,以及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在内的各类数据中心建设。

一言以蔽之,是信息基建行业。国家着眼于信息基建行业的目的非常明确,一方面消耗国内过剩的产能,拉动劳动就业,一方面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基础条件。

准确来说,未来五年,我国将从消费互联网时代走向产业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将对现有的第一、二、三产业进行全方位的改造,届时将有层出不穷的新产品出现,如智能电网、智能水网、智能交通、智能家居、工业互联网、农业物联网、电子商务平台等各种生产生活应用。说得更通俗一点,谁离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越近,谁就能吃到这一波政策红利。当然,如果你打算从事To VC行业的话,也可以选择与此相关的一些概念。

反观游戏产业,在政策层面上,它只是第三产业中的一个小角色。毕竟2014年游戏产业的总收入,仅与中石油的年收入相当。

官媒口径转变的意义

官媒对游戏产业,尤其是电竞行业转变看法是近两年的事。最早要追溯到2013年1月,央视5套的《在追逐电竞梦想的道路上奔跑》节目。但登上央视1套却是今年的事。

十多年来,中国游戏产业,尤其是电竞行业,一直在一种不包容、不认同、不友善的社会气氛中发展。不少当初决定从事游戏行业的年轻人,被父母认为是不务正业,连葡萄君本人也不例外。而官媒口径的转变,对于社会重新认识游戏产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除了意识层面外,这一转变还对产业发展有着实际上的意义。

但凡从事电竞行业的人都会知道,2004年4月21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出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这导致各电视台电子竞技类节目陆续停播(游戏风云属于付费频道,不在此列),当时的中国电子竞技丧失了几乎是最重要的盈利模式“出卖转播权”。

而在此前的4月10日,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hina E-sports Games,简称CEG)开赛,由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华奥星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承办。而华奥星空是一家“政商结合”的公司,具有国家体育总局的背景,由中国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与香港中信泰富有限公司于2003年11月合作成立。CEG开赛时,公司的执行团队是一批北京国安的人。

故事只能说到这里了。事实证明,这帮把中国足球做败了的人也没能做好电竞行业。故事也告诉我们,当一个行业兴盛的时候,总有一些强有力的人物会把手伸进来捞一把。

而这次官媒口径的转变却向外释放了一个信号: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电竞行业,甚至游戏产业吸纳就业人口、稳定就业形势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特权阶层们捞一把的需求。从今年1月《新闻联播》对手游创业团队的报道就看得出来。

葡萄君预计,未来五年内,也就是大大的第二个任期内,游戏产业,尤其是电竞行业,将迎来最好的外部环境。也希望电竞行业不要走到“举国体制”的那一天。

有那些趋势?

早在今年2月,葡萄君就发文指出,国家一定会放宽审查政策,鼓励文化产业创新。

果不其然,在7月底的ChinaJoy大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孙寿山透露,总局计划扩大国产网络游戏属地内容审查试点,有望在年内针对网络游戏产业集中的地区,选择两到三个有条件的地区放开审查试点,压缩游戏审批环节和时间,进一步提升审批工作效率。

严格来说,这一政策是李克强总理“简政放权”政策的延续和补充,但背后的目的无疑使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为其提供良好的环境。事实上,手机游戏的审查早已比端游更为宽松。尽管去年曾有“手游设计要符合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的说法流出,最终也证明不过是子虚乌有而已。

同样是今年,国务院全面接解禁了游戏机的生产和销售。尽管只是硬件的解禁,该锁区的还是锁区,但毕竟已经迈出了艰难的一步。同理,动漫IP产业也呈现放松的态势,《大圣归来》的成功让宣传主管机关说出“要改变国产动画低幼定位”的话,尽管《大圣归来》是一部不折不扣宣扬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的动画。

由此看到,当前我国意识形态已经对经济发展做出了让步,这意味着意识形态的底线在回缩,表现在政策上就是放宽审查。同时,经济形势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葡萄君认为,这一变动只是权宜之计。我国的政策一向是“紧-松-紧”循环,如同给盆栽修建枝条一般,长歪了就得剪一剪,让它更符合自己想要的形象。至于收紧的时机,要看产业乱象何时触碰底线,以及国内经济复苏的情况。

有道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始工。身为文化产业的一份子,面对当前的形势,有一种不便言说的庆幸。

注:文中对CEG大赛的叙述引用了BBKing文章《CEG的故事》中的部分内容。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