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时众筹5万起诉广电总局,律师、当事人、小CP都怎么说?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7-06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11小时众筹5万起诉广电总局,律师、当事人、小CP都怎么说?

昨天,一则关于“开发者不服广电版号新规,众筹起诉广电”的消息以绝对的速度在圈子里传开来,一位名叫陈宇(网名)的开发者在发起此项众筹之后,实打实地“搞了个大新闻”,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1.png

该言论来自网友评论,非当事人立场

结合此前广电总局发布的版号新规引起的讨论,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件事着实击中了大多数中小CP的内心,而且经某些媒体报道之后,也确实是撩动了部分开发者的情绪。

“开发者众筹5万起诉广电”事件回顾

7月5日上午,陈宇在知乎“为了反对广电总局关于苹果游戏的审查条例,你在现实中到底采取了哪些行动?”的问题下更新了之前的评论,表示已经联系到了律师,确定立案,同时公开了个人支付宝账号,发起众筹。

除了那句“这个出头鸟,我来当”,陈宇也在知乎回答中表示“我所提倡的是在法律的框架内使用合法的方式表达诉求,我不建议使用任何激进或是违法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2.png

在原回答中,陈宇公布了一个QQ群,同时发布了一条博客链接,在博客中以半小时一次的频率更新众筹资金进度,以及部分动态,包括部分参与众筹的“志愿者”。

不久,知乎删除了陈宇的知乎回答,并对其账号(Krisirk)实行了7天禁言,理由是“政治敏感”。在被删除时,陈宇的回答共获得1167个认同。

再后来知乎直接删除整个话题。

3.jpg

陈宇将知乎的处理方式更新到博客中。

昨天晚上有部分媒体跟进,圈子里瞬间传开来,引起很多开发者的关注。由于事件本身确实能够引起部分开发者的共鸣,很多人都表示支持。

从陈宇个人公布的众筹进度来看,截至昨晚22:37,筹集资金已经超过预期中的5万元,于此同时陈宇本人也关闭了支付宝收款通道。

4.jpg

陈宇所建立的QQ群在0时全体禁言,以防止出现“违规言论”。在讨论比较激烈时,偶尔会出现极个别的开发者情绪不稳定,说出不是很妥的话来,陈宇曾数次在群里强调“避免过激言论”。

5.jpg

到今天,陈宇表示,“律师们正在讨论中,因为现在甚至连立案都很难,所以正在紧张地商讨对策,目前还没有合适的策略。”

陈宇:其实我们最大的诉求很简单,合法分级

陈宇收到的第一笔众筹资金数目极小,只有5块钱,但他觉得那真是极大的鼓励。后来逐渐收到了更大数额的资金,有500、1000的,甚至有超过2000的,只是这个时候,收到的众筹资金多了,他本人也成为了风暴的中心,忙得焦头烂额,既要收拾知乎被封后的残局、又要重新建立发声渠道,还要半小时更新一下众筹情况。

在结束5万元众筹之后,陈宇曾在其个人微博发布了一张长图,讲述了做这件事的起因,对某些质疑的回应,以及站在个人角度的寄语,同时在文中再次强调“一定是在法律的大框架内寻求合法的解决方式,我不支持任何过激违法的维权行为”。

6.jpg

而后,陈宇的QQ状态也换成了这样一句话:“这段风暴期间事务较多,不能及时回请见谅。”在葡萄君和陈宇取得联系时,也能从其回复的频率看得出来。而且在QQ群里,他也需要随时关注群内发言,防止某些情绪不是很稳定的开发者说出一些带节奏的言论。

7.jpg

的确,围绕着由他发起的“众筹起诉广电”一事,陈宇已经成为事件的核心,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这个陈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陈宇,其微博认证为“上海巨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游戏制作人”,自嘲为一个“渣渣”游戏制作人。

8.jpg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上一次听说这个ID还是在Supercell《皇室战争》刚上线的时候。彼时陈宇发布了一条微博称“团队2016年正在开发的项目竟然跟Supercell的新作撞车了”,随后被很多人理解为山寨团队的手游制作人。

9.jpg

事实上,最终曝光做出CR like《全民三国大战》的团队并非陈宇所在的公司(详见《起底国内第一个模仿<皇室战争>的团队和他们的<全民三国大战>》),后来他也花了很大的力气通过媒体等渠道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尽管事件最终得到了澄清,但不得不提的是,因为“山寨”皇室战争,陈宇算是出名了一把。

众筹起诉广电,陈宇又火了一把,但之前的事还是留下了一定的影响。就在已经被删除了的知乎问题中,有人直接扒出了之前质疑陈宇为皇室战争山寨团队的信息,并提出“就算要起诉广电,你们也要挑一下人选吧”的观点,对陈宇站出来做“出头鸟”的行为似乎有些不满,甚至有人“表示严重鄙视”。

10.jpg

对于种种质疑和不满,包括有人称他纯属“不怕事情闹不大”,陈宇表示“你行你上”。同时陈宇也告诉葡萄君,起诉顶头上司广电总局这种事,风险肯定是有的,只是他“希望借着这个机会能让中国的文化产业稍微得到一些改革,不然十年以后,中国在软文化输出上必将一败涂地”。

不过起诉广电总局,看着就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就连陈宇自己都觉得,这起诉讼毫无胜算,只是“希望舆论能给文化产业带来一丝政策的春风”。败诉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关键在于败诉之后,会不会带来一些积极的改变,“对我来说,可能以后不能在中国从事手游行业了。”

“其实我们最大的诉求很简单,合法分级。”陈宇说。

律师李方平:总局提出的要求具有较强的争议

今天下午,葡萄君和受理这起诉讼的李方平律师取得了联系。

李方平表示,对于总局推出的版号新规,受影响的很多都是中小或者个体性质的手游开发者,出于“推进依法行政”,以及部分公益性质,他最终决定受理这起案子。

11.jpg

尽管李方平尚属首次受理手游行业的案件,但他在看过总局推出的版号新规之后表示,“这个规定出得有点仓促,而且对于手游的管理界定在各部门之间还存在一定的争议。”在李方平看来,是否应该把手游纳入到出版管理发行中,主管部门和法学界也有不同的解读。

目前材料收集已经进入到收尾阶段,而且已经收集到了不少的证据和法律依据。李方平明确表示,“总局提出的要求具有较强的争议,根据《行政许可法》以及国务院最近的《权力清单制度》,这个通知显然不符合现在的改革精神,而且现在没有必要进行这种管理,毕竟这可以通过行业、市场进行自我调整,需要众部门一起审批。”

李方平告诉葡萄君,“过去就曾看到多起类似的案件。”比如医药监管,有很多最后都是行政部门撤销了监管制度。但这次可能会比较特殊,毕竟现在管控都已经出台,而且都已经开始实行了。不过他觉得,无论如何,这起案件至少可以“推进依法行政”,同时彰显从业者的权利意识。

当然,对于起诉总局的案子,李方平也坦言,胜算很难说。不过他也表示,通过诉讼解决不了的问题,至少提起诉讼能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或许能够推动决策部门更加谨慎的思考。即便最终的结果是败诉,李方平称,这些开发者也不会承担什么后果,败诉与否,其实结果都一样。就像前文所说,毕竟现在管控都已经出台,而且都已经开始实行了,可能更大的影响还是心理上的。

小CP心声:如此审核是希望消灭行业内的小团队吗?

就像李方平律师所说的那样,“对于手游的管理界定在各部门之间还存在一定的争议”,一个小CP团队爱游互动的负责人王银雄告诉葡萄君,“游戏产品的主管单位到底是广电还是文化部,本人一直不清楚。”但至少,他知道《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由广电总局发布,并认为“正是这份通知导致了哀鸿遍野”。

对于广电新政的公布和实施,王银雄表示,“悲观者认为是对行业的一次摧残,尤其是小团队将无法生存,资源会更加无限集中于大厂手中;乐观者从中看到好的方面,认为对于行业中存在的一些粗制滥造,以及明目张胆坑钱或侵权的游戏可以起到很好的约束作用。”

的确,对于大多数小团队来说,很多硬性条件确实无法满足,比如ICP证和文网文证,几乎可以直接刷掉95%甚至99%以上的小团队。再加上申请流程和整个审批时间,在没有被打回修改,顺利走完的情况下,大致也需要40~60个工作日,一旦中间有一些问题需要修改,可能就得花掉半年的时间。

手游毕竟不是端游,一款端游的开发周期是2~3年,审核几个月,开发团队勉强还能接受。但很多手游,尤其是独立游戏,开发周期大概也就是3~6个月,如此一来审核时间都快超过开发周期了,这在大多数开发者眼里是非常不合理的情况。此外还有一些结合热门影视作品的产品,对于游戏的上线时间非常敏感,通过审批这么一拖,可能一切都得烟消云散。

除了本身的审批申请和流程,由于绝大多数小团队甚至连申请的资格都没有,因而催生了大批版号申请的代理商,报价在1.5万~3万不等。很多小团队本来日子就过得不是很富余,这下又多了额外的支出,尤其是对于独立游戏开发者而言,将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更何况申请之后还需要等待40~60个工作日,一旦需要修改,也许4、5个月的时间就没了。

王银雄有些愤懑,“这么些时间,完全可以摧毁一个小团队了。如此审核是希望消灭行业内的小团队吗?要知道通常创新有较大概率会产生于小团队之中,他们也许不能做出3A级的大作,但却能带来一股清新之气,给游戏行业更多的可能性。”

12.jpg

今天下午广为流传的一张有关审核的图

王银雄表示,“如此高的门槛和目前比较混乱的审查标准和审查流程,以及那超长的审查周期应该进行一些优化,应该是任何单位和组织均可以提交游戏审核,而不是设置门槛来限制游戏数量。审核过程也应该有所侧重,重点放在是否有大面上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而不是一些非常搞笑的如不能出现英文、繁体字,血不能是红色等等细枝末节上。另外官方也应该发布审核的标准,到底哪些东西不能有给个明确说明,而不是现在网上一堆谣言乱飞的情况。”

也许,很多人都不希望那些踏踏实实做着游戏的小团队和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没等到审核通过的那一天,就不复存在了。

结语

起诉总局,陈宇也许真的是“胆大包天”。

但这也确实反映了开发者的一种情绪,他们用着自己的方式来表达着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虽然放到司法平台上来处理,在大众看来,的确是有些荒唐。但是站在法律的角度,就像原墨麟联合创始人、集团副总裁新好向葡萄君投稿所说,相关部门的这项规定其实属于违法管理。因为游戏是软件程序,供人下载使用,只要不通过光盘出售,就不是出版行为,就不归新闻广电总局管理。

而针对起诉这种行为,用李方平律师的话来说,“遇到这样突击性的管理,在将这个事放置到舆论的同时,更应该放到司法平台来处理,对于政府部门和从业者,其实都是一个新的考验。”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