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互娱尚进:我们凭借开发模式打动了《我欲封天》版权方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2-26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小米互娱尚进:我们凭借开发模式打动了《我欲封天》版权方

游戏葡萄2月26日消息,《我欲封天》手游发布会在有爱互动公司举行,小米副总裁尚进、有爱互动CEO胡冰、天马时空CEO刘惠城、原著作者耳根共同出席。发布会就《我欲封天》近期测试成绩进行了总结,并与现场媒体、粉丝进行了交流。

以下是发布会实录:

胡冰:《我欲封天》这款游戏来之不易,在2015年的年初,在小米尚总的指导下我们就开始立项,得到了天马这块的技术支持,小米又帮助我们从指游方寸这边把《我欲封天》正版的IP签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将近100人的团队进行了12个月的研发,过程中耳根大大第一次亲自进入这个游戏,并且监制这个游戏,今天终于有机会跟所有人见面。这个过程中,说实话,尚总可能从来没有在一款手游里投入这么多的心血,让我们热烈欢迎尚总给我们讲话!

尚总:感谢各位媒体的朋友们和书迷朋友以及游戏玩家。我们今天对这款游戏做一个正式的发布,其实这款游戏的测试我们在之前就已经做了。今天苹果已经开了两个服务器,小米已经开了五个服务器,都在测试,是在春节大家放假之前悄然地进行了游戏的测试,为什么呢?心里没有底。

大家也知道,今天手游的竞争非常激烈,大家如果关心的话,在手游里头过去半年已经在畅销榜、下载榜里面,这种大型游戏新品成功的概率越来越低。我们准备了差不多一年多的产品,是我们所有参与开发的人的亲儿子,所以我们怀着很忐忑的心情把它接生到这个世界上来。我们投入了这么多心血,我们希望它是一款爆品。

雷总在小米5发布会之前也是关心,就是说去年下半年几乎没有成功的大型手游,这款会不会命运多舛还是成为爆品?一方面我们内心里有很多的期待,也有自己的小把握,另一方面还是忐忑得不得了,因为数据没出来。我们一方面为什么有信心呢?我讲一下这个游戏开发之前的故事,一会儿我们的制作人耳根大大会给大家讲讲游戏开发中的故事。

我们为什么叫有爱互动呢?有爱互动本身也是小米生态圈最重要的企业之一。实话实说,是我们在前年投资游戏的时候,我们第一家这么贵的公司。在它之前,它是第二家,第一家是天马,就是一年之内,估值翻了一百倍,成功地推出了全民奇迹,一下子成为了行业标杆。我们这个老大和老二之间怎么平衡呢?所以,我们在生态圈构建时就想了一种很如意算盘式的方式。我们希望由天马时空来带着胡冰把有爱从我们当时的2D开发带到了最新领域的3D前端,所以也是跟胡冰和刘惠城一起商量,能不能用天马时空的技术,把它做成一个升级版,2015年年底暂时推出一个可以跟全民奇迹比肩的爆款游戏。

这个说起来很美好,但是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第一,这个游戏要是跟全民奇迹打架怎么办?第二,毕竟是两家公司,技术合作是否真的能亲密无间?第三,网络游戏运营是活的,当2015年这个产品过时了怎么办?第四,是真的全民奇迹的技术好,还是全民奇迹这个IP好?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在去年年初重点都是一点点去磨合,也感谢刘总的境界、胸怀和眼光,也感谢所有有爱互动的兄弟们一年来的辛苦打拼。

这款游戏的推出时间比我想象的还是晚了很多,但只要吃苦能解决的事情我们觉得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游戏IP可以跟全民奇迹比较?当时正好有一位四川的朋友,他玄幻小说是今天在市场上中国的游戏人群最接受的。但这是我们的痛,为什么?我很早就想做玄幻小说IP,12年前,第一次想做玄幻小说,当时有一个小孩写了第一本书叫《幻城》,当时是04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刚刚出版《幻城》的时候,雷总就说这本书不错,那时候我就认识了郭敬明。但是当时大家觉得玄幻小说改编成游戏,想象不出来,那时候魔兽世界还没有出来,所以这件事最终没有促成。

后来在6年前,我们买下一部玄幻小说IP,叫紫川,当时签了几年的授权呢?五年,很可惜,五年我都没做出来。所以,这次我也心有余悸,会不会在一部好的作品通过一个以最优质的行业资源能够把它打造出来。我们对这个想象来说,很接近电影的过程,就是能不能短期内集中行业最优质的资源和最快速的开发,因为大家知道,一部电影的拍摄周期三个月。这三个月集中了各家公司好的监制、导演和演员,我们就想按照这样的模式去做。

我不知道我说对不起谁了,后来我们说对不起谁呢?推荐了很多,但是我到百度上一查,都不是最好的IP,我说能不能找最好的IP。百度搜索指数上第一名的小说叫《我欲封天》,我说我就做《我欲封天》,他们说这不可能,哥,第一名这个东西就跟校花一样,已经超出了正常谈恋爱的范畴。我说咱们这样,到这个年龄,咱们还是勇于表白一样吧。所以,当时我就找到了原作者耳根先生,我们就表白了,没有任何的把握。耳根先生当时也说,我已经签了,很久就签了,名花有主,指游方寸当时已经拥有《我欲封天》的版权。

表白没成功,但是我们还是爱上了《我欲封天》,胡冰对这部作品也爱不释手。所以,我们说是不是干脆不要IP了?我们能不能把这个文学基础和耳根先生对整个玄幻世界的想象做到游戏里去?他们说这也行,对这个产品,我当时说宁肯就叫小米仙侠传奇,但是能不能就用《我欲封天》的文学基础,因为太喜欢了。耳根先生说这个行,但是你们还是要跟指游方寸聊一聊。我们本着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跟指游方寸也聊了一下,后来三个月之后,发生了一件让我们特别感动的事情,指游方寸说,首先第一,大家组了这么一个强大的剧组,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个IP拿出来,耳根本人也是很希望以这样一个产品的面目出现,因为我们已经探讨到了美学的部分。他说是不是索性我们几家一起联合开发?他说我被你们这个电影的开发模式打动了。当时很惊讶,我们又跟耳根说,这样等于说原来是一个转版,耳根又拿不到多少钱,但是几家真的把一个IP做成是最重要的。

昨天网易的朋友提前偷偷做了一个采访,其实过去一年,小米互娱正式确定了自己的战略,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说我们是游戏公司,我们也很少说我们是渠道。所以小米互娱在整个互联网的战略定位就是围绕着IP战略,昨天采访的标题是我们怎么看IP,我们就是为IP而生的。但是,我们觉得是这样的,大家炒概念炒的很多,我们不是所有的题材或者文学基础都叫做IP,IP一定是经过互联网用户验证过现象级的一种主题,因为它的表现形式必然系跨界的,它可能必然在影视、文学、游戏、互动等多方面去不断地强化。所以,我们也说有两种,一种叫消费IP,如果是消费IP的话,我们可以把IP当做营销费用去做。另外,是不是一个好的IP一定是经过跨界、经过各种艺术品类的表达去不断地加强它。

今天对我来说,一种测试服务器一看,营收心里很有底,因为有很多渠道去谈。确实今天我们在苹果的第二部新服,一组服务器单日就达到20万,付费率是19%点多,这是前面几组服务器。实话实说,我们又突破了,我们也不知道是耳根大大的号召力好,还是这部作品太牛了,还是我们的功底太深厚了,还是长江作为主策划太厉害了。总之,一句话,这款游戏又成为了一款爆款,只不过我们今天更多的是希望这个产品再次成为一个行业的标杆。

相比前年的全民奇迹,我们低调了很多,我们更在乎一个服务器是不是更健康,我们不在乎一天进多少人,我们也不在乎覆盖范围覆盖多少渠道,而是所有这本书的粉丝能不能真的进游戏来体验。游戏行业今天更多的话题越来越少,实打实把服务器做扎实,能够让它的常留增加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希望游戏作为第二点表达方式能够给这个游戏带来一种光环。

我也很关心影视剧什么时候上,耳根说影视作品跟光线在谈,当然还没宣布,大家也别写报道,后面还会有影视艺术的表达。我们也希望《我欲封天》在整个中国玄幻史上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也希望我们的努力对得起所有的玩家和书迷,谢谢!    

记者:尚总,比较好奇的是这个合作模式两家的分成是怎么做的?小米生态圈中,类似于这样的合作未来您是不是会更广泛地去推行?

尚总:对,其实我们从去年就一直在讲,小米互娱到硬件的生态圈去构建一个生态圈,可能讲早了,只听其声未见其形,《我欲封天》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小米生态圈内部合作的一个作品。你问到分成的问题,首先第一,我们按照电影模式,按照出品方顺序去做的,我们每个人承担了不同的角色。应该说这里头天马时空承担的主要是技术支持工作,包括其中有技术授权协议。另外版权,跟指游方寸做了一个版权联合开发协议。另外,我们跟耳根大大实际上是这部作品的整个文学监制和艺术总监。当然了,最后我与耳根做了远远超乎我们想象的事情。

另外,这部作品的承制方是由有爱互动来做开发承制,小米互娱在扮演游戏发行方,所以,在前面其实更多的我们都是共享利益,最后我就知道一件事,最后所有人的钱分完了以后,我跟胡冰分最后一笔钱,就是由发行方和承制开发方分最后一笔钱。另外,我们可能还会有一些其中单品的投入,比如说具体的我们在线下的活动之类的。我个人也做了不少,比如说背后这张海报,其实我是这个的原型模特,这部作品是小米的徐老师做的一个人物高精模,当时谈完了以后,我们实在想象不出来,本来是想表达这个翅膀跟皮肤的连接处,我认为这是一个奇观,实在做不出来,后来就把一个很有张力的受约束的天使放在《我欲封天》,后来很多人问这是谁?是作品中的哪位人物?我说这是我,所以我也承担了一部分这个工作。

所以,我觉得除了商业合作以外,我真的觉得很有剧组的感觉,我们所有人都使出了超乎我们力量的预期来打造这部作品。后续我们也还有小米生态圈其他的产品,我们今年还会有一部《盗墓笔记》,包括南派以及跟其他企业的合作,当然这个是后话。我们今年上半年就是《我欲封天》的开门红,希望这个模式能取得成功。谢谢!

记者:尚总,我们前两天刚好聊过IP的话题,我也看到你朋友圈里说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就是说希望有爱的同学有耐心,相信天马的经验。当时讨论IP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我忘了问你,像《我欲封天》、还有《全民奇迹》这种模式其实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包括您提出正版IP授权。这会不会成为以后小米互娱在IP合作的固定模式?《我欲封天》和《全民奇迹》的运作模式中,相同的地方具体有哪些点,又有哪些不同点?

尚总:差异蛮大的,因为时间又过去了一年多,大家因为都是行业的媒体,大家也知道,过去一年整个手游行业发生了非常非常大的变化,我觉得这个可能一下真的很难用语言表述,其实过去一年,很多用户从刚开始有重度游戏,到用户对游戏作品的承受或者是常留,其实常留那天刘惠城、胡冰我们开会的时候,说到这一点,普遍用户下降了很多,实际上用户的付费率提高了很多。所以,我们做《全民奇迹》的时候,我觉得是气势如虹,上来就开服,很多问题没有解决,稀里糊涂开了很多服,第一天就有26万的用户进入,这是小米单平台。回头跟他们也讲,其实整个在前年,我觉得渠道用户浪费都挺多的,所以,实际上在今年,首先依托运营上来说,我觉得《我欲封天》精细化运营要充实很多,这一点也是小米包括天马,他们都提供了很多他们观察到的过去一年用户发生的行为变化。

2014年下半年用户对端游和手游的接受没有太多的概念,稀里糊涂进来玩,希望玩一个感觉,到今年,又过去一年多,用户可能对端游的服务在乎更多。所以《我欲封天》虽然耳根大大在微博里一发就特别火,包括前天雷总在小米5的发布会上提到,我们都能看到有一个具体的峰值往上涨,但实话实说我们还是压住了,如果一定要问我们的运营策略,我觉得几乎回到端游时代,去压,我们并没有疯狂地去起伏,很多用户会玩多个服务器,让用户能够更有效地长时间在一个事件中去体验,而不是拿一个手机翻一个下一个。

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超出用户对一个手机游戏的期待,所以整个运营思路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是我们跟之前《全民奇迹》不太一样的地方。另外,《全民奇迹》当时应该是发行工作由恺英负责,我们当时学习了很多,全程参与运营,感觉不太一样。过了一年,手游圈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希望我们再来一些新的空气进来,有一个新的模式呈现给大家,其实都是围绕以用户为核心。

记者:我问一下尚总,您讲到小米互娱的IP是核心的东西,从游戏开发来说,IP应该是有从最早金庸的小说很热,PC游戏,到现在的《我欲封天》网络小说。第一个问题,是否存在着IP也有时间和时代的隔阂?现在这种新一代网络小说是否会代表IP未来吸引现在的80后、90后玩家最重要的IP形态,还是说以前金庸的小说依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小米互娱对于海外IP在中国市场的适应性是怎么看的?比如说好莱坞的IP,是不是未来有合作的意愿?最近我看到龙图也在发行海外IP的游戏。

尚总:关于这个问题,我确实有这个想法,我觉得每个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我只代表我个人。我只从小米的角度来说,我引用前段时间罗老师的话,大家都说IP、说品牌,营销也好、什么也好,有一个最重要的维度,一个IP、一个品牌最大的投入实际上是时间的投入,而不是今天有多少广告,有多少热播,其实时间本身就是考验IP和品牌的最大维度,而不能不断创新的IP不是一个好IP,不是什么题材都可以叫IP的,希望不是说大家消费IP,而是不断地给IP添砖加瓦,让它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让更多的人接受这个东西。中国人太多了,任何一个作品,任何一个品牌,要让更多的人接受,都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使是新闻联播头条,也要让全国人民知道,也不是一晚上能够做到的事情。所以,我也认为跟IP最有关的事情,本身就是时间,我们都是时间上的节点,我们能够通过我们的努力,去让普及的时间短,能让它持续的时间长,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

说心里话,每个时代有自己创新型的IP,武侠在中国今天的市场上并不是一个热点,我觉得今天确实在文学市场上,玄幻是一枝独秀,这就跟唐诗和宋词的关系一样,唐诗、宋词、元曲、清小说,我们有幸生活在今天,今天最好的产品可能真的就是玄幻小说,也许耳根就是明天的金庸,只是不同时代。在我们后面的人再去纵向地评判,说什么样的作品有什么样的价值,也有可能我们这辈子没希望超过金庸老师,这是很有可能的,而且99.9%,我们公认在那个时间金庸武侠在题材和作品上是一个巅峰,但是我们希望在我们这个时间做到最好就够了。

我们IP合作的范围也很宽泛,比如说海外的IP,我们今年年底还会发布一部小米互娱跟漫威的合作,今年年底还有一个作品会打通魔法世界。但是你从我自己偏爱的题材来说,因为我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看玄幻,我特别喜欢玄幻这个IP成为我们这个行业的标杆,而且我也不觉得哪部就是最好,可能我们的作者们,包括耳根在内,大家还在挑战这类作品的巅峰,也许没有金庸是好事。我相信会有人去挑战这类作品的巅峰地位。

记者:我想问一下尚总,第一个问题是,现在市场上MMORPG产品这么多,小米应该如何看待?还有就是我们在2016年有什么亮点和突破?谢谢!

尚总:两个小问题、两个大问题。第一,今天好的MMO我敢负责任的说,真的不算多,否则的话,《全民奇迹》不会今天仍然以这么高的收入横霸榜单,因为MMO技术难度很高,第一,在一个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去仿照PC,主要难点就是互动。在手机这么一个方寸之间,要想完成玩家间的互动,只能说我们看到很多想这么做的,但是,我们中间也发了,看上去是ORPG,但是不代表它是MMO。所以我们在小米5的发布会上强调说机型不好的话,还玩不了,6、7个人同步,画质比PC还要高,还要有互动。MMO本身呈现感很强,需要玩的时间也长,而且是重度,很多女孩不玩。这类游戏,第一我们说它的收入高,生命周期长,国产游戏的王冠才往这个里面去挤,真正能做好的不多。所以,我只是希望《我欲封天》能够在MMO的游戏市场有一个自己的地位。这类产品一旦做成,想超越的也不多。

第二个,对于小米互娱来说,今年我们主要就是把生态圈的企业服务好,把大家的产品支持好,就这么简单。今年两大热点,一个是VR,一个是直播,这两块也都跟小米互娱有关,大家回头再细聊。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