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战》制作人直播起诉《王者荣耀》,然而结局很尴尬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8-24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自由之战》制作人直播起诉《王者荣耀》,然而结局很尴尬

游戏葡萄8月23日消息,继2016CJ上《自由之战》声讨腾讯《王者荣耀》侵权抄袭后,事件再度升级。当日13时,《自由之战》制作人毛信良正式前往法院发起诉讼,并在直播平台上全程进行了直播。

由于这次直播在《自由之战》百度贴吧发过预告帖,所以这次直播吸引了一批玩家的关注,该直播平台也准时在其自由之战官方频道开启了房间。

直播间管理员首先对这件事做了简单的描述,“今天是去起诉,不是去开庭”、“就是去法院说,我们要打官司,能不能受累给安排一下,然后法院说,可以,回去等着我们安排”。

WechatIMG1332.jpeg

这次直播总时长不足70分钟,基本上可以分成三个部分:

1. 探班《自由之战》公司

毛信良首先对包括策划、程序、美术等工作岗位和环境进行了一一介绍,随后拿出首先准备的《众筹大状签名册》和《众筹大状证据册》和随行记者一同走上出租车,直奔法院。

WechatIMG105.jpeg

2. 途中解答观众问题

期间,毛信良对匹配、聊天等游戏内观众比较关心的话题进行了解答。一名观众曾提问“如果胜诉了《自由之战》会发福利么”,毛信良是这样回答的:

“我希望大家能把这件事分两个层面来看待。产品层面上,大家有什么意见、福利都可以提,但在法律层面上我们还是会尽力维护我们的权益,两件事是分开来谈的。”

WechatIMG111.jpeg

3. 到达法院

13点30分左右,毛信良来到法院。值班民警给出的回复是“法院中午休息,14点上班”。随后毛信良在咖啡厅、出租车中度过了这漫长的半个小时,期间不忘解决弹幕上一直在刷的几个问题。14时,当毛信良再度来到法院门口时,得到的回复却是“法院周边着火,导致电力故障,所以今天无法工作”。

WechatIMG112.jpeg

WechatIMG117.jpeg

直播随即结束。有网友评论说,“这仿佛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闹剧。”

这究竟是不是一场闹剧?葡萄君无从考证。但值得肯定的是,这次直播的四个角色——毛信良、主播记者、直播平台、法院都或多或少有些奇怪。

首先是毛信良。直播画面中的毛信良显得胸有成竹,偶尔还会在镜头前微笑,所携带的两本资料也基本上翻的是《众筹大状签名册》,而《众筹大状证据册》所提到的专利向内容只是一笔带过,如果事先不交代事情背景葡萄君很难想象这是去法院进行起诉。

WechatIMG100.jpeg

WechatIMG107.jpeg

WechatIMG106.jpeg

其次是主播记者。在一同前往法院的过程中,主播提到的问题基本以游戏的系统玩法、未来的版本更新计划为主,而对于法律层面上的问题一概不提。我们可以理解成观众中玩家居多,所关心的无非就是产品层面的问题,但这种处理方式难免不与炒作相关联。

再次是直播平台。当法院通知今天无法工作时,毛信良的回应是“明天再来”,而直播平台和主播记者的第一反应是“明天我们直播不了”。回顾这次直播过程,主播记者所花费的成本无非是一部手机、自拍杆,还有一些人力、时间成本,“明天直播不了”这个回复很难让人信服。

最后是法院。作为国家唯一审判机关,却遭遇了这样的偶然事件,还被全程直播,这让观众也难以理解。

回顾这次直播,葡萄君看到了制作人、工作室、签名册,却唯独没有看到关于诉讼的关键信息。另一方面,无论是制作人的迷之微笑,还是断断续续的直播信号,还有最后那张“手写”的法院公告,无一不充满着尴尬。用尴尬来形容这次直播简直再恰当不过了。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